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比灾难更可怕的,是资本的黑手

2018-7-27 19:59

原作者: 陈韦纶 来自: 苦劳网
食物主权按:

2000多年以前,孔子曾发出“苛政猛于虎”的感慨,但本文所讲的波多黎各飓风案例却向我们展示了资本吞噬生命的可怕现实。为了将波多黎各公共领域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家、大财团、政客联手摧毁当地电力、医疗、教育等基础设施,致使灾民死亡人数飙升至4,465人。而彻底地推行自由市场与私有化政策之后,波多黎各的社会断裂将更为剧烈,人民将坠入更为深重的灾难之中。

波多黎各人民已经奋起反抗这种悲惨境地,今年五一,数千名示威者涌入首都圣胡安(San Juan)。一场波多黎各的争夺战,现正进行中。

飓风玛莉亚过境后,一名男子站在居住小区的残骸前。(图片来源:TIME)

近日,一份来自哈佛研究团队、刊登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的报告显示,波多黎各因去年9月飓风玛莉亚袭击的死亡人数,估计约达4,465人。根据该份报告,健康照护体系的崩溃,对于高死亡率有着显著的影响。报告共同作者、阿尔比祖大学的多明哥・马克斯博士进一步指出,灾后波多黎各人历经84天没有电力、60天缺乏饮用水,以及40天无法使用手机通讯,这是死亡率如此之高的三个原因。
 
哈佛报告出炉后,美国独立媒体“民主,就是现在!”(Democracy Now!)于节目中访问知名记者、《休克主义》一书作者娜欧蜜・克莱恩。当问及波多黎各灾后情形如何符合其近年提出的“灾难式资本主义”时,娜欧蜜・克莱恩回答道:

我对“这些死伤‘归咎于’飓风玛莉亚”的说法感到困惑。玛莉亚并非原因,而是催化剂。如果你仔细阅读这份研究,许多案例中,健康照护崩溃是最大宗的死亡原因,这与电力与供水系统的崩溃直接相关。因此,真正的原因是基础建设的全面崩盘。但(基础建设的)瓦解并非无来由。一个完好的社会,不会发生基础建设瓦解的现象,除非有人蓄意并系统性地破坏每一个支援结构。

灾后进入波多黎各采访、最近出版了《乐园争夺战——承受灾难资本家的波多黎各》的娜欧蜜・克莱恩,究竟发现什么,以至于做出上述严厉的批判?而飓风肆虐后九个多月,波多黎各的现况是如何呢?

波多黎各:富豪的避税与渡假天堂

娜欧蜜・克莱恩观察到的现象之一,就是波多黎各政府以公司税、所得税、资本利得税等税金优惠,将自己打造为避税与度假天堂,对区块链企业与新兴的加密货币富豪招手,期待这些公司迁至波多黎各,并于此置产。这场区块链与加密货币招商会议于今年3月岛上某间豪华饭店内举行,此时许多波多黎各人仍过着倚赖手电筒照明的生活,但是其经济发展与商业部长打出“波(多黎各)(乌)多邦人”的认同,并且勾勒出一幅“热带假期”、“警卫社区”与“私立学校“的生活方式,希望吸引有钱人们来临波多黎各,因此显得相当不合时宜。此外,加密货币的“挖矿”行为,已经成为温室气体排放成长最快的来源。比特币每年消耗能量约莫等同以色列。包括匹兹堡、纽约等城市,在用电量急遽上升的情况下,皆已暂时禁止挖矿行为。娜欧蜜・克莱恩评论道:

将一个尚未能够提供人民电力的岛,改造为最耗能的兆元市场中心,实是异乎寻常。

人们以手机照明,吃着晚饭。(图片来源: Mario Tama/Getty Images)

电力私有化 备受争议

截至今年6月、风灾后9个多月,波多黎各仍有5%、超过8千名民众的电力尚未恢复。玛莉亚后,政府拥有、岛上唯一电力公司的波多黎各电力局由于是美国公共电力协会成员之一,根据其互助协议,有权要求其他事业协助恢复电网。不过,波多黎各电力局的领导阶层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将修复工程外包给私人部门。

