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北京最大的打工子弟学校关停,孩子们怎么办?

2018-8-22 15:23

原作者: 撰文|芦浩艺 何承波;采访|李沁 黄浩博 来自: 南都周刊
食物主权按:近些年来,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数量不断减少,即使是存活下来的学校,也不断面临关停的压力。就在最近,北京最大的打工子弟学校石景山黄庄学校,也没有逃脱被关停的命运,停止了招生和教学。黄庄学校消失了,但它的关停留下了很多问题:在城市布局调整的大背景下,已经生活在城市边缘的打工子弟们是否还能继续留在城市,留在父母身边?公办学校的入学门槛太高,何时能对打工子弟开放?城市发展都排除了谁?这样的城市化是正义的吗?

2012年学校被关停后的北京流动儿童|图片来源:网络

从1998年的四间简易教室,100多名学生,到2018年的今天,已有在校师生1850名。如今,它的命运不得不走向了终结。
 
以往这个时候,北京石景山区黄庄学校的暑期托管班还在进行,新学年的入学工作也将开始筹备。让人猝不及防的是,8月12日,石景山教委在“石景山教育”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致家长的一封信》,介绍了黄庄学校学生被分流的消息。

致家长的一封信|图片来源:新浪网
 
2018年6月,在石景山区教委官网上,黄庄学校还是2017年石景山区年检合格的民办学校。对学校来说,这关停的指令并不意外,而对学生和家长来说,则来得十分突然,让他们慌了阵脚。
 
至此,这所北京最大的打工子弟学校在它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走向了命运的终结,那么,1800名学生该何去何从?

进不去的打工子弟学校

黄庄学校已经进不去了。
 
距离9月开学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所曾经向北京数万名流动儿童敞开大门的民办学校却是不同寻常的安静。在通往黄庄学校的必经之路上横着栏路架,高高地竖着“黄庄学校 8月13日起(周一)停办”的牌子。四五个安保人员看守着这里,除了汽车可以正常通行,行人无法通过。
 
以往这个时候,暑期托管班还在进行,入学工作也即将开始筹备。黄庄学校校长陈恩显说,今年报名暑期托管班的有七八十位幼儿和三百多位中小学生。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是在北京工作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平常没有时间照顾孩子。黄庄学校这所“北京最大的打工子弟学校”是他们能为孩子提供的几乎唯一的去处。
 
现在,黄庄学校暑期托管班的孩子已经不知去向。同时,黄庄学校幼儿园部、小学部、初中部1800名学生, 原本即将开学的学生也将无法在这里入学。
 
目前该校区教学楼还没有开始拆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周刊》记者,此楼不会作为商用,只是单纯地收回土地。谈到拆除原因,该校区五证不全,早就通知学校将进行拆除,可校长却仍然进行招生。

黄庄学校土地租赁合同书|图片来源:网络
 
早在一个多月前,黄庄学校还举行了它的二十年校庆。
 
从1998年的四间简易教室,100多名学生,到2018年的今天,已有在校师生1850名。黄庄学校被认为是北京市规模最大的打工子弟学校。如今,它的命运不得不走向了终结。

关停风波与办学资格

黄庄学校撑了二十年,快撑不住了。
 
被拆除的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2017年10月,一封黄庄学校老师的紧急求助信在网上流传开来,信中称,“学校面临被拆的危机,本学期结束就可能停止办学。”另外,根据附件信息,学校办学许可证将在2018年3月到期。11月1日,学校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在10月收到北京市石景山区教育委员会口头通知,被要求在寒假拆除。12月,石景山区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黄庄学校所在的金都园林所属的多个区块被列入违建区块,周边违建已基本被拆除。
 
困扰黄庄学校的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办学场地问题,一个是办学资质问题。2005年,黄庄学校校长陈恩显和北京城建集团下属北京市园林局绿化处西南郊苗圃(现已更名北京金都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花木分公司)签订合同,租赁17亩地块,合同至2025到期。不过,2017年8月,金都园林向黄庄学校发出解约通知书,同时发布通知称将对黄庄学校区域采取限制进入和停水停电措施,并对积极配合的教职工和学生发放每人2000元的奖励金。
 
