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型养殖场的牲畜排泄物去哪了?

2018-7-29 18:18

原作者: 乔纳森·萨弗兰·弗尔;翻译:卢相如 来自: 《吃动物——一个杂食者的困惑》
食物主权按:

2017年9月,由奥斯卡影后娜塔莉·波特曼担任旁白的纪录片《吃动物》在美国公映并广受好评,该纪录片是基于2011年的一本同名回忆录而拍摄。该回忆录讲述了过去的40年间人们从传统农业转而投身于工业化生产,探索动物农业产业,以警示大众农事耕作正在逐渐消亡的事实。作者乔纳森研究了大部分肉食的源头,做了大量调查与暗访,集结成册,展示了当前(以美国为主的)工业化养殖业现状,也走访了坚持天然养殖的农户。
 
今天的这篇文章节选自《吃动物》第六章《“天堂”火腿片与粪肥》,讲述了大型养殖场的动物粪便造成的污染问题。动物排泄物本可以被植物当做肥料吸收,然而当像史密斯菲尔德这样的大企业控制了市场后,其高度集约化的养殖方式造成了超过地球植物负荷的大量动物排泄物,而以牟利为目的的企业对排泄物造成的污染熟视无睹,这不仅是对土地的掠夺,也带来了严重的环境压力和难以治愈的疾病。

作者简介:乔纳森·萨弗兰·弗尔,1977年出生于美国华盛顿。他的短篇小说曾在《巴黎评论》和《关联杂志》上发表,并于2000年荣获西洋镜小说奖。乔纳森目前在纽约大学教授创造性写作课程,其作品版权已经输出到36个国家。在《吃动物》一书的写作过程中,乔纳森亲自调查工厂化农场的饲养环境以及动物的生存环境,把现实展现在读者眼前,让他们了解现代农场动物饲养的整条产业链。


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为保护自己免受工厂化农场与养猪场发出的恶臭污染的影响而群起奋战。这类养猪场法律诉讼之所以成功,都是由于其聚焦于污染的潜在影响。当人们谈论养殖场对环境造成的伤害,多半是指这部分。问题再清楚不过:畜禽排出巨量粪便。大量屎尿处理不当,渗入河川、湖泊与海洋,残害野生动物,污染空气、水源和土地,危害人体健康。

娜塔莉·波特曼和导演克里斯及《吃动物》作者乔纳森会面,共同商讨纪录片拍摄

一、排泄物处理不当,企业将污染转嫁

如今,一般养猪场每年产生七百二十万磅(约650万斤)粪肥,养鸡场每年六百六十万磅,牛饲育场则是三亿四千四百万磅。美国审计总署在报告中指出,每座农场“产生的未经处理的废弃物比美国一些大城市的人口所排放的还要多”。美国农场饲养动物的排泄物总量是人类排泄物总量的一百三十倍——平均每秒钟排放八万七千磅。排泄物的污染强度是未经处理的城市污水污染强度的一百六十倍。然而,几乎没有任何基础设施用来解决农场动物的排泄物——缺乏粪池,也没有污水排放管,没人将其运走处理,也没有任何联邦指导纲领对此做出规范。美国审计总署指出,没有任何联邦部门收集关于工厂化农场的可靠资料,甚至连全国合法的工厂化农场有几间都不清楚,因此难以“有效控管”。那么,这些排泄物都到哪儿去了?我将特别着重于了解美国首屈一指的猪肉制品大厂史密斯菲尔德是如何处理牲畜排泄物的。 

图片来源:网络

史密斯菲尔德每年宰杀大约三千一百万头猪,比纽约、洛杉矶、芝加哥、休斯敦、风凰城、费城、圣安东尼奥市、圣地亚哥、达拉斯、圣荷西、底特律、杰克逊维、印第安纳波里、旧金山、哥伦布市、奥斯汀市以及孟菲斯市加起来的人口总数还多。根据环境保护局保守估计,每一头猪排放的粪便是人类的两到四倍;每个美国公民的排泄物量平均约为二百八十一磅(约250斤),这就意味着单单史密斯菲尔德一座工厂所产生的粪水污物,至少跟加利福尼亚州与德克萨斯州两地人口加起来的排泄物量一样多。
 
想象一下吧,没有庞大的废弃物处理基础设施,加利福尼亚州与德克萨斯州的男男女女、大人小孩皆在一处开放式粪坑拉屎拉尿,并且终年甚至永远都只能如此……为了理解庞大数量的粪尿排放于空地对环境所造成的影响,我们必须知道其中包含有哪些东西。杰夫·提兹发表于《滚石》杂志的一篇精彩的描述史密斯菲尔德的文章中,将工厂化养猪场的粪便包括的成分罗列了出来:

氨、甲烷、硫化氢、一氧化碳、氰化物、磷、硝酸盐与重金属。此外,粪便里滋生着超过上百种足以使人类致病的病原体,包括沙门氏菌、隐孢子虫病、链球菌与鞭毛虫菌。

因此,生长于工厂化养猪场环境的幼童患气喘的比例超过百分之五十,而居住于养猪场附近的幼童患有气喘的几率比一般幼童高出两倍。并非只有排泄物才是粪便,所有沾染于工厂化农场板条式地板上的一切都可以称为“粪便”,如:仔猪死胎、胎衣、死亡仔猪、呕吐物、毛发、脓、血液、尿液、抗生素注射器以及破损的杀虫剂罐等,甚至猪身体各部分的组织也是。
 
养猪业者希望带给大众的印象是广阔的平原能够吸收猪排泄物的毒素,但我们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排泄物流入水源,而诸如氨与硫化氢这类有毒气体则会挥发至空气中。当足球场大小的污水坑接近满溢时,史密斯菲尔德一如其他业者,将液化后的粪肥洒入田野,或干脆直接洒向空中,间歇喷发的粪水,使有毒气体滞留弥漫,足以造成人类神经方面的严重损害。居住于工厂化农场附近的居民常抱怨有鼻血不止、耳朵疼痛、慢性痢疾与肺灼伤的问题。就算居民经过抗争,政府立法通过了对工厂化农场严加规范的法律,由于养猪业者对政府具有的庞大影响力,这些规范通常也只会失效或根本无法执行。

图片来源:网络
 
史密斯菲尔德的收益令人叹为观止,公司2007年的营业收入达一百二十亿,而其转嫁到外界的成本除了粪便造成的污染,还包括污染导致的疾病,以及土地价值的减损,这些成本与其他负担若不转嫁给一般大众,史密斯菲尔德就不可能在不宣告破产的情况下,生产廉价的肉品。正如其他工厂化农场一样,史密斯菲尔德的高盈利与“高效能”假象,来自于它的大举掠夺。

二、罚款相对利益不过九牛一毛

退一步看:粪便并非毫无益处。农人长久以来便是利用粪水浇灌田野的,收成的作物供动物食用,牲畜的肉则供人类食用,而其排泄物再回归于大地。粪便成为一个问题,是在美国人比其他文化的人类吃掉更多的肉,但却几乎没有为此付出过什么代价。为了达成多吃肉的梦想,我们抛开保罗·威力斯的梦想农场,转而向史密斯菲尔德靠拢,这导致农人将养殖业拱手让出,使那些把成本转嫁给大众的企业掌握了控制权。消费者的忽视或健忘,或者更糟糕的是支持史密斯菲尔德这类企业的举动,使其顺理成章地以高密度集约化的养殖方式对待动物。在此情况下,饲主无法在土地上种植足够的作物,因此得依靠饲料进口。再者,种植的作物根本吸收不了这些大量甚而巨量的粪便。光是北卡罗来纳州三间工厂化农场所产生的氮(氮是提供作物生长的重要成分)就足够整个州的作物吸收了。

《吃动物》一书中文版封面
 
回到原先的问题:这些具有危险性的大量粪便要往何处去?
 
根据计划,液化后的污物要灌进邻近猪舍的大型“贮水池”。有毒贮水池大约十二万平方英尺(约1.1万平方米)——与赌城的大型赌场的面积相当——深及三十英尺(约9米)。湖面大小的公共厕所看似正常,完全合法,尽管经常没有贮存任何秽物。一个屠宰场附近就有百来个巨型的污水池(工厂化养猪场周围常环绕着好几个屠宰场)。如果不慎跌入其中一个必死无疑。假如身处其中一间猪舍里,而且恰巧停电,人不消几分钟便会窒息而死。杰夫·提兹说了一个与贮水池相关的可怕惨事:

密西根一名工人正在修复贮水池,因为气味过度刺激而失足跌了进去。他十五岁的外甥跳下去救他,被熏倒,工人的表兄为了抢救这名青少年也跟着跳进去,也昏厥过去。工人的大哥为了救所有人,也赔上性命。最后,工人的父亲也命丧黄泉。所有人全部都因为猪粪而死于非命。

史密斯菲尔德这类企业善于进行成本效益分析:支付污染的罚款比放弃整座工厂化农场划算,支付罚款是息事宁人的优先手段。
 
偶尔碰到法律准备对史密斯菲尔德等企业加以限制规范时,他们总有办法逃避法律责任。史密斯菲尔德在布拉登郡搭建世界首屈一指的大型肉品屠宰加工厂的前一年,北卡罗来纳州议会撤销了州郡控管养猪场的权力——正好方便史密斯菲尔德行事。前任州参议员温戴尔墨菲当时参与了撤销对养猪场的管制,他如今是史密斯菲尔德董事会的一员,又是墨菲家庭农场前任董事长与总干事。或许并非巧合,墨菲家庭农场于2000年被史密斯菲尔德并购。
 
