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美国转基因种植面积占世界41%,幕后推手官司缠身难逃问责|《中国是否要跟随?》连载一

2018-11-11 10:21

原作者: 夏岚 来自: 转基因观察
食物主权按:

这是一篇来自美国食物体系资深人士的两万字精彩长文:《中国是否要跟随?——吸取美国转基因农业和食物体系的前车之鉴,看清农业未来发展之路》,稻菽将分五篇连载,敬请各位读者持续关注。它缘起于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由法国所提出的,通过可持续、生态恢复型有机农业解决气候变化的方法——“千分之四”倡议;然而大会开完不久,也就是2016年初,作者在参加一次“千分之四”倡议进展情况的讨论中,惊闻中国化工计划以430亿美元(4200亿人民币)收购世界三大农药化工公司之一——先正达(Syngenta)的消息。带着深深的遗憾,作者执笔写下了这篇客观严肃、鞭辟入里的精彩长文,以全局视角观察美国食物体系,深度剖析和解答了以下几大问题:
 
为什么美国会大量批准转基因商业化,以致让转基因食物的生产到达现在的规模?
 
如何看待被转基因捆绑的美国食物体系与美国经济?
 
美国为其食物体系所付出的健康与环境代价具体有多大?
 
美国走上农业工业化之路的特殊历史背景是什么?其哲学根源是什么?
 
美国食品体系的出路在哪里?
 
怎样的农业和食物体系才是人类的未来?
 
我们每个人可以为食物体系的可持续做点什么?
 
如果读者盆友们能够从头读到尾,相信你会经历一次从转基因、化工农业、食品体系,到疾病、医疗、生物、土壤、生态环境,乃至政治经济与哲学意义上的科普与思考大串联。今日连载第一篇为导读与第一部分,导读是作者写作此文的缘起和他的改善现状的期望;第一部分则探讨了为什么转基因作为一项没有安全性共识的技术,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政治高于一切的决策、漏洞重重的审批监管系统下,被批准了商业化?尽管频频遭遇官司,但转基因在美国的种植面积却在短短20多年达到了占全世界转基因种植面积41%、排名全球第一的惊人规模?


导读

2016年2月4日上午,笔者在位于华盛顿的法国驻美大使馆,与法国农业参赞以及多位美国科学家、研究者和可持续农业实践者一起,讨论了“千分之四”倡议的进展情况。“千分之四”倡议是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由法国所提出的解决气候变化的方法:通过可持续、生态恢复型的有机农业手段,将大气中多余的二氧化碳重新封存到土壤里,目标是每年将土壤中的有机碳储量提高千分之四。该倡议将可持续农业视为同时解决气候变化与粮食安全问题的契机,目前已有一百多个国家政府与组织签署加入。
 
因工业化农业生产方式的不可持续(大量使用化肥农药、深耕翻地、大规模单一种植),包括欧洲在内的很多地区已经逐渐抛弃农业工业化的发展模式。例如,法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推动的“生态农业项目”,为向生态农业转型的农民提供技术与财务支持,帮助他们恢复土壤与生态环境;联合国粮农组织自2014年起举办了多次“国际生态农业”论坛[1],其在2016年1月出版的《“节约与增长实践”可持续谷物指南》[2],更是以世界各地的实例为全球向可持续农业转型提供的明确指南。
 
然而就在这场“千分之四”倡议的碰头会上,笔者听闻中国化工计划以430亿美元(4200亿人民币)收购世界三大农药化工公司之一——先正达(Syngenta)的消息。很遗憾,笔者认为这起收购案反映出我们国家高层并未看明未来农业的方向。他们也许不了解,在农业工业化最为发达、转基因种植面积占了全世界转基因种植总面积41%的国家——美国,由于整个食物体系与转基因作物紧密捆绑,全社会为此付出的健康代价与环境代价是巨大的;他们也许并不知道,除了转基因与农业工业化以外,我们其实有着更好的让人民健康、环境可持续的农业生产方式,而全世界也正在朝这个方向转型;他们也许还不了解,西方之所以走上农业工业化道路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而我们国家所希望走的农业现代化之路并非等同于一条以化肥农药与转基因为中心的工业化之路。
 
现代化的农业完全可以是让人与自然和谐合作、插着科学的翅膀来健康地喂饱所有人,并造福环境的可持续生态农业。实际上,我们这个有着四千年农耕历史以及天人合一传统哲学文化的国度,在生态农业的发展上先天有巨大的优势。若无视长处、错失机会,将追悔莫及。
 
本文将以全局视角观察美国食物体系,探讨为什么美国会大量批准转基因商业化,以致让转基因食物的生产到达现在的规模。笔者希望您在读完本文后,能够客观地作出判断——美国的食物体系是成功还是失败?
 