更迫在眉睫的是教育资质的问题。《南都周刊》记者在石景山教育委员会的官网上检索,发现与黄庄学校相关的最近的信息是2018年6月20日的一则通告,黄庄学校被列在《石景山区民办学校2017年年检合格学校名单(第二批)》中。不过,不到两个月后的8月12日,石景山区教委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消息,其中有《致家长的一封信》提到,黄庄学校的办学许可证在2018年8月到期,该校址将不再继续办学。
 
至此,1800名打工子弟不得不告别这里。

打工子弟学校的二十年起伏

黄庄学校创立于1998年。同年,国务院颁布《流动儿童少年就学暂行办法》,规定流入地政府承担流动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职责,并对“简易学校的设立条件酌情放宽”。当时,不断涌入的外来人口和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共同催生了北京等人口流入大城的打工子弟学校创办高涨期。
 
2002年4月,北京颁布《北京市对流动人口适龄儿童少年实施义务教育的暂行办法》,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发展进入黄金期。据统计,当时北京约有百所打工子弟学校,其中黄庄学校约有2000名学生,并办有两个分校(黄庄南校、科阳希望学校),三处学校加起来共有五千多名学生。
 
2005年的拆迁潮是影响打工子弟学校发展的第一波浪潮,因为用地问题,黄庄学校的两个分校被拆除。2011年则是北京打工子弟学校被关停规模更大的一次,据公开报导,当时有24所打工子弟学校被强制关停。
 
与打工子弟学校关停相对应的,是北京公办学校入学之难。2002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对流动人口中适龄儿童少年实施义务教育暂行办法的通知》,规定流动人口子女在京居住半年以上的可通过“四证”(就业证明、全家户口簿、父母身份证、暂住证)和暂住地办事处或政府核准书换取“在京借读批准书”。2004年,根据《关于贯彻国务院办公厅进一步做好进城务工就业农民子女义务教育工作文件的意见》,“四证”变成 “五证”(增加居住证)。2014年,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发布后,在北京的非京籍适龄儿童入学材料单上多了一份“相关材料”,同时五证要求更加严格。

非京籍儿童在京上学需要五证|图片来源:网络

打工子弟何去何从?

北京最大打工子弟学校被关停后,学生们何去何从?
 
据石景山区教委在8月12号公布的分流安置工作流程,指定了安置学校。8月20日,记者探访了学生们即将搬往的新校区,黄庄职高玉泉路校区,位置距离黄庄学校3.3公里。

玉泉路校区的操场上摆放了桌椅,下午四点,两三个老师在这里负责分流安置工作,但已经没有家长前来询问。由于户籍原因,打工子弟进不去公办学校。附近这一代,1.5公里外的华奥学校和黄庄职高玉泉路校区,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一位老师告诉记者,黄庄学校的老师将安置到玉泉路校区,学生可以去那里报名,但那里并不提供住宿,也不接受一年级学生。
 
石景山教育的公众号8月20日发布消息,黄庄学校学生分流安置工作中,中小学入学登记总数1294人、幼儿园入学登记总数333人,中小学和幼儿园登记比例已达到93%。
 
而在即将被拆除的黄庄学校旧址,记者偶遇了来自山东临沂的一家三口,家中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来北京已有20多年。母亲是普通的家庭妇女,没有工作。听身边朋友说黄庄学校的教育质量不错,几乎和公办学校相当,一学期四千多的学费也在接受范围之内,便带着马上要上小学的孩子来学校报名。
 
在得知这里已经不再招生后,他们并无意向去该校其他校区。“离我们太远了,我们家在卢沟桥那边,孩子幼儿园也是在那附近上的。”父亲表示。常年的建筑工作使他的皮肤黝黑,谈起对北京的印象,这位父亲只是叹了口气。当问及是否会继续在北京培养孩子,父亲坚定的点点头,“肯定的。”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