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为什么藏北的集体经济大锅饭从不养懒汉?|2018食物主权年会发言

2018-11-7 21:36

原作者: 花果山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导语:2018年10月27-28日,人民食物主权年会在山西省永济市蒲韩乡村顺利召开,来自各地关注或实践农村集体经济、生态农业与合作组织、城乡生产-消费网络、青年参与乡村振兴等议题的思考者与实践者共聚蒲韩,分享经验、探索出路。从西藏无人区的嘎措乡到中原腹地的南街村,从地中海沿岸的意大利到会场所在地的蒲韩乡村,从台湾改善校园午餐的民间行动者到大陆扎根乡村的乡村建设者,我们在时间、地域与城乡的相互交错中给予了彼此精神上的支持、经验上的分享,以及思想上的碰撞,共同探讨如何从食物出发,改造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和生态关系的议题,并推动其落地生根,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给农民生计、生态环境和生命健康带来严重威胁的背景下,探索一条出路。
 
近日,我们将陆续推出年会精彩发言,满满的干货,敬请关注!今日推送精彩发言的第三篇,让我们走近雪域高原,走近平均海拔5000米的藏北“无人区”,来到现今西藏仅存的一个人民公社——嘎措乡,并深度探寻嘎措人民公社是如何形成的?如何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承包大潮中保留了集体经济制度的?又是如何在4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摆脱贫困走向物质富裕与生活幸福的?

嘎措人民公社的牧民在集体剪羊毛 | 图片提供:白玛玖美

白玛玖美,双湖县嘠措乡党委书记

各位老师好,我叫白玛玖美,来自西藏一个叫嘎措乡的地方。今天很荣幸,也很高兴,能够参加食物主权的会议,能够跟很多老师学习,特别是向南街村这样比较优秀的集体经济去学习,非常高兴,也非常地感谢。
 
首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那个地方。我们嘎措乡位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市双湖县,是一个纯牧业的乡,离拉萨市将近900多公里的距离,离那曲市也有五六百公里的距离。我们嘎措乡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边缘、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腹地。大家可能没有听说过嘎措乡,但是我们双湖县也许大家听说过。因为双湖县是全国最年轻的一个县,是2012年底国务院批准建县,2013年才成立的一个县。双湖就是两个湖的意思,也是全自治区唯一一个用汉语命名的县。双湖县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一个行政县,为什么说是最高的呢?因为我们双湖县平均海拔将近5000米,特别高。很多人说,双湖的标志是什么,刮风石头会被吹走,夏天穿棉袄。可能石头被吹走有点夸张了,但是我们那边的风特别地大,全年八级以上的大风天超过200多天,风是非常大的。夏天穿棉袄,是因为夏天比较冷,也有人说双湖县是一个有冬无夏的一个地方,因为我们冬天长达八九个月,夏天也就短暂的两个月。这可能能够更好地说明双湖的主题:缺氧、寒冷是双湖永恒不变的主题。我们那边氧气量是平原地区的40%,氧气是非常缺少的,海拔是非常高的。双湖地区的面积也非常大,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三分之二都在双湖县境内,双湖县的面积比江苏省还要大一点,可能是七个北京这么大,是比较艰苦的一个县。

嘎措人民公社的一个放牧点景观 | 图片提供:侯雨
 
那我们嘎措乡的话,还要往北走,往西北方向走七十公里,也就是说我们嘎措乡在西藏的西北方向最北端,我们想再往北的话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了。我们乡也是比较大的乡,从地域面积讲的话,我们乡有2.71万平方公里,很大了。但是这么大面积里只有不到一千人在这里生活,这些人以前也不是这里的,是从别的地方搬过来的。为什么要搬?以前我们嘎措乡往南大概30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申扎县的地方,60年代的时候,申扎县有150多个乡,我们嘎措乡是最贫困的,草畜矛盾也是非常非常的严重。到了60年代末,那曲地委派了一批专家到无人区调研,看能不能在无人区放牧,人能不能在里面居住,就这样解决南部的草场跟牲畜之间的矛盾问题。到了1974年的时候,上面要求嘎措乡必须搬到北部去,就这样嘎措乡从1974年开始把牲畜赶了过来,从1974年到1976年两年时间把人员、牲畜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刚搬过来,这里纯粹就是没人活动的地方,很长时间没有人生活。到这里以后,一个是住的地方就不用说了,连吃的水都不知道会怎么样,气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当时是集体经济、人民公社,大家都是在这边慢慢搭帐篷,生产牧业,生存下来了。
 