笔者更加希望,中国可以从美国的食物体系中吸取教训,在应对转基因问题时能清醒明智,认真思考我们是否真的需要再走一遭西方的农业工业化道路。
 
文末同时将详细介绍解决粮食、环境与健康问题的可持续农业路线,希望我国向可持续与健康的农业与食物体系发展,真正走向生态文明。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每一个人,作为食物体系中的一员,都可以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农业食物体系的光明未来出一份力。

转基因在美国的规模

转基因在美国是什么规模?
 
美国土地上所种植的92%的玉米、94%的大豆、90%的油菜、90%的糖用甜菜、94%的棉花(棉花籽油常被用于加工食物)都是转基因[3]。种植在美国土地上的转基因玉米、大豆和棉花达到了10亿亩,占全国种植面积的一半。美国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占全世界转基因种植面积的41%,排名全球第一,其后是巴西21%,阿根廷14%,加拿大7%,印度6%[4]。80%以上的美国加工食物都包含转基因成分[5][6],工厂化养殖场用的饲料中均含(转基因的)大豆与玉米。
 
尽管全世界64个国家(包括我国)都有法律要求对食物是否含转基因成分进行标注,但美国联邦法律却没有这种强制规定。因此,美国消费者若不想购买沾染转基因的食物,只能寻找带有“有机认证”标签或“非转基因”标签的食品[7],而两者都由公司自愿申请(编者注:2016年7月美国通过了转基因标识法案)。目前,有机食品(不使用化肥农药、不是转基因的食品)的销售额仅占美国所有食品销售约5%[8]。
 
在这样的食品体系下,大多数美国人毫不知情或毫无选择地吃了那么多转基因食物。那么,转基因安全吗?
 
2015年底,全世界超过三百名从事转基因相关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共同签署公开声明: “关于转基因食物和作物的安全性还没有达成科学共识。” [9][10]
 
为什么一项科学界至今对其安全性尚未达成共识的技术,会早在1992年就在美国开始商业化?

转基因商业化:政治高于一切的决策、漏洞重重的审批监管系统

转基因自1992年在美国开始商业化,这是一个为使美国在生物科技界得以领先世界并收获巨大经济利润而做出的政治决策。转基因商业化对健康与环境的影响根本没有得到科学评估。
 
在“放松管制(Deregulation)”的美国政治环境下,美国的三大政府部门——农业部(USDA)、食品与药品监督局(FDA)、环境署(EPA)在面对转基因作物时,并没有与时俱进地推出适宜的监管法案,而往往是将陈旧的监管框架生搬硬套到转基因作物上,导致诸如孟山都(Monsanto)、陶氏化工(Dow Chemicals)等农药化工种子公司有巨大的漏洞可钻。转基因审批框架问题重重。
 
与民众一般假设的不同,FDA并不独立检测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是否安全,而是将转入植物的新基因及产物当作“新型食品添加剂”,并套用适用于食品添加剂的法律,从“转基因食物与传统食物实质等同[11]、被普遍公认是安全的[12]”这种假设出发,让农药种子公司自愿提交公司内部的食品安全实验结果的总结,甚至实验的数据都不用提交,由公司负责保证转基因食品的安全。
 
(注:首先,转入植物的基因在植物体内引发的生理变化复杂且难以预测,与一般添加剂对食物的影响有本质区别,无法相提并论。因此用食品添加剂法案管理转基因植物,是对既有法规的生搬硬套。“被普遍公认安全(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 GRAS)”是食品添加剂监管法案中的术语,只要满足一系列严谨的、以事实为依据的条件从而“被普遍公认安全”,就无需额外检测。退一万步讲,就算转入植物的基因可以被当作食品添加剂,它们也不符合“被普遍公认安全”的标准。在这一点上,FDA涉嫌犯法。)
 
