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药神》天价格列宁生产厂家诺华,竟然是先正达的前身!

2018-7-12 17:21

原作者: 侯风 汇编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

如果不是药价高昂,不是制药公司垄断,《我不是药神》中的“勇哥”或许就不会出现了。而电影中垄断药品“格列宁”的生产商诺华,正是去年被中国化工收购的先正达的前身。
 
先正达不止继承了诺华作为垄断资本获取暴利的天性,也继承了转基因作物种子和莠去津等饱受争议的产品,因此先正达从诞生起就饱受质疑和诉讼困扰。中国和全球各地人民甚至先正达所在地瑞士的人民,都曾反对中国化工对先正达的并购。如今收购虽然已经结束,但反对的声音却不会停止。


一、先正达来自诺华

先正达总部在瑞士巴塞尔,是全球最大的农用化学品生产商之一,产品包括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和种子等,由诺华公司(Novartis)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农业业务部门于2000年11月合并而成。[1]
 
1758年,J.R.Geigy先生在瑞士巴塞尔经营化学品、染料和药品,该公司后来发展为嘉基公司。1859年,Alexander Clavel先生在巴塞尔的工厂里开始生产丝绸染料用的品红,这便是汽巴公司的前身。1886年,Alfred Kern博士与Edouard Sandoz在巴塞尔建立Kern &Sandoz化学公司,Sandoz中文译作山德士。1970年,汽巴和嘉基公司合并为汽巴-嘉基公司。1996年,汽巴-嘉基和山德士公司合并成为诺华公司。[2]

二、诺华与继任者先正达的罪恶史

1.臭名昭著的莠去津

莠去津(atrazine,别名阿特拉津)是先正达的明星产品,是一种选择性内吸传导型芽前土壤处理除草剂。
 
在欧盟,莠去津在2004年就已经被欧盟列为禁用农药,因为它对地下水有长久的污染。
 
莠去津会导致人体内分泌紊乱,一些人体研究发现,它会伤害胎儿,并且降低男性精子质量。印第安纳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主要是莠去津高使用区域的妇女,其婴儿出生时的生殖缺陷远高于其他地区。莠去津会毁坏土地、污染水源,并且会因为空气漂移出上百里之外。
 
2004年,美国伊利诺伊州爱德华兹维尔市因为饮用水中发现莠去津成分,起诉先正达,要求先正达付费,清除水中的莠去津残留。这场起诉后来发展到6个州,因为这6个州的1000多条水系中都发现有莠去津成分。 
 
海耶斯是1997年开始做莠去津的研究的,当时的研究得到了诺华公司(Novartis Agribusiness)的资助。海耶斯说,当他的研究结果和诺华公司的预期不同时,公司不让他发表这些结果。他后来找到另一项资金支持,重复了他的研究,并发布了结果:莠去津导致青蛙雌雄同体。
 
先正达公司辩驳,说海耶斯的青蛙实验有问题,他们自己的研究并没有得到同样的结论。然而,其他科学家却发现莠去津对其他两栖动物的生殖发展同样有破坏作用。 
 
在2007年海耶斯又发表论文指出莠去津会诱导鼠类发生前列腺癌,可能让人类得到生殖性癌症。后来根据海斯的研究报告,先正达被判付1.05亿美元的和解费,作为伊利诺伊州15处自来水厂把莠去津过滤掉以供作饮用水的补偿金。

2.危险的烟碱类除草剂

先正达还在中国推销被欧盟和美国禁止的几类杀虫剂与种衣剂:杀虫剂阿克泰(广谱性烟碱类杀虫剂,有效成分:噻虫嗪);种衣剂、拌种剂,锐胜(有效成分:噻虫嗪)、福亮(有效成分:溴氰虫酰胺+噻虫嗪)。[3]
 
这几类杀虫剂与种衣剂被众多研究确认对环境、生态、有益授粉蝴蝶、蜜蜂等、野生鸟类造成灾难。近年来各国传出蜂群消失的重大事件,被认为与以上新尼古丁类杀虫剂有关。

3.先正达的转基因玉米丑闻

2015年,有资料披露,6种获准进入欧盟的转基因玉米被检出含有未被批准的转基因成分。这些品种正是先正达所生产,并在2008-2011年获准进入欧盟市场,然而直到2015年7月,先正达才告知欧洲食品安全局和欧盟委员会这些未被批准的转基因成分。
 
在1990年代希尔贝克(编者注:瑞士农业研究机构Agroscope的研究者安吉莉卡·希尔贝克(Angelika Hilbeck))就开始研究抗虫转基因玉米,她发现转基因玉米不但会杀害虫,也会伤及益虫,例如草蛉。但是她拒绝先正达与Agroscope之间的保密协议,发表了研究结果,之后Agroscope就不再续聘她。
 
转基因作物也没有先正达宣传的抗病高产。瑞士被允许实验的几种抗霉病的转基因小麦,在温室外种植产量减少了50%,而且它们有40%的几率更容易感染一种麦角菌(一种真菌)。

三、在先正达的故乡,瑞士民众早已说不

早在1992年,瑞士反转工作小组(SAG)已经组织发起“反基因操控、保护生命与环境”(Gen-Schutz-Initiative)的公投倡议,到1993年共收集了11万5千个签名(实际只需要10万个签名),成功提交给政府。
 
2005年11月27日,所有18岁及以上的瑞士公民都要投票,决定是否支持转基因商业化的五年暂停禁令。在这一公投[1]中有55.7%的民众选择支持,更主要的是,全国26个州,每一个州都支持该禁令。如今,转基因商业化禁令已经成为瑞士宪法的一部分。
 
