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反转月报|隆平高科非法制种,转基因合法化呼声甚嚣尘上

2018-8-1 17:47

原作者: 花果山 汇编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本月看点:

1. 登海种业违法种植2590亩转基因玉米!高管遭羁押

2. 隆平高科子公司生产销售转基因玉米种,经销商获刑

3. 转基因专家、媒体煽动“以违法争合法”该当何罪?

4. 密苏里大学报告:美110万英亩农作物受除草剂麦草畏污染

登海种业违法种植2590亩转基因玉米!高管遭羁押

▲2005年9月15日,德国波恩,一片玉米种植地的前方竖起一块“生物危害”的危险提示牌。符号的含义:转基因玉米种植地。(资料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目前,世界各国都在严控转基因农产品,中国对于这一领域也实施严格的管理。
 
即便如此,仍不乏违法获利者。最近中国种业龙头登海种业在新疆巩留县的种子基地被查出涉嫌非法种植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达2590亩。
 
在中国种子界素来有“南袁北李”的说法。其中“南袁”指的是袁隆平,而“北李”就是登海种业实控人李登海。
 
早在今年5月下旬登海种业伊犁分公司被当地农业主管部门认为有违规种植情况。而5月底,登海种业的副总经理李洪胜等3人以涉嫌非法经营的事由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但直到7月5日登海种业才披露事件信息,并且在证监会一再问询下才将违规种植转基因玉米的详情和盘托出。
 
更重要的是,登海种业在公告中称,2590亩转基因玉米系“误种”,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超过2000亩的规模确实很大,从试验的目的性来说并不正常,背后可能是“逐利行为”,试图将这批种子拿到市场上“偷偷售卖”。

消息来源:每日经济新闻,7月12日

隆平高科子公司生产转基因玉米种,经销商获刑

著名农业科学家袁隆平担任名誉董事长的上市公司隆平高科旗下全资子公司安徽隆平高科违法生产转基因玉米种子一事,因该公司在黑龙江的经销商获刑而被公开。
 
据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判决书,2015年4月,安徽隆平高科种业有限公司在没有取得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生产隆平703种子。随后,安徽隆平高科在黑龙江省密山市的经销商、密山市五谷丰登玉米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叶明,于2015年12月30日、2016年3月24日、2016年4月13日三次分别从安徽隆平高科购买隆平703玉米种子共约6.7万袋种子。
 
判决书称,这些隆平703玉米种子运到密山后,五谷丰登玉米专业合作社的成员在没有生产许可证、种子经营许可证、产地检疫证的情况下,开始向农民销售。

消息来源:财新网,7月16日

稻菽点评:登海种业公司最近被曝违法种植转基因玉米,以瞒天过海的手法从市场牟利,引起各界激烈的回应和民愤。然而这并非单独的偶然事件。另一种业巨头安徽隆平高科种业公司在2015年同样偷偷违法生产隆平703玉米种子,后因经销商东窗事发获刑,此事才被披露,至此,我们仍没有看到有消息显示当局对该公司的处置。登海和隆平高科这两家种业大鳄在诱人的垄断利润面前,无视法律,不惜以身犯法,只管贪婪逐利。试问人民大众如何寄托他们能够将公众健康安全和环境危害的后果列入考量?民众到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或间接食用了多少的转基因食品,企业应当如何赔偿?这种以单纯利润为导向的生产体系难道不正是我们食品安全问题的源头?

转基因专家、媒体煽动“以违法争合法”该当何罪?


近日,科技日报撰文讨论《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深层原因是什么》,针对山东上市公司登海种业公告承认涉嫌2590亩转基因玉米违规种植进行探讨。面对国内近些年诸多违法种植转基因玉米的乱象,科技日报以“转基因是农民的真爱”、“转基因安全有定论”、“推广种植是最有效办法”为重点,试图找出深层原因和解决办法。

消息来源:科技日报

稻菽点评:科技日报的专业性与客观性值得怀疑,实在有为转基因洗白之嫌。谈及“为什么要违规种植转基因玉米”,直接搬出“农民喜欢”,让老百姓背锅,实在可笑。目前转基因安全问题在国际社会中尚有争议,科技日报却以某些资本操控的研究报告直接给出安全定论,这难免不让人怀疑其立场和用心。而为了杜绝转基因作物违规种植,转基因推手给出的解决办法竟是推广种植!对此,吕永岩发出质问,面对登海种业违法行为,转基因专家、媒体,以违法争合法,该当何罪?

密苏里大学报告:美110万英亩农作物受除草剂麦草畏污染


根据美国密苏里大学的一份报告估计,今年到目前为止约有110万英亩的农作物与植物遭受除草剂麦草畏(dicamba)的损害。
 
2016年夏天,阿肯色州研究杂草的科学家Tom Barber发现大豆叶片呈现扭曲的杯状,类似的损伤情况也出现在田纳西州和密苏里州,数千英亩的土地遭受到影响,据查是因为邻近农民可能违法喷洒除草剂“麦草畏”。
 
同年十一月,美国环保署无视法律要求对濒危物种的评估,核准除草剂“麦草畏”可使用于基因改造作物。
 
2017年十一月,美国环境保护署在一场召集农药业者、主管官员、农民团体及环保组织的会议上表示,全美超过360万英亩的大豆田受除草剂麦草畏影响,约占4%的大豆种植面积。而以密苏里大学植物科学学院教授Kevin Bradley的研究结果来看,麦草畏污染范围已扩及二十多个州,主要对大豆造成伤害,但也包括番茄、西瓜、哈密瓜、葡萄、南瓜、有机蔬菜、住家菜园及森林等等。
 
今年11月9日为麦草畏的核准使用期限,能不能获得延长许可,则需要视美国环保署于八月的审查会议结论而定。

消息来源:GMO FILE, 7月25日

稻菽点评:从工业化学农业诞生开始,农作物产量的增长就和化肥、农药、除草剂、商品种子等外部投入密不可分。然而,在农业产量增长的同时,这些外部投入往往造成土壤板结、次生害虫、超级杂草等问题。农业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不断受到挑战。农业化学品企业为了利润,致力于推动政府改变关于其产品市场准入的规定,枉顾这些产品对农作物和生态环境的影响。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