到了1982年的时候,说是全国的各个地方、我们西藏的各个地方要撤销人民公社,把草场承包给老百姓自己,牲畜也是分出去。但是嘎措乡因为生态是比较脆弱的,非常艰苦、海拔很高、自然灾害非常的多,十年九灾的那种,大家说怎么办?是要把草场分出去还是要保留人民公社?上面也没有要求说要保留人民公社,但是很大一部分老百姓不愿意承包,想继续走下去人民公社这个模式。当时就是把所有老百姓集中起来,然后投票,有哪些人是愿意保留的,哪些人是承包到户的,最后百分之七十多的老百姓是愿意保留的,就这样保留下来了,完全是老百姓自愿的情况下保留下来了。如果不保留集体经济的话,在那边生存是很有挑战性的,比如来了自然灾害怎么办?大家都没有力量,如果大家都集中起来,抱团取暖,就会好很多。就这样,一直到现在,四十多年已经过去了,我们乡走人民公社的集体经济的体制,也是全自治区唯一一个集体经济的乡。
 
我们乡有两个行政村,两个行政村也都是单独的集体经济,他们内部的制度、工分记账的办法和管理模式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他们的财产是单独的。因为我们是纯牧业乡,没有任何农作物,都是牧业,主要是放牦牛、放羊、放山羊,就这三个,所以每个村,他的财产也好,或者说生产资料,最重要的一个是草场,一个是牲畜,这两个一直都是集体所有的,没有说这片草场是我的,这几只山羊是我的,没有,都是我们大家的,集体的。

嘎措人民公社的牧场 | 图片提供:柚子

嘎措人民公社是怎么运行的?

我们嘎措乡现在来讲,人民公社是怎么运行的呢?我们是很简单的。第一个是要分工,第二个是要生产,第三个是要分红,就这三个部分。

1. 分工

分工这块,一般情况下,每年三月份要进行一次大的分工,每个季度(三个季度:冬天、夏天、春天)再进行一次小的分工,稍微调一下。在分工之前,大概在二月底的时候,老百姓大概想好你有什么样的分工意向或者想法,比如说你今年想去牦牛或者酥油生产的生产点上,因为想学习一下最纯的酥油的做法,或者说你今年准备去做木材加工或者是别的经营,或者是放羊之类的,你有这个意愿的话,首先要给村里面口头申请、口头报备,这样村里面就掌握了你想去哪个地方。这是第一个因素,要考虑分工的依据。第二个是村委会要考虑你自身的身体条件,如果你年龄太大了,要让你去放牦牛,这不方便,也太累了;或者有些妇女或者两个妇女组成一个生产小组,那可能也不方便,就这样考虑你的身体条件。第三个要考虑你掌握什么牧业的技能,有些人掌握产牛奶的,挤羊奶掌握的非常好,有些人在放山羊这块比较好,这些都综合考虑,考虑好了之后就要进行分工了。
 
分工每年都召开分工大会,分工的时候把所有的老百姓叫来,1-2天、2-3天开会。首先村委会结合老百姓口头报备的意愿,综合哪些因素,制定一个计划,或者拟分工的名单,然后公示,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村委会尽量满足大家的意愿,小问题还是会有一点,可能少数人说我不去,但是大的问题没有的话就按照那个分工走。