以一份2011年FDA针对陶氏化工的转基因玉米审批文件为例(英文原文见注释):

基于陶氏化工公司所做的安全与营养评估,我们了解到,陶氏化工得出结论DAS-40278-9转基因玉米与传统市场上的玉米在作为食物与饲料的安全性上没有本质区别,FDA无需对此转基因玉米进行市场销售前的审核与批准……基于陶氏化工向FDA提供的信息,我们对DAS-40278-9这款新型转基因玉米不再有任何更多的问题。但是,请注意,陶氏化工需要继续负责确保转基因食物在市场上是安全的、健康的并且是合法的。[13]

2015年11月19日FDA批准了转基因三文鱼作为食品上市,这是世界上首例被批准的转基因动物食品。但是,与对转基因植物的处理有所不同的是,FDA没有将转入动物的外来基因(及其产物)视为新型食品添加剂,而是将这些新基因动物视为《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下的“新动物药(New animal drug)”来进行监管。
 
这一监管框架将转基因动物放置于传统兽医用药管理监督系统下,忽略转基因动物与传统动物在食品安全性上的巨大差异,帮助公司绕过了食品安全和环境安全审批的各种繁冗程序,公司需要证明的是转入动物的新基因“有药效”且对人和动物本身的健康是安全的,而无需做任何其他方面的评估[14]。(注:事实上,转入动物的新基因不是为了治病而用的药,而是从根本上改变动物特性的物质,往往对动物的健康有害,而非有益。这再一次体现了监管部门对法规的生搬硬套。)
 
而USDA(美国农业部)更可谓是敞开的“放松管制”,批准几乎所有的转基因申请[15]。首先,不在USDA “有害植物(Plant Pest)”列表[16]中的转基因植物,无须USDA审核就可被批准商业化。这是因为USDA声称对这些转基因作物的审核超越了其监管权职[17]。其次,在USDA所管理的转基因作物中,USDA并没有根据《国家环境政策法(National Environmental Policy Act)》所要求的规定来分析转基因作物的影响。
 
指控USDA的多桩官司都宣判USDA对转基因作物的管理不充分、不合法。
 
以转基因抗草甘膦紫花苜蓿(alfalfa)的案件为例:紫花苜蓿是多年生开花植物,主要在有机畜牧业与乳业中用作饲料(即干草)。2005年,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草甘膦紫花苜蓿通过了USDA审批;2006年,种植紫花苜蓿的农民联合山岳俱乐部(Sierra Club)及其他一些消费者权益组织起诉USDA,认为其对转基因紫花苜蓿监管不力。2007年初,联邦政府法院判原告胜诉,裁定USDA没有对转基因紫花苜蓿做全面环境审核,批准程序有误,叫停紫花苜蓿的进一步种植[18]。
 
孟山都不服此判决,将该案在2010年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维持原判,认为USDA触犯了《国家环境政策法》与《珍稀物种保护法》,在全面环境审核完成之前,依然不允许转基因紫花苜蓿的种植。在美国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的协助下(注:美国食品安全中心是代表七十万美国农民与消费者大众的非营利组织),农民、环境和消费者组织们最终赢得了此案的胜利[19]。
 
然而,2011年1月,USDA声称对转基因紫花苜蓿做了全面评估,再次批准转基因紫花苜蓿的种植[20]。2011年3月,食品安全中心联合其他农民及环境组织再次上诉,控告USDA对紫花苜蓿的再次批准[21]。因美国法律审判过程缓慢,这个案子还在继续,而目前孟山都的转基因紫花苜蓿种植已占30%。
 
讽刺的是,USDA科学家于2015年底发表了一项研究显示,尽管抗草甘膦紫花苜蓿在 2006年的种植面积仅占全美紫花苜蓿的1%,2011-2012年的调查却表明,美国27%的野生紫花苜蓿已被抗草甘膦基因所污染[22][23]。
 