波多黎各电力局,以3亿美金的代价,将电网修复工程,外包给加拿大的“白鱼能源控股”公司。随后却遭媒体披露,地址位于蒙大拿的白鱼,只是一间成立两年、仅有两名正职员工的小公司,其报价不仅高于一般行情工程执行亦是转分包给其他公司。该公司也无能自行运送设备至岛上,迫使波多黎各政府承租昂贵的包机。最终波多黎各电力局在争议声中与白鱼终止合约。对此,波多黎各大学微生物生态学教授阿图奥・玛索尔・德阿批评:

外国工人要价是本地工人十倍,但数以万计的民众仍生活在黑暗之中。

1月22日,灾后约百日,波多黎各总督瑞奇・罗赛尤进一步宣布了波多黎各电力局私有化的计划。罗赛尤表示:

波多黎各电力局已经成为人民沈重的负担。民众被其糟糕的服务与高昂的成本所挟持。我们意识到波多黎各电力局已失去功用且无法继续运作。

因此,波罗黎各电力局将出售给有能力带来“现代化、效率、相对便宜的电费”的公司。

许多学者、经济专家,都对总督电力私有化的构想表示质疑。华盛顿智库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拉拉・梅林,以波多黎各供水系统私有化的失败经验,提醒私有化并不必然等同于效率与价格优惠。

1995年,时任总督佩德罗・罗赛尤(现任总督的父亲)与法国威立雅集团子公司签订供水与污水处理的特许经营权契约,结果是服务品质恶化、价格上涨、营运赤字。此外,该公司也被发现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放进入水源,而遭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开罚与制裁。然而威立雅持续要求增加付款,同时却无能改善服务品质与违规,合约最终于2001年终止。

2002年,波多黎各再度找上另一间法国公司昂帝欧接手供水系统。昂帝欧在签约后也要求增加付款,但仍无能更新基础建设。两年后,波多黎各水管与下水道局决定撤销契约。花费十年、数亿美金之后,波多黎各供水系统的基础建设与财政状况,与过去相比却更为恶化。

支持私有化的论点,通常强调利润导向的私人企业,将增加管理与服务的效率。然而在寡占营运事业的案例中,这样的动力并不必然转化为更好的服务,或是节省消费者的支出。相反地,威立雅与昂帝欧展示了企业如何在减少服务同时提高价格。

波多黎各的休克主义

电力私有化,只是波多黎各改造计划的第一步。两天后,罗赛尤宣布新的财政计划,包括关闭3百多所学校,以及删除超过2/3的政府行政机构,预计将原本115个单位删减至35个,波多黎各的行政系统将荡然无存。一周后,罗赛尤公布另一项计划,预计开放特许学校[2]与教育券[3]。

利用灾难掠夺公共领域,推动自由市场,是娜欧蜜・克莱恩所谓的灾难资本主义。搭配着震撼手段,软化民众抵抗的意志,遂行政策。在波多黎各的案例中,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行一连串剧烈的变革。

波多黎各经济发展与商业部长曼纽尔・拉波伊接受访问时表示,电力只是整个私有化过程的开始,“我们确实期待其他基础建设部门能比照办理。有可能是完全的私有化,或是公部门——私人事业合作的P3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对于政府急又快的私有化计划,波多黎各民众难道没有任何抵抗吗?娜欧蜜指出,波多黎各不乏人民抗命的历史,但她形容波多黎各此次经历了“两倍、三倍剂量”的休克主义,特别是危机在玛莉亚登陆之前,便已经在进行,因此反抗十分具有挑战性。

波多黎各自2006年,经济陷入严重衰退。2006年,为吸引美国本土制造商前来的税金减免到期,大批资本出走。结果同年5月,大部分政府部门,以及所有公立学校被迫暂时关闭。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使波多黎各财政状况更加恶化。

波多黎各被迫借贷,包括发行地方债券,同时利用高风险的资产增值债券借贷。有“掠夺性金融工具”之称的资产增值债券,宛如高利贷,累计利息率高达785%至1,000%。波多黎各债务急速上升,目前累计债务共1,215亿美元,其中715亿是债券债务。

波多黎各政府,在2009年,宣布经济陷入“紧急状态”,实施撙节计划,包括解雇1万7千名公部门劳工,以及取消福利与调薪。但是经济成长并未降临波多黎各,相反地,波多黎各陷入更深的失业、经济衰退,以及破产危机。