1995年,撤销管制规定后几年,史密斯菲尔德将超过二千万加仑(约7500万升)的污水倒入北卡罗来纳的纽河中。这些污水造成了当时美国最大宗的环境污染案,影响范围比六年前艾克森瓦德兹号油轮的漏油案多出两倍。这些液化粪肥足以填满二百五十个奥林匹克运动会规模的游泳池。1997年,美国环保团体“山脊俱乐部”在报告中谴责“动物工厂前科累累”,史密斯菲尔德违反了“净水法”七千条规定——平均一天违反二十条,令人瞠目结舌,并为此遭到惩罚。美国政府指控该公司在切萨皮克湾支流帕甘河非法倾倒有毒废弃物,并径自对其行为记录加以窜改与销毁。违反一条规定可能是因为意外,就算违反十条规定都还可能解释得过去。但是七千条的违规案,宛如一项缜密的计划。史密斯菲尔德被罚款一千二百六十万美元,听来像是公权力战胜了企业。在当时,一千二百六十万美元的确创下美国历史上污染案最大宗的民事罚款记录,但对于该企业如今每十小时便有相同数目的收益来看,当年开罚的金额不过是九牛一毛。史密斯菲尔德前任总裁约瑟夫·路德三世于2001年获得一千二百六十万美元的股票期权。

三、饮食大众该作何反应?

一般说来,当污染抵达警戒比例时,我们可能嚷嚷几声表示抗议,接着,史密斯菲尔德这类企业就“哎哟”一声赔不是,我们也就接受对方的道歉,继续大吃工厂化农场生产的肉品。史密斯菲尔德不仅躲过了法律责任,而且其版图日渐扩张。帕甘河污水事件发生时,史密斯菲尔德已是全美第七大的肉品加工厂;两年后,跃升至龙头地位,企业版图继续扩大。现在,史密斯菲尔德已成为全美首屈一指的大型企业,全美各地的市场上每屠宰的四头猪中就有一头来自史密斯菲尔德。我们目前的饮食方式是把钱每天都投入到类似史密斯菲尔德这样的企业,不难想见会换取何种报偿。

家养动物,图片来源:纪录片《吃动物》
 
据美国环境保护局保守估计,鸡、猪和牛的排泄物已经污染了美国二十二个州,三万五千英里河道(地球一圈大约二万五千英里)。短短三年,两百种鱼类销声匿迹。发生污染事件时,该区域所有鱼类几乎在同一时间立刻死亡,原因是工厂化农场未能阻止粪便流入水源。根据记载,单单遭动物粪便毒害死亡的各种鱼总计就达一千三百万条,若将这些死亡的鱼一一排列,长度将沿着太平洋海岸从西雅图到墨西哥边境。

图片来源:网络

工厂化农场附近的居民经济困顿,工厂对他们也毫不重视。居民被迫嗅闻粪便产生的臭味,虽然通常不足以致命,却导致咽喉痛、头痛、咳嗽、流鼻水、痢疾,甚至许多常见心理方面的疾病,如过度紧张、沮丧、愤怒、疲倦等。根据加利福尼亚州参议院的报告,“研究显示(动物秽物)贮水池会在空气中散发有毒化学物质导致人类出现炎症、免疫、过敏与神经方面的问题”。
 
地域性疾病正强烈但悄无声息地扩大蔓延至全国。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组织,美国公共卫生协会得知这种蔓延后非常震惊:列举了一系列因动物排泄物和施打抗生素引起的感染病,并力促减缓工业化农场扩张的脚步。皮优工业畜产委员会集结专家,召开调查小组,从事为期两年的研究后,进一步提出,为顾及动物福利与公共卫生利益,赞成逐步甚至全面废止几项常见的“集约饲养与非人道规范”。
 
但有权决定大众应该选择哪一类食物的高层态度并不积极。目前看来,全国上下并未接获禁令,更无逐步废止之事。消费者让史密斯菲尔德一类的企业坐拥财富,使其将赚来的大笔金钱投资于扩张海外版图,或是扩张原有的一切。史密斯菲尔德原本只在美国设厂,如今事业版图扩及全世界:比利时、中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墨西哥、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西班牙、荷兰与英国。约瑟夫·路德三世手上握有的史密斯菲尔德股票近来价值已达一亿三千八百万美元。他的姓氏发音应为“掳”德。

文章来源:《吃动物——一个杂食者的困惑》,2011,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135-140页,略有删减。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