2. 生产

分工完成后,要形成生产小组,这个生产小组大部分是牧业生产小组。比如牦牛生产小组,有些人放公牦牛,有些人放母牦牛,公牦牛放的人要少一点,现在我们就是两个人左右,母牦牛大概是五个人,其中妇女所占的比例稍微高一点,因为这个要挤牦牛奶,要生产酥油等奶制品;还有些安排到打炉子生产小组的,因为我们那里很冷;还有一些是要做家具的,或者有些是做民族手工艺品的,但是规模非常非常小。就这样形成生产小组,每个生产小组都要选一个组长,这个组长变化不是很大,也不是说是固定的。然后小组成员的话,比如说我们那里主要的,也是比较有名的畜产品是酥油,在我们嘎措乡,像这样的生产小组就是五个人。五个人要有组长,每个人都要分工,还要有自己的成员,你在生产的过程中,比如五个人的生产小组,我是组长的话,我还要做简单的分工,你在生产的同时要兼职做考勤的工作,他在生产的同时要兼职监督环境卫生的工作,另一个人在生产的同时要负责酥油质量的把关啦、记账啦之类的工作。要分很多工作,每个人都要兼很多工作,就这样生产小组就形成了。

形成生产小组之后,要划分草场、领取劳动工具。比如说我们是放牦牛的,他们是放羊的,因为放牦牛和放羊的草场的需求或者是适应性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村委会要安排草场,每一块草场都有名字。你冰酒的草场,三月到六月是这个草场,如果有自然灾害的话,这附近有防抗灾预留的草场你可以用;到了六月以后,你要搬到那个草场,就这样一年要搬好几次草场。这些草场要分过来,分过来以后,要到村里面领那些生产工具,比如说酥油的分离器,我们现在还是喜欢用手工分离的,我们也买了一些电的,但是我们还是在用手工的;还有比如说炉子、装酥油的东西,装畜产品的东西,还有绳子、帐篷……这些所有的生产用具,从村管家那边去领,一一记录,领完了自己有什么需求,都可以说。
 
有的劳动工具,比如我们每个放牧点,都有四到五个头牛,头牛就是我们下一步搬过去的时候要用的。有些老百姓或者生产小组会说,我不要头牛,我要开自己的皮卡车,但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是不鼓励、不提倡让他们用车。一个是不安全,我们是无人区,夏天有时候车开着开着就陷车了,没有信号很危险的,冬天雪地里面,开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下面是一个坑。所以目前我们让老百姓少用一点这样的车;第二个用车开来开去在草场上形成一个路,我们生态是比较脆弱的,恢复不了,所以我们公牛是用来搬东西的,就这样形成生产小组、领取劳动工具。
 
此外,生产小组形成的时候,比如说我冰酒家里有五个劳动能力,我们家完全可以承包或者包一个生产小组,但这是不行的,一个生产小组的五个成员,都是应该要来自不同的牧户里面。为了互相监督,我们一直不允许一个牧户的多个劳动力在一个点上面,比如说我冰酒家里面的劳动力在各个点上是要分开的。这也是便于互相的监督,因为不分开的话,比如一个放牧点上都是我的人,那么在无人区,比如说今天我的放牧点上来了一个其他地方的亲戚,我给他送100斤酥油,别人也不知道,就是为了避免这些问题,生产小组的组成方面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
 

采盐生产小组 | 图片提供:白玛玖美

生产小组和劳动工具形成完了之后,我们要到自己的点上去进行生产,生产的时候又是有很多工分记账的办法。比如说放羊,冰酒和扎西是放公牛的,村里给了我们200头牛,一般是两个男人,今天从村里出发的时候,我自己知道我年底应该要提交多少牛绒、牛毛,这都是有指标的。比如放母牛的,能够挤奶的,能够生产酥油之类的,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有200头母牛,我今年要提交多少斤酥油,指标是多少,如果达不到这个指标我要受到惩罚;如果超了指标,那我每斤就可以拿多少奖金。所以到目前来讲,未达到指标的情况很少,多多少少大家都在拿奖。
 
