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她用十张图,揭露了种子霸权的前世今生

2018-7-11 18:13

原作者: 爱丽丝、安德烈斯;翻译:吕途、陈琳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

这是一本图文并茂的作品,由德国艺术家夫妇爱丽丝和安德烈斯创作。爱丽丝花费2年时间收集了大量新闻报道和各类研究数据,回顾和描述了世界范围内种子霸权的历史和现状;安德烈根据爱丽丝提供的信息精心创作了10幅“图形统计画”,图形本身具有形象和象征意义,图形的数量带有数量统计的作用。图画吸引人去思考,文字提供详尽的解释,相得益彰。

介绍这样一个作品,是希望给读者提供一个国际的视角和历史的视角,更为重要的是,所有这一切本质上也都是中国面临的现状。作者是这样介绍她们的作品的:
 
“这些关于种子垄断的图画创作始于2012年,那个时候我们在对“斯瓦尔巴德全球种子库”进行研究,这个种子库于2008年开始运作,其声称的宗旨是为了挽救世界种子资源。然后,种子库的赞助者们包括了比尔盖茨基金会、先正达和先锋公司,这引起了我们的警惕。这样,我们的研究就拓展到了种子库和那些慈善-资本家们,又延伸到全球农业垄断的历史,这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的绿色革命,而这个历史现在还在继续,今天的农业产业被几家巨头所垄断着。这个历史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历史,同时也是对大自然进行没有限度地控制和剥夺的历史。这是一个灾难史,是凶手利用灾难的发生来形成新的需求和生产力的过程。”

跟着作者一步步阅读文字和观看图画,我们可以逐步明白那些自称在做慈善的资本家们是如何欺骗、恐吓和诱惑人们,又是如何利用灾难和制造灾难来制造需求,最后达到控制和牟利的目的。最后一章的图10介绍了西非两位农民为改善农林生产所付出的努力和所取得的成效,可见,作者们在惨烈的现实面前把希望寄托在普通民众身上,这要求民众们:清醒过来、找到主体性、明确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找到方法去创造健康的生活。


第一: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简介

译作封面

这是一本图文并茂的作品,由德国艺术家夫妇爱丽丝和安德烈斯创作。
 
爱丽丝(Alice Creischer),1960年出生德国的盖罗尔施泰因(Gerolstein)。现在是德国柏林白湖艺术学院(Weißensee Kunsthochschule)的教授。爱丽丝大学期间就读于杜塞尔多夫德国文学和视觉艺术学院(German literature and Visual Arts in Düsseldorf),学习心理学专业。她在1990年代德国政治艺术运动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她最近关注的主题是近代资本主义和全球化的历史。她也做过多次重大展览项目的策划人,比如2010年组织了来自全世界20多位艺术家在西班牙、德国和玻利维亚开展了“坡托西逻辑”(The Potosi Principle)的展览。

安德烈斯(Andreas Siekmann)1961年出生于德国哈姆(Hamm),现在是德国柏林白湖艺术学院(Weißensee Kunsthochschule)的教授。大学期间学习艺术和历史专业。他长期致力于公共空间的艺术,后来更多关注自我组织和合作艺术实践。他主持和参与了非常多的展览项目的策划,创作出了众多的艺术作品,反映了新自由主义时代的经济、权力结构和工人的状况。
 
作者是这样介绍她们的作品的:

这些关于种子垄断的图画创作始于2012年,那个时候我们在对“斯瓦尔巴德全球种子库”进行研究,这个种子库于2008年开始运作,其声称的宗旨是为了挽救世界种子资源。然后,种子库的赞助者们包括了比尔盖茨基金会、先正达和先锋公司,这引起了我们的警惕。这样,我们的研究就拓展到了种子库和那些慈善-资本家们,又延伸到全球农业垄断的历史,这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的绿色革命,而这个历史现在还在继续,今天的农业产业被几家巨头所垄断着。这个历史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历史,同时也是对大自然进行没有限度地控制和剥夺的历史。这是一个灾难史,是凶手利用灾难的发生来形成新的需求和生产力的过程。

第二:欺骗是农化品公司的一贯伎俩

在图1和图2中,交叉描述了两个会议,一个是对农化品跨国公司进行控诉的会议(2011年12月3日到6日):“常设人民法庭”关于“农用化学品跨国公司”的研讨。在会议中,人们通过案例的形式,对拜耳、巴斯夫、陶氏、杜邦、孟山都和先正达这6家公司(这6家公司占有全世界农药市场的72%)所销售的种子和农药所造成的伤害进行了陈述。这些伤害包括:健康损害、以及环境和生态危害。在这里,“常设人民法庭”其实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法庭,而是一个模拟法庭。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穷人是上不起法庭的,因为律师费太昂贵了。