这显示USDA对转基因的审核与批准不充分、不全面、不合法;其长期一直声称的“转基因作物与有机作物可共存”的说法难以站住脚;并且,因其非法审批所造成的影响(如对传统作物基因的污染)是不可逆的。因非转基因作物被转基因所污染,紫花苜蓿事件与类似事件(被转基因污染的大米和从实验室泄露的转基因小麦等)导致美国出口作物被退回[24][25][26][27],有机农民利益被侵害,损失经济成本超过了十亿美金[28]。
 
至于针对转基因动物与昆虫的监管,USDA在2011年的内部报告指出其所辖的动植物健康检验署(Animal and Plant Health Inspection Service)需要制定新管理条约来管理转基因动物与昆虫的审批[29]。但至今,USDA非但没有提出新的针对转基因动物与昆虫的管理规定,报告显示在2009年之前USDA就曾对62个转基因动物与昆虫项目投资,并且至今批准了两起转基因昆虫的野外试验[30]。此外,USDA所批准的野外试验地点也从不向公众透露,试验地周边农民根本无法采取保护措施[31]。
 
至于EPA(美国环境保护署),首先它仅对一小部分会自产农药的转基因类型进行针对该农药的安全审核(如自产毒蛋白来杀死害虫的转基因抗虫玉米),而这一审核过程也并不严谨充分[32]。审核测试所用的对象是以转同种基因的细菌生产的毒蛋白来作为替代,而不是转基因作物本身所生产的毒蛋白。而细菌与植物即使转入的是同种基因,其生产蛋白的过程也是不同的[33]。并且,EPA对转基因植物自产农药的安全测试仅约1个月,且无长期测试[34]。
 
其次,对转入多种不同基因的转基因作物,例如占美国转基因玉米77%的同时转入抗草甘膦与抗害虫基因的品种[35],EPA无需再次做任何审核。同时转入多种基因可能带来的协同影响被假设性地忽略[36]。
 
针对抗除草剂型转基因作物,如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EPA负责对相应的除草剂设定最大残余标准(Tolerance Level)。但在农药种子公司三番五次的申请之下,EPA多次提高了草甘膦最大残余标准。1993年至2015年间,大豆的草甘膦最大残余标准提高了两倍,玉米的草甘膦最大残余标准提高了50倍,紫花苜蓿的草甘膦最大残余标准竟提高了2000倍![37]
 
这些美国转基因审批监管部门,至今已经吃了官司几十个。因美国没有单独为转基因食品制定的具备约束性的审核框架,现有法律框架难以审判FDA、EPA、USDA批准转基因的罪行,代表美国农民与消费者大众上诉的美国食品安全中心只能依靠诸如《珍稀物种保护法》等强硬法律来指控相关部门的罪行。
 
譬如,孟山都的农药农达(主要成分为草甘膦)会杀死一种叫做马利筋的植物,而后者是黑脉金斑蝶用来产卵的唯一植物[38]。这导致原本在美国十分常见的黑脉金斑蝶的数量急剧减少90%,目前濒临灭绝[39],美国食品安全中心正在准备的下一个官司是通过《珍惜物种保护法》为黑脉金斑蝶上诉,控告相关政府部门。

美国非常常见的、用于课堂教育的黑脉金斑蝶因农达(草甘膦)农药的使用濒临灭绝|图片来源:Ronda Tyree

所有转基因官司中,最著名的当属1998年一小群独立科学家联合起诉FDA案。这场美国前所未有的官司导致FDA不得不公布44000多页有关转基因的内部文件,让转基因被批准商业化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带头起诉FDA、研究这些文稿的律师StevenM. Druker在2015年出版了一本书《被改变的基因,被扭曲的真相》(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s),副标题是“转基因食物的投机事业如何败坏了科学、腐败了政府、并系统性地欺骗了大众”(Howthe Venture to Genetically Engineer Our Food Has Subverted Science, Corrupted Government, and Systematically Deceived the Public)[40]。该书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是销量最高的五星转基因读物,获得了众多知名科学家的赞誉。世界著名灵长类学者珍·古道尔称此书为“最近五十年最重要的书之一”,并称“Steven Druker至少应得一个诺贝尔奖”。
 
笔者在此呼吁国内从事转基因研究的各位科学家、民间科学家、“挺转”和“反转”的朋友们都来读一读《Altered Genes, Twisted Truths》这本书,有任何认为本书不够科学不够全面之处都可与本书作者联系探讨。
 