但是有一种情况的话,他可能是会受到罚款的,这跟自然条件、自然灾害是有关系的,比如我这里放母牛的地方下雪了,而张三那里没有下雪,那我这里下雪就会影响我们牛的奶产量。所以那我这里怎么办,下雪又不是我的问题,这个是自然的问题。这种情况,村里专门有监督委员会,所有的生产小组都是互相监督与被监督的。大家会说他那个是没有办法,那个时候是这么一个情况,这个都是要投票的,有很多做法。
 
以上是生产小组整体的产量指标方面的工分记账,还有一些情况是生产小组内部的,比如说我们在放牧点上平时比较闲,比如我们两个去放羊,今天是我去山上放羊,扎西就待在帐篷里面,做家务活。那么做家务活有家务活的工分标准,放羊有放羊的工分标准,都是不一样的。甚至我去山上放羊的话,也就这么待着,还不如手上做一些工作,比如手工艺的羊毛、织线什么的,这种情况下的话,如果你接一些任务,这个工分是给你冰酒个人打的,不是给你的生产小组打的。当然也有一些生产小组,比如说我们出去放牧点了,那我们今年干的手工活也好,其他零零散散所有的活也好,都是我们一起来,算一起的分,算到大家头上。有些是明文规定,手工活是我自己的分,我自己来。大家都不一样的,各个生产小组也是不一样的。

3. 分红

生产过程和当中的互相监督我们前面说了,然后就是分红。分红我们是把所有的工分都算起来,比如说,一个生产点上面,我是管考勤员的,考勤员的话,比如今天冰酒去放羊了,放牛了,明天冰酒去干家务了,那么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个日志,由考勤员拿日志。有些人挤牛奶,有些人白天在草原上面放牛,有些人搞卫生,那么这些搞卫生的记卫生工分,放牛的记放牛工分,这些所有的工分加起来,就形成了生产小组的工分。那么这个工分怎么去落实呢?比如我们生产小组的五个人,我是组长,那组长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组长的贡献度是最高的,其他剩下的四个人要么就是平均,要么其中张三表现不行,影响了大家,可能贡献略低一点,但是差距不是很大,就这样分过去。

嘎措人民公社一村长在放牧点上统计社员工分 | 图片提供:侯雨
 
以前说集体经济养懒人,但是我不知道以前的公社是怎么养懒人的,但是我个人来讲,我们公社绝对没有养懒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监督的机制也是比较齐全的。比如今天我去放牛了,如果不好好看牛,丢了一头奶牛怎么办?这个有它的制度,丢了一头牛,首先要找丢了的原因,丢了一头牛你要承担多少个人的工分惩罚。比如说丢了牛是因为我在山上睡觉,表面上我今天跟着牛出去了,但是过一会我就不看牛了,反正牛又不会飞走,这就要接受惩罚;那或者是被棕熊、狼等野兽吃掉了,吃掉了怎么办?像这种情况都有一个标准惩罚的,所以的话大家都不能偷懒。
 
或者有的人说,这个地方本身狼也少,我们大家都不管了就这样行不行?也不行!为什么呢?因为你的工分在年底打的时候,所有的牛要看它的膘情,也就是它的质量,如果你好好去看牛了,那牛到年底膘情很好,死亡也没有,牛的膘情就是一等膘情。膘情分一等二等三等,都这样分的。一等的工分标准高一点,二等的低一点,三等的最低了,差别虽然不大,但是有那么一个膘情分等级。那膘情怎么来看呢?全村的生产小组的组长集中起来,再加上村里的干部一起,一个一个去验收。你这个生产小组今年的膘情不行,那分析原因,有没有自然灾害,有没有特殊的不可抗因素,没有的话那你的膘情达不到,说明你这一年没有很负责的去放牛,你就可能偷懒了。所以很多地方是没法偷懒的。
 