图1:“常设人民法庭”关于“农用化学品跨国公司”的研讨

另一个会议是“斯瓦尔巴德全球种子库揭幕典礼”(2008年2月26日)。该种子库用来储存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种子。万一种源由于自然灾害、战争或者资源匮乏而丢失,就可以利用这里贮存的种子进行繁育。建设该种子库的重要理由是保护生物多样性。

滑稽的地方是,对该种子库提供资金支持的包括:比尔·盖茨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孟山都、先正达和先锋/杜邦公司。这些企业恰恰是“常设人民法庭”所审判的被告。这几家公司占据着全球种子市场的50%。洛克菲勒基金会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绿色革命的始作俑者,其发动了全球范围内的农业产业化,这导致了很大程度的生物多样性的消失和土壤流失。
 
这一对比,说明了大农化品公司们惯用的说一套做一套的伎俩:建设“斯瓦尔巴德全球种子”表面上说是为了保存植物基因资源,保持生物多样性,而事实上,正是导致生物多样性破坏的大公司们在资助这个种子库,而探究谁在使用种子库的数据就可以知道,种子库为大公司申请专利进而垄断这些自然存在的生物和农作物多样性提供了方便。

图2:斯瓦尔巴德全球种子库揭幕大会

在图2,我们看到了一些野兽,他们就是我们这个图文作品所指的猎食者(大公司和政客)。除了说一套做一套,这些猎食者惯用的伎俩还有制造灾难(图2两侧图形代表的:饥饿、温室气体排放、洪水、人口危机等等),然后用这些灾难来恐吓我们,然后承诺他们找到了解决方案,然后这些方案把我们带入更大灾难的道路上去。

图3:全球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在谷歌搜索中排名前 5 位的成员

图3和前两张图的联系是,全球种子库的建设是以政府和慈善的面目出现的,但是其实在背后支持这个种子库的是全球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基金会的董事和赞助者们大都是背后的策划者,并不声张自己的角色,免得让公众醒悟过来。这张图形象的展示了这些董事会成员和赞助者的真实面目,他们的脑子和他们的钱袋代表着他们的手段和胃口。拿图中下排第二个人物刘易斯·科尔曼(Lewis Coleman)来举例说明,他有两个头,因为他既是“梦工厂动画”(DreamWorks Animation)这个大媒体的主席,又是美国五角大楼最大的军工承包商。

第三:制造灾难和生产需求

图4:大自然在猎食者的胃里相遇

图4这张麦穗图简洁有力地说明了世界种子霸权的现状。全世界可食用的种子资源几乎都被这10大种子公司控制了。杂交品种的种子必须年年购买,这大大增加了农民的支出,而且杂交品种作物如果想获得高产必须配合使用大量的化肥和农药,这样既污染了土壤也伤害了农民和消费者的健康。转基因种子都是有专利的,专利所有者不允许农民进行繁育,而且还通过基因手段进行控制。控制了粮食不仅占领了胃,而且控制了所有的人。
 
过去的60年间,世界的粮食亩产是大幅度提高,这样的粮食产量增加,和基础设施的改善、科技的进步和品种的改良都起到了作用。但是,非常严峻的是,农业生产方式已经越来越不可持续,这包括:单一作物种植所导致的大范围和无法控制的病虫害,病虫害增加所带来的过度使用农药,为了提高产量而大量使用化肥,化肥导致土壤肥力下降从而不得不使用更多的化肥的恶行循环。
 
这里,我们想要批判和反思的是,种子公司和农化品公司在世界危机和挑战面前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动机是什么?
 
60年来,人口增长是全球的挑战之一,因为人口增长意味着粮食需求量的增长。在应对这个挑战过程中,我们可以回顾一下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角色。

“绿色革命”是英明的洛克菲勒的家族计划,开发一个他们可以垄断的全球化的农商业,就如同他们在半个世纪以前对世界石油的垄断一样。就如同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1970年代所宣称的,“如果你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所有人。”农商业和洛克菲勒绿色革命齐头并进。他们是一个宏大战略的组成部分,这包括了后来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植物和动物的基因工程的开发。

保持杂交水稻高产就要大量使用化肥,尤其是氮肥。而追溯氮肥的生产可以明白“制造灾难和生产需求”的意思。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美国已经建设了10座大型的硝酸盐工厂用来制造炸弹。因为欧洲和日本生产设备都遭到毁坏,美国成为战后无可争议的生产氮的冠军。这些企业迅速从军工企业转型到生产肥料,瓦茨拉夫·斯米尔(Vaclav Smil)写道,受到杂交玉米播种面积上升的拉动,国内对氮肥的需求猛涨;“粮食高产依赖使用更多的化肥。”
 