作者最近在网站公开了揭露FDA违法的内部重要文件,内容翔实,出处明确,大家可以前去一阅[41]。
 
世界上有大量的反转基因人士,其中不乏很多独立科学家[42],正是因为相信和理解科学,面对事实,经过了谨慎整体的思考后,才为全人类的现在和未来发出了反对转基因的声音。

揭露FDA在审批转基因过程中是如何违法的新书《被改变的基因,被扭曲的真相:转基因食物的投机事业是如何败坏了科学、腐败了政府、并系统性地欺骗了大众》

Druker认为,即便立法机构没有为转基因作物单独立法,既有的“食品添加剂法案及修正案”也已经足够严格,完全可以保住食品安全底线。
 
可是,在转基因这件事上,政治与经济利益高过了一切,如果FDA没有掩盖机构内部绝大多数科学家的警告,没有歪曲事实,而是严格遵守法律(1958年的FoodAdditive Amendment)的话,转基因这个技术本不可能在当时被批准商业化[43],也就更不至于在漏洞重重的监管系统下,让转基因食品在美国泛滥至此。
 
在标识方面,美国至今没有强制标识转基因的联邦法律,导致美国人没有办法了解自己消费的食品中是否有转基因成分,研究者也无法跟踪与调查转基因食物对美国人健康的慢性和隐性影响(例如致癌性、食物过敏等)。碍于转基因作物的专利保护与转基因种子合同等限制,对转基因的独立科学研究也难以获取转基因种子来展开实验。
 
超过90%的美国人认为转基因食品成分应该有明确标识[44],四分之三的美国人担忧食品含转基因成分[45],但为何美国至今(编者注:这里指作者写文章时)没有联邦法律要求标识转基因呢[46]?因为转基因产业中的食品公司、农药种子生物技术公司、行业协会与贸易组织们的实力太强大。在2013-2015年之间,他们在反对标明转基因的游说上花费共计有1.67亿美元!相比之下,要求标识转基因的消费者组织的游说开销连这个数字的5%都不到[47]。
 
但好消息还是有的。虽然美国没有联邦层面的转基因标识法律,但在州层面,佛蒙特州的转基因标签法案已在2014年5月通过,并将在2016年7月1日生效[48]。
 
在这期间,反对转基因标识的农药种子和食品公司们花费上亿美金游说,试图让众议院、参议院和国会通过所谓“安全准确食品标签法案(The Safe and Accurate FoodLabeling Act of 2015)”。这一提案允许食品公司自愿标识转基因,因此被支持转基因强制标识的人们称为“剥夺美国人知情权法案(Deny Americans the Right to Know Act)”,简称“黑暗法案(DARK Act)”[49]。
 
最近一次针对“黑暗法案”的参议院投票在2016年3月17日进行,结果以48票支持对49票反对,并未获得通过[50]。佛蒙特州的转基因标签法案的生效为期不远,终将成为现实。由于“黑暗法案”没能通过,食品公司们也开始采取手段应对佛蒙特州的转基因标签。就在参议院投票否决了“黑暗法案”的次日,曾花重金积极反对转基因标识的通用磨坊公司宣布,公司将逐步全面标识转基因[51]。这是人民的胜利。相信不远的将来,美国人民终于能够通过转基因标签来得知自己所吃的食物中是否含转基因成分了。
 
此外,2014年,美国政府问责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GAO)报告指责FDA没有做草甘膦农药残留的评估[52]。在此压力下,FDA终于在2016年2月发布声明,将对食物中草甘膦残留做检测与评估[53][54]。这是FDA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做草甘膦的检测与评估。

美国没有要求转基因强制标识的联邦法律。佛蒙特州的转基因标签法案突破层层阻挠,终将在2016年7月1日生效,使该州成为美国第一个标识转基因食品的州。图为佛蒙特州州议会大楼|图片来源: Laura Murphy

今年“世界食物日”期间(2016年10月12日至16日),“国际孟山都审判”(International Monsanto Tribunal)将在荷兰海牙举行,使用国际法以“生态灭绝罪(Ecocide)”控告孟山都公司[55]。这场审判是由十多位世界知名环境、生态、农业、食物安全研究与倡议人士,以及全球五十多个组织共同发起的。
 