2016年,美国前总统欧巴马签署颁布国会通过的《波多黎各监督管理与经济稳定法案》。法案重点在于创立金融监督与管理委员会。这是一个由总统指派的七人委员会,对于波多黎各的财政有最终决定权。该委员会进一步提出更加严苛的撙节计划,包括删减退休金、公共服务,以及医疗保险,并且提出一系列私有化的清单。国小的艺术与体能教育课程遭删除。委员会并决定,删减波多黎各大学一半预算。

研究波多黎各债务危机、罗格斯大学副教授亚里玛・波尼拉表示风灾前,“波多黎各已经开始实施严峻的经济政策。波多黎各人已经处于震惊的状态中。”

飓风艾玛与玛莉亚造成的灾难,创造了一个机会,去重新设计岛上必要基础建设的主要组成;投资于公共与私人建筑的品质与韧性;以及重新调整、现代化,并重新评估居民服务的品质。——波多黎各总督罗赛尤

波多黎各政府于飓风后——或说在玛莉亚侵袭前便已在进行的——的一连串计划,就是删减行政部门,实施撙节减少政府职缺与社会福利,同时将电力、供水、教育等公共事业私有化;另一方面也对航运法规、职业执照去管制化,并以慷慨的税金优惠,吸引公司前往波多黎各投资。土地与公共设施正以低廉价格遭甩卖,法规松绑与行政部门瓦解,加上税金优惠,根据娜欧蜜・克莱恩的观察:已有迹象显示资本正快速流进波多黎各。当地草根组织则忧心:以税金优惠吸引如虚拟货币产业、旅馆业者进驻,是否真是一个严肃的经济发展策略?

今年五一,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抗议民众与警察对峙。(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撙节:华尔街大于人民

4月20日,波多黎各金融监督与管理委员会再度公布名为“财政改善”、实为撙节的计划。包括删减退休金约10%,有薪休假与圣诞节奖金等等。对于委员会提出实施撙节的财政计划,诺贝尔经济奖得主、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师约瑟夫・史迪格里兹认为,历史案例已清楚显示,撙节计划无法促成经济成长。

当你删减健康照护、教育与基础建设后,将不可避免对长期的经济成长造成影响。

史迪格里兹与其他25位经济家,提出另一套财政计划,核心是免除波多黎各债务、扩大支出,以及大规模的公共建设投资。史迪格里兹表示:

撙节将导致经济更加衰弱,我们一而三、再而三看到,启动撙节的国家,财政变得更加不稳定。

波多黎各自由邦,主权上属于美国的境外领土,拥有自己的宪法,并能选举自己的议会与最高行政长官总督。波多黎各民众具有美国公民身份,但是没有美国总统与国会的投票权。2016年,《PROMESA》通过后,一个非经波多黎各民众选举、由美国总统指派的7人小组(当中甚至有6人并未居住在波多黎各),不但有权否定总督的提案与议会通过的法令,对于债台高筑(其中一大部分是利息)的波多黎各,更是祭以一连串撙节计划,似乎是在告诉波多黎各民众:你的工作、教育、医疗保险、退休金,并不比华尔街避险基金来得重要。

飓风玛莉亚过境之后,美国联邦政府将华尔街利益置于波多黎各民众之前,实施撙节而非减免债务来帮助波多黎走出风灾;波多黎各政府拆解政府部门、去管制,并以税金优惠,为企业与投资者清扫战场,波多黎各民众则不愿坐以待毙。今年五一,数千名示威者涌入首都圣胡安(San Juan),表达对于撙节的不满。未来的波多黎各,将是富豪们的热带渡假别墅,或是掌握在人民手中?一场波多黎各的争夺战,现正进行中。

注释:

[1] 原文为“震撼主义”,为台湾译法;大陆一般译为“休克主义”。为阅读方便,后文皆用“休克主义”。

[2] 接受政府资金但是独立于公立学校系统与相关法规外营运的学校。

[3] 相较于政府发放经费给公立学校,政府将补贴个别学生的金额,以代金券的方式发给家长。家长可以在公立或私立学校使用代金券缴付学费,学校收到教育券后再向政府换取现金。对于教育券的批评是:教育券将导致原本挹注公立学校预算流入私校,公立学校的预算相对减少,进而影响教学品质。

文章来源:苦劳网,2018年6月15日;

原标题:《波多黎各:灾难资本主义的进行式》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