转基因玉米的种植和草甘膦的使用是配套的。1974年,孟山都获得草甘膦的专利,是植物毒素的一种。

现在有4种源于二战神经毒气的农药被用于农业生产:杀扑磷、砜吸磷、甲胺磷、灭克磷。

图5:在胃里,制造灾难和生产需求

图5完整展示了:大资本和政客们一起“制造灾难——通过提供解救灾难而制造需求——制造更大的灾难——实现控制”这一过程。比如,图中第一行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1862年,白人移民驱赶杀戮原住民,霸占了美洲大地,由于白人对待土地的掠夺式耕种方式,导致了土地严重沙化,导致了1931年到1939年的多起沙尘暴,导致大批移民外迁。对粮食产量的需求也因此增加。制造了对农业技术的需求,包括:灌溉、化肥和杂交品种,美国化肥使用量从1940年的1460万吨达到1960年的3400万吨,杂交玉米品种覆盖率从1936年的0.1%达到了1960年的96.3%。

图6:制造灾难和生产需求,并使人们过度流动

图6和图7是图5的继续。图5的时代是绿色革命的时代,图6到了转基因的时代,转基因作物所产生的农业生产方式,不仅直接伤害人的健康,而且给农业生态系统和环境造成巨大伤害。

图7:大自然不再自然,而是被占领、被污染和充满不稳定

图7中描绘了对农民伤害最典型的例子: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在印度制造了一个自杀经济(suicide economy)。印度自杀率最高的地区是马哈拉施特拉邦的Vidharbha,每年4000人自杀,平均每天10个人。这个邦也是种植孟山都转基因Bt棉种子面积最大的邦。通过把种子由可再生资源变成不可再生的投入,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制造了一个自杀经济,结果每年必须高价购买种子。以前的棉花种子价格是7卢比/公斤。Bt棉种子的价格是17000卢比/公斤。传统棉花品种可以和粮食作物套种,Bt棉只能单一种植;传统棉种是雨养作物,而Bt棉需要灌溉;传统棉种可以抗虫,Bt棉虽然被推销为抗棉铃虫,但是却带来了其他新害虫,为了控制这些新害虫,农民不得不比以前多喷洒13次农药。还有,孟山都在出售其转基因棉种的时候,欺骗说每英亩每年可以收获1500公斤棉花,而其实农民平均只收获300到400公斤。高投入和靠不住的产出制造了债务陷阱和自杀经济。

第四、将环保和基因商品化

人类面临前所未有的诸多挑战,最大的挑战是气候变暖所引发的环境灾难和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彻底破坏。就像面对过去所有灾难一样,资本的脑子里只能得出资本逻辑的解决方案,动机就是为了牟利,而手段就是通过商品化。
 
图7描绘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的历届会议的关注点,该会员会一直定期对全球气候变化进行评估,并指出:

气候变暖的影响包括:海平面升高……和亚热带沙漠面积扩大……还有更频繁的极端天气,包括:热带风暴、干旱、暴雨、海洋酸化,和物理条件变化所导致的物种灭绝。给人类带来的重大影响是粮食安全的威胁,包括粮食产量降低和栖息地被淹没造成的损失。

面临全球所有人都面临的环境危机,我们理应关注和采取措施。但是,再一次,各大私人企业巨头利用环境灾难来牟利,结果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引发更多的问题。

图8:抢占“无主物”

图8的画面是很多的“0”,其代表“无主物”。用生物燃料替代石油燃料是一种争取逆转环境危机的方式,生产生物燃料可以牟利,这直接导致大面积的所谓“无主地”(其实是公共地)被霸占,同时种植生物燃料的种植是单一种植,继续导致环境和土壤灾难。2008年的估算,全世界有5亿公顷的土地用于种植生物燃料,很大面积的土地被称为“不属于任何人的土地”。这种‘不属于任何人的土地’的原则是将“世界上很多地方变为殖民地”的理由,欧洲势力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非洲争夺影响力。其思想基础是,虽然土著人生活在“新发现”的土地上,“文明人”有权占有土地以便“更好地”使用土地。土地占领不仅意味着农民失去土地,还意味着土地的形式将从小农地或者共用地被变成大规模的产业地产,和遥远的市场相关。
 
碳排放被商品化,不出意料,碳排放交易所都坐落在发达国家被大公司所控制。市场最后对目标的异化不得不让人怀疑环保的效果能够最终达到。
 
今天,地球上的土地资源大都得到了各种形式的制度安排,虽然这样的制度安排往往不公平和不尽人意。今天,需要严重关注的是,和人类生存密切相关的种子资源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这种威胁来自洛克菲勒基金会、比尔盖茨基金会和孟山都等大公司的共谋。
 