孟山都公司是全球农业工业化的标志,它所倡导的密集使用农用化工品的农业生产方式对全世界的环境污染、生物多样性锐减以及气候变化的“贡献”重大。这场以国际法来捍卫全球人民权利与自然权利,对抗世界第一农药种子公司的国际审判,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1] http://www.fao.org/about/meetings/afns/en/
[2] http://www.fao.org/3/a-i4009e.pdf
[3]2014-2015: U.S. Dept. of Agriculture, National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Service(NASS). Acreage. June 30, 2015.
[4] USDA2014.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in the United States. 10亿亩即1.69亿英亩(169 million acres)。
http://www.ers.usda.gov/media/1282246/err162.pdf
[5] http://www.nongmoproject.org/learn-more/
[6] https://factsaboutgmos.org/disclosure-statement
[7] http://www.nongmoproject.org/learn-more/understanding-our-seal/
[8] 2015Organic Industry Survey. https://www.ota.com/resources/organic-industry-survey
[9] EuropeanNetwork of Scientist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 2013. http://www.ensser.org/media/0713/
[10] http://www.enveurope.com/content/pdf/s12302-014-0034-1.pdf
[11]“Substantially equivalent” http://fas.org/biosecurity/education/dualuse-agriculture/2.-agricultural-biotechnology/us-regulation-of-genetically-engineered-crops.html
[12]   “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 (GRAS)”, 1992年FDA提出,http://www.fda.gov/Food/GuidanceRegulation/GuidanceDocumentsRegulatoryInformation/Biotechnology/ucm096095.htm
[13] Letterfrom Mitchell A. Cheeseman, Acting Director, Office of Food Additive Safety, toCraig Blewett, Regulatory Leader, Dow AgroSciences LLC (Apr. 13, 2011) http://www.fda.gov/Food/FoodScienceResearch/GEPlants/Submissions/ucm254643.htm
(Based on the safety andnutritional assessment Dow has conducted,it is our understanding that Dow hasconcluded that DAS-40278-9 corn is not materially different in any respectrelevant to food or feed safety from corn varieties currently on the market andthat the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orn does not raise issues that would requirepremarket review or approval by FDA. . . . Basedon the information Dow has provided to FDA, we have no further questionsconcerning the new corn variety, DAS-40278-9 corn, at this time. However, asyou are aware, it is Dow’s continuing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that foods marketed by the firm are safe,wholesome, and in compliance with all applicable legal and regulatoryrequirements).
[14]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2015-11-13_cfs_new_framework_comments_final_82960.pdf
[15] http://www.ers.usda.gov/media/1282246/err162.pdf见图1
[16]Biotechnology Permits – 7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 part 340, https://www.aphis.usda.gov/brs/pdf/7cfr340.pdf
[17] AndrewPollack, U.S.D.A. Ruling on Bluegrass Stirs Cries of Lax Regulation, N.Y. TIMES(July 6,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07/07/business/energy-environment/cries-of-lax-regulation-after-usda-ruling-on-bluegrass.html
[18]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alfalfa_decision_2-13-07.pdf
[19]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09-475.pdf
[20]http://www.usda.gov/wps/portal/usda/usdahome?contentidonly=true&contentid;=2011/01/0035.xml
[21]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1-complaint.pdf
[22]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43296
[23]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blog/4207/new-study-finds-genetically-engineered-alfalfa-has-gone-wild-exposing-failure-of-coexistence-policy
[24] http://ucanr.edu/blogs/blogcore/postdetail.cfm?postnum=17566
[25] http://naturalsociety.com/gm-alfalfa-found-hay-exports-china/
[26] DavidBennett, Arkansas’ emergency session on CL 131 rice, Delta Farm Press, Mar. 1,2007, http://deltafarmpress.com/arkansas-emergency-session-cl-131-rice
[27]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wheat-control-idUSBRE94U06H20130531
[28] U.S.Gov’t Accountability Office,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Agencies AreProposing Changes to Improve Oversight, But Could Take Additional Steps toEnhance Coordination and Monitoring, at 1, 14- 16, 44 (Nov. 2008) http://www.gao.gov/new.items/d0960.pdf