再比如说做酥油,你这一斤是酥油,我这一斤也是酥油,大家都是酥油,工分是一样的,这是不行的。因为做酥油有很多讲究的,你要看质量。比如说我冰酒生产小组点上面,这一个月生产了100斤酥油,你的生产小组也有100斤,基数是一样的,但是有可能我们的工分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酥油的质量也要分三个等级。怎么去分呢?我已经达100斤了,那我就通知村民让他们过来拉。没拉之前如果这酥油刚开始做出来是好的,但是在点这里放着,可能变质了变坏了,是我们自己的责任,交到村上以后,我们就不用管了,是村上的责任。然后,交到村上以后,第二天村上就要看他的质量评估。怎么去评估呢?村里面的监督委员会,叫几个代表性的群众,把村上的那些群众叫过来,所有人都要尝一下。我们能尝的出来这个酥油是好酥油,一等酥油,马上就贴个标记,组长为冰酒的生产小组生产出来的酥油是一等的,那我的工分就高了。扎西交过来的质量是二等的,工分就少一点了。照这样以后,到分红有几个月,那怎么去管,不好好储存可能就变坏了呀,那是管家的事情,就从管家那里扣。所以很多工作就是没有习惯去偷懒的。
 
还有比如说我今天编织了一个绳子,是我们平时的头牛用的,那个绳子是最短的,但是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绳子。大家都会编织这个绳子,但是也要分成三个等级,看绳子的细度、质量啊,三个等级,大概就是这样生产的。每个月大家都有四天的假,你享受也好,不享受也好,都有四天的假。
 
最后我们要分红的时候怎么分呢?把全年的牧业收入,那些都加起来。比如说,我们老百姓,要吃多少肉,吃多少酥油,那有一部分是卖到外面去了,这些肉和酥油挣了多少钱,都加起来按照全年的分工进行分红。现在的话,一般一年就分一次红,像酥油、肉之类的话分两次,也就是八月份的时候每个牧户要分羊分肉,年底一次性把所有都要分了。这就是分红。

嘎措人民公社到底有什么好?

下面我想说的就是为什么人民公社好?还是其他好?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是从我们双湖实际角度或者西藏角度,我们人民公社是最好的。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双湖县是一个深度贫困县,但是我们嘎措乡的收入是比较高,现在可支配收入将近2万了,也就是一万九千多了,从双湖县的人均收入水平来讲是最高的,从西藏来讲,也是非常高的。然后我们老百姓也没有什么支出,都是集体来支出,这样的话我们也有一些相对其他乡来讲的好处,比如说,监督机制或者是民主是比较好的。监督我前面讲了,比如说一个村干部,一个村党支部书记,一年国家两万块钱的工资,但是里面除了自己的奖励,基本工资有11000块钱,那这11000块钱要交给公社,9000块钱的奖励自己享受。那他的报酬怎么来的呢?他的报酬是全民,也就是所有的老百姓都要给他投票。村干部一年下来工作怎么样,是凭良心做工作的还是标兵人物,评的时候,要评第一第二第三,一直排到第十一名。其中第一名的工资标准就是按全公社的工分挣得最多的牧民工分标准来算,比如说,今年公社中我冰酒工分挣得最多,有五万块钱的现金,那第一名村干部就是五万;第二是李四,就是四万块钱,就这样排,排到第十一名。如果老百姓对这个村干部比较满意,比如说投给村长的是第一名的票,就写个1,投上去的话,那他的工资跟我是一模一样的;如果他一年下来,没有干什么事情不负责,被投了十一名,那就得很少的工资,就这样投票,我们不是规定村长的工资是多少、支部书记的多少、委员的多少,从来都不规定的。
 