2009年,第五届欧洲无转基因区会议在瑞士的卢塞恩市召开。
 
在瑞士,反转越来越成为共识。在2010年第一次禁令延期后,2012年底,瑞士国会绝大多数议员投票支持延长转基因种植禁令直到2017年年底。2016年6月29日,瑞士内阁批准了转基因农业的禁令延长至2021年。

四、先正达收买科学家丑闻

1.先正达豢养所谓“独立第三方”

先正达还长期供养着一批所谓的“独立第三方”,这些人以“独立”姿态颂扬莠去津的经济效益,而对其危害环境和人体健康轻描淡写。这些所谓的“第三方”和先正达之间的真正关系是对公众隐瞒的。先正达甚至给出严格的参数,告诉这些“专家”应该怎么写。此外,先正达还养着一批有130个成员(包括个人和机构)的所谓专家团体,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作为先正达的写手。
 
根据解密材料,2006年4月25日,芝加哥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唐·库西(Don Coursey),与先正达公司前通讯事务部部长雪莉·杜瓦尔·福特(Sherry Duvall Ford)之间的一封邮件揭露,先正达向唐·库西支付每小时500美元的酬劳,让他写关于使用莠去津的必要性的经济分析。先正达给库西准备了需要引用的数据,编辑他的文章,并且付钱让他去对报纸、电视、广播等发言,宣传他的报告,但不公开他和先正达之间的任何关系。库西的报告在2010年全国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上发布,此后被作为独立分析广泛转载。
 
此外,这些解密材料还揭露,先正达雇用了至少4家公关公司为它作宣传,位于华盛顿的“白宫作家群(White House Writers Group)”公司和位于芝加哥的“杰恩·汤普森伙伴(Jayne Thompson & Associates)”公司,与先正达关联极为紧密。仅在2010和2011年,“白宫作家群”就得到了先正达160万美元的资助;而汤普森则是伊利诺伊州的前州长夫人。

2.指示科学家反对不利于先正达的研究

瑞士农业研究机构Agroscope的研究者安吉莉卡·希尔贝克在1990年代就开始研究抗虫转基因玉米,她发现转基因玉米不但会杀害虫,也会伤及益虫,例如草蛉。她拒绝保密协议,发表了研究结果,之后Agroscope就不再续聘她。
 
她只好转到大学继续研究,在Agroscope的职位就由荣格·罗梅伊继任。罗梅伊之前在杜邦工作,也与拜耳、先正达等公司的人员合作研究。此后他主要的工作都在挑希尔贝克研究上的毛病,而研究结果当然是转基因玉米不会伤害草蛉。凡是希尔贝克做什么研究,他就会做类似的题目来唱反调,一直到2014年都是如此。
 
例如2009年希尔贝克的论文指出转基因玉米Mon810的毒蛋白即使在最低浓度下,也会提高瓢虫的死亡率,之后罗梅伊不但发表文章说没有伤害,更在文章中指责希尔贝克的研究是“坏科学”。

3.先正达的委托实验

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的教授詹姆斯W.辛普金斯(James W. Simpkins)专攻除草剂莠去津。
 
他在2003年就代表公司到政府主管单位作证,表示没有可靠的方式来说明莠去津会与前列腺癌有关。在2011年他的论文又认为没证据显示莠去津会导致乳癌。前年当加州要规定罐装莠去津需要标示警语时,他参与了先正达的科学小组,企图阻挡。
 
那么辛普金斯教授得到什么好处呢?先正达不但给他研究经费,更付他时薪250元美金的顾问费。先正达在2014年捐款3万美元给大学,大学表示这笔款是作为一般研究用途,不会用来进行与先正达有关的试验云云。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资深讲师詹姆斯·克雷斯韦尔博士(Dr.James Cresswell)专攻蜂类与授粉的关系。他现在很后悔答应先正达做委托试验。
 
一开始克雷斯韦尔认为事件虽与农药有关,不过应该没有那么严重。他在2012年也探讨瓦螨(蜜蜂的体外寄生虫)与蜂群消失有关的可能性,这就被先正达看上了,给经费委托他进行研究。若能证实瓦螨是主因,当然对农药厂是大利多。
 
怎么个委托法呢?若有新的研究方向,克雷斯韦尔还要先征询先正达,双方共同决定各种相关事务,包括八种蜂只死掉可能原因的探讨、经费的支付、研究助理的甄选等。
 
不过克雷斯韦尔的初步结果不认为瓦螨是主因。告知先正达后,公司回复要他不要关注蜂群数量,改为调查蜂巢数量的减少,“这样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还要他去挑选特定国家,而非关注全球性的状况。
 
克雷斯韦尔同意,并且表示他会由其他角度来探讨瓦螨的作用。用了新的方式,克雷斯韦尔总算作出了瓦螨与蜂群消失有关的研究报告。
 
他表示很难拒绝厂商的研究经费。英国政府的大学评鉴项目之一就是研究对企业界的贡献,大学方面给他很大的压力要求接受厂商的经费:

当某个地方有最好的销售机会时,作为一个外务员,没办法跟老板说我不去那边卖。

注释:

[1]《中化收购瑞士农业化学巨头先正达 已获中国政府开绿灯》,欧洲时报,2017-4-14.
[3] 《先正达致严重生态灾难烟碱类杀虫剂骗农民种衣剂产品》,陈一文编译,2016-2-29.

参考资料:

1.《Scientists Loved and Loathed by an Agrochemical Giant》,纽约时报,DANNY HAKIM,郭华仁译,2016-12-31.
2.《Switzerland: If People Are Asked They Say NO To GMOs》,Florianne Koechlin,余甜、沈蕾译,2017-5-20.
3.《先正达:那些不为国人所知的丑闻和诡计》,花果山,2016-2-9.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