[29] Officeof the Inspector General, USDA, “Controls over Genetically Engineered Animaland Insect Research” May 2011. http://www.usda.gov/oig/webdocs/50601-16-TE.pdf
[30]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2015-11-13_cfs_new_framework_comments_final_82960.pdf
[31]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2015-11-13_cfs_new_framework_comments_final_82960.pdf
[32]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2015-11-13_cfs_new_framework_comments_final_82960.pdf
[33] BillFreese, 2001. A critique of the EPA’s decision to re-register Bt crops and anexamination of the potential allergenicity of Bt proteins. Friends of theEarth, December 9, 2001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files/freese_safetytestingandregulationofgeneticallyebgineeredfoods_nov212004_62269.pdf
[34]Gurian-Sherman, Doug, senior scientist. “A Contrary Perspective on the AAASBoard Statement Against Labeling of Engineering Foods.” The Equation, Blog by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November 2, 2012. http://blog.ucsusa.org/doug-gurian-sherman/a-contrary-perspective-on-the-aaas-board-statement-against-labeling-of-engineered-foods?
[35]2014-2015: U.S. Dept. of Agriculture, National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Service(NASS). Acreage. June 30, 2015. http://www.ers.usda.gov/data-products/adoption-of-genetically-engineered-crops-in-the-us/recent-trends-in-ge-adoption.aspx
[36] FIFRAScientific Advisory Panel Meeting, February 25-26, 2009. A set of scientificissues being considered by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regarding: Thedata required to register plantincorporated protectants. SAP Minutes No.2009-04
[37] http://enveurope.springeropen.com/articles/10.1186/s12302-016-0070-0见图7. 原数据来源:2012 and 2015 tolerances—40 CFR Part 180.364,“Glyphosate; tolerances for residues.” 1993 tolerances—”GlyphosateReregistration Eligibility Document (RED),” (7508 W), Office of PesticidePrograms, U.S. EPA, September 1993. 1999 tolerances—EPA Tolerance Reassessmentdocument for Reassessed Group 3 tolerances, August 4, 1999
[38]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issues/304/pollinators-and-pesticides/monarch-decline-and-ge-crops
[39]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press-releases/4307/study-worlds-largest-monarch-population-could-disappear-in-20-years;http://www.nature.com/articles/srep23265
[40] http://www.biointegrity.org/含本书内容简介
[41] http://www.biointegrity.org/
[42] 独立科学家(IndependentScientist),指科研经费来源独立而不受公司等团体控制,因此科研结果独立客观不受经费来源而影响。
[43] http://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wp-content/uploads/2015/12/Why-FDA-Policy-on-GE-Foods-is-Unscientific-Irresponsible-and-Illegal.pdf
[44]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issues/976/ge-food-labeling/us-polls-on-ge-food-labeling
[45] http://www.nytimes.com/2013/07/28/science/strong-support-for-labeling-modified-foods.html?_r=0
[46]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issues/976/ge-food-labeling/international-labeling-laws
[47] http://static.ewg.org/reports/2015/anti-label-lobby-2013-2014/q4-dash-3.html?_ga=1.252065807.749675476.1453585532
[48] http://www.leg.state.vt.us/docs/2014/Acts/ACT120.pdf
[49] http://vjel.vermontlaw.edu/topten/vermont-act-120-a-light-in-the-dark-for-gmo-food-labeling/
[50] http://www.centerforfoodsafety.org/press-releases/4301/latest-industry-effort-to-block-gmo-food-labeling-defeated-in-senate
[51] http://www.usatoday.com/story/money/2016/03/18/general-mills-to-label-gmos-on-products/81981314/
[52] http://www.gao.gov/products/GAO-15-38
[53] http://civileats.com/2016/02/17/fda-to-start-testing-for-glyphosate-in-food/
[54] http://herbalhouse365.com/2016/03/15/fda-start-testing-glyphosate-food/
[55] http://www.monsanto-tribunal.org/

原标题:转基因,中国是否要跟随?| 《中国是否要跟随?——吸取美国转基因农业和食物体系的前车之鉴,看清农业未来发展之路》连载一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