还有比如说我们公社的工分记账办法,有好多好多,加起来有254条,这254条都是关系到生产的工分是怎么记的。254条是怎么形成的?我们都是民主,每年或者是每两年,只要老百姓有意愿了,我们都要开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之前,我们都是分的比较清楚的,比如我冰酒是一个代表,我管哪几个牧户,在代表大会之前,每户我都要记下来,他有什么事情要提一下,哪些地方不对就完善完善,现在有254条了。我们要做任何事情和决策,都要投票,由老百姓投票,先村里面拿出意见,然后再老百姓投票。比如说今年我们准备卖1000只羊,看各位怎么样,大家都卖吧,还可以卖2000,就这样民主的进行,不是一个人说了算。这也是一个好处,一个特点。
 
我们公社还有内部的福利,或者说在基本的保障方面也是有一些好处的。比如说我们的小孩,小孩生下来了,你到了三岁以后可以去幼儿园,你到了七岁以后要上学。我们那么远,县城到我们这里是七十公里,很远的,很不方便的,公共交通系统啊那些都没有,那我们的小孩怎么办?很多其他地方的话,就是不让他们上学了,上学了谁来放牧啊,再说那么远、那么不方便,所以小孩就没有机会读书了,文盲特别多,但是我们那里入学率一直都是100%,为什么呢?你小孩七岁到十几岁,你是读书的时间,你想干活挣工分没门,我不给你安排任务,你必须要上学,只要你上学,那么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你就有工分补助,一直到大学每个人都有,每年都有工分补助。如果你不上学,你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即使你身体条件符合挣工分了,但是你也没有事情做,就这样学校教育这块也有一些保证。还有每个学生,我们也补交通费,如果在内地上学,还补生活费,所有学生都有工分的补助。
 
从青年人这方面来讲的话,现在我们老百姓几乎都不会什么技术的,以前我们穿的藏皮袄、羊皮袄都是从其他地方做出来的。我们的老百姓,和其他乡来讲的话,我们其实有最好的羊羔皮,在市场上买一个羊羔皮藏袍,最正宗的八九千块钱,其他乡的老百姓穿不起,但是我们可以。我们青年人就鼓励他们去培训,也就是技能培训,只要是参加技能培训,你放心,你的工分少不了你。你出去了,你每天0.8个工分照样给你打,等于就是你在参加劳动一样,就这样的。那些比如说做民族手工艺品,我们乡镇相比其他乡镇也好很多,还有现在我们乡比如说缝纫技术,把一些藏南的比较好的师傅请过来,我们以工代训;我们从安徽也请过来做工程的,我们也安排老百姓做一些小型工程,各种各样我们都在学。这些其他乡都做不到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是个体户,我今天要放羊、还是送学生上学、还是要去放牛,干这些或我人首先就不够,别说学技术什么的,都做不到的。
 
还有老年人这一块,到55岁以后,就可以自动退休了,你就不用操心了,什么都不用操心,你的子女上学你不用操心,所有都是免费的。比如说一个85岁的老人,这在双湖县很少,但是从55岁开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退休工资是增加的,是要跟着年龄上去的。当然啦,我到了55岁但是我的身体条件还可以,那我继续可以挣工分,这时候也可以接一些任务,像这也是一种保障。然后比如说孤寡老人,我们专门有人来照顾,专门照顾孤寡老人的话也有自己的工分,一日三餐的饭都是管理的好好的,工资、工分都有的。

白玛玖美书记探访孤寡老人安置点 | 图片提供:侯雨
 
其他的比如说教育这块都是免费的,政策非常好,整个那曲市唯独我们乡做到了村村都有幼儿园,其他乡镇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因为那么大的草场和地方,我跟你的房子之间都有30公里的路,我跟乡镇府之间就有100公里,我怎么送小孩去乡镇府上学啊,但是这些我们就能做得到。
 
还有医疗方面,我们也有医疗救助基金,100%全免费。举个例子来讲,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我们把一个患者直接送到北京武警总医院,他的机票、吃饭、打的票都是免费的。我们送一个病人的时候是派一个干部一起去的,都是从我们医疗救助基金里面报销的。所以说,老百姓的话,虽然条件艰苦,疾病特别多,但是经济这块来讲,看病要钱这是不存在的,挂号都是我们干部帮你挂号,你不会说汉话,那我们就派干部帮你挂号,所有联系专家之类的都是我们帮你做。这些在其他乡也是做不到的。
 
医疗这块还有一件事,也是只有我们嘎措乡能做到的。我们的村医都是365天上下班制度的,其他乡根本都做不到,因为你待在村卫生室里也没人来,为什么?来不了,好多老百姓要骑摩托车骑马,很长的路来不了。我们的老弱病残,都是在村委会附近,只有那些年轻人青壮年在放牧点上面。老弱病残在村委会附近的话,可以做一些捡牛粪、做手工活之类的比较轻松的活。然后村医这一块,你的工资,一年国家给你一万块钱,这一万块钱是给公社的,那你得到什么工资呢?你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把病看好了,服务好了以后也给你投票,你的服务特别好的话,你也有可能拿到5万块钱。这些都是其他乡做不到的,这些我觉得对于双湖来讲也是有好处的。
 
在贫富差距这块,在一定程度,要控制两级分化这个东西。现在也在搞精神扶贫,虽然我们的资产是集体所有,多劳多得的,但是我们里面还有叫均衡安排劳动力的制度。比如说,冰酒家有五个劳动力,那五个劳动力都被安排在工分标准稍微小的生产点上,或者扎西家里只有一个劳动力,那这个劳动力必须安排在工分收入最高的地方,也就是每天的工种难度不一样,他的工分标准也是不一样的。那些劳动力少的要安排在最高工分的,多的话就安排在工分低的那些地方。这个是依据劳动力实际情况来实行的,所以老百姓是任何意见都没有的。我们也不存在没工分的情况,为什么会没有分工呢?要么我家里是学生,那学生是学生的分啊,要么我家里都是老人,那老人有退休工资啊,所以贫富差距从这一个地方能够缩小,我认为这也是一种好处。
 
还有比如说其他乡镇的话,刚开始承包草场的时候,我的草场是蛮好的,我牲畜也多的很,但是因为雪灾,牲畜死了很多了,现在没有牲畜了,我就成了贫困户。或者说刚开始草场大得很,现在被老鼠吃掉了,退化了沙化了,我现在没草场,那我也成了贫困户。还有下雪后,一夜之间就成了贫困户,落差很大那种,但是我们那里是不存在这种情况的,所以贫富差距这一块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缩小了。
 
其他方面的话,比如说拿生态环境来讲,也有很多好处。我们每个生产点上面,都是习惯性的生活方式,虽然2.74万平方公里只有1000个人也造不出多少垃圾,但是你的生产点上面,有没有白色垃圾,比如这个塑料袋啊什么的;你的生产点上面死了一个藏羚羊,你有没有收拾啊、把那些骨头啊是不是填埋了等等,都有习惯的,我们都有一个填埋处,短暂的一个月的点上面也有填埋处。
 
现在国家在搞草原生态保护奖励机制,是2011年搞的,其实在那之前,我们嘎措乡八九十年代就已经搞过了,草场上的载畜量大家都知道的,我们全乡的载畜量是21万只,但是我们只有5万只,所以某个草场上面你只能待三个月,而且只能放1000只羊,你超过三个月是不允许的,为什么呢?为了不破坏这个草场。草原和牲畜是能够平衡的,在国家没出台政策之前我们一直在做。还有像野生动物,在其他乡镇,如果狼把羊吃了,那他们非常恨那个狼,甚至偷偷摸摸去打,但我们那边不是,因为你的羊被狼吃了,你拍个照片就行,写上日期,比如今天是2018年3月18日,有这个照片对你就没有任何的罚款,所以的话,我们跟野生动物相处也是很好的。
 
当然还有社会稳定,西藏有点特殊,最重要的就是稳定,我们全乡财产纠纷、草场纠纷、任何纠纷都没有,去年我们突破全年零纠纷,整个社会也是比较和谐的。

白玛玖美书记回答年会现场提问 | 图片提供:西西废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