这个共谋发展到今天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对世界粮食的控制,而且这种控制还在深入,一个具体体现就是《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这种趋势的恶果就是:农民不再拥有自己的种子,然后因为种子的产权归属大公司,农民以后如果想自己留种就是侵权,会受到指控;种子受到控制以后,粮食就被控制了,那么消费者也就失去了选择权。这个已经不是趋势,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了现实。

图9: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

图9中有很多的“0”,这延续了图8中的“0”,“0”代表“无主物”。图的正中可以看出西班牙国徽中的标志。本来柱子上写的是“Non Plus Ultra”,意思是“大海之外,没有领土”,后来,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就把那个“Non”(无)给去掉了,变成了“Plus Ultra”(大海之外,还有领土)。西班牙500年前的殖民传统今天仍在继续,只不过换了不同的形式。为了控制粮食进而填满钱袋,少数大资本们正在跑步前进,因为它们拥有了以最美妙的名称命名的挣钱的手段,那就是《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

第五、更好的社区和环境是可能的

这一部分的内容介绍了西非两位农民为改善农林生产所付出的努力和所取得的成效;还介绍了农林间作的“农民管理的自然再生”方法只有在适宜的所有权保障下才取得推广和成功。也就是说,这样的努力要想取得成功需要多种条件:

第一,恢复、利用和改进当地的农林耕作和管理方法;

第二,政府管理的模式不是破坏而是鼓励可持续农业;

第三,当地人和政府形成不依靠外来经济模式的在地可持续生产和经济模式。
 
萨瓦先生是西非国家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的农民,他成功地采用当地传统农业技术来恢复沙化和干旱的土壤,主要依靠当地传统的简单方式:碎石埂和凹孔,并在当地广泛推广这些方法。以碎石埂为例,是用拳头大小的石头在田地里堆积成的一条条田埂。目的是形成一个个小田块。下雨的时候,雨水会冲刷地表的淤泥,不过有了碎石埂,淤泥就被截流下来。同时,碎石埂使得水流的速度减慢,给予土壤更多吸收水分的时间。堆积的淤泥也使得土壤变得更肥沃些,利于种子发芽和作物生长。植物可以进一步减缓水流的速度,植物的根可以疏松板结的土壤,使得土壤更容易吸收水份。

再以农林间作(agro-forestry)为例,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卫星照片分析可以辨别出尼日尔和尼日利亚的边界。在尼日尔一边,农民对自己的树木有所有权并且广泛采用了“农民管理的自然再生”方法,因此树木覆盖率很高;而在尼日利亚一边,大规模的植树造林项目失败了,土地几乎完全裸露。结合卫星图片、实地调查和二手信息,估计尼日尔农民培育了2亿棵树,恢复了1250万英亩的曾经退化的土地。

图10:萨瓦先生和马修先生

图10的图画展示了西非国家所经历的历史过程:传统的农作方式是可持续的——殖民者入侵砍伐树木——国家独立——政府剥夺农民的森林使用权力 ——一部分国家把森林使用权力交还给农民 ——“农民管理的自然再生方法”得以普及。

第六、译者吕途的话:和德国艺术家的结识


第一次见到爱丽丝和安德烈斯是在2010年的5月,她们邀请打工文化艺术博物参加她们策划的大型国际巡展“坡托西逻辑”(The Potosi Principle)。来自20多个国家的40多个展览项目参与了展出,我们把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的浓缩版搬了过去,我们的参展题目是“中国新工人阶级的形成:三十年流动的历史”。“坡托西逻辑”于2010年5月到8月在西班牙马德里索菲亚国家美术馆展出,2010年10月到12月在德国柏林文化宫展出,2011年2月到5月在玻利维亚国家博物馆展出。这个展览的核心思想是,西班牙对玻利维亚及其他美洲国家的殖民历史开始于500多年前,最为惨烈的剥夺发生在玻利维亚的银矿坡托西,经过100年的开采,当西班牙人把银子都抢走以后,留下的是贫穷、疾病和一座废城。而这样的霸权和掠夺的逻辑到今天依然继续,只不过采用了不同的手段。
 
2014年11月,我到柏林自由大学开会,顺便拜访了她们位于柏林东部的家。街道比较破旧,她们后来还告诉我,很多来自东欧的移民建筑工住在这附近,生活条件和工作条件都很差。我们每次总有说不完的话,虽然生活在不同的国度,从事着不同的具体工作,但是我们是反资本主义的同事。这种共同价值观下所产生的感情和信任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东西。而且,我还发现,一般怀有这样情怀的人都比较容易相处,生活简朴随意。到了她们家,我和陈琳没有吃饭,她们也没有吃饭,我们拿出路上买的面包,她们拿出黄油果酱奶酪,非常轻松自在。我突然发现了她们家墙上的展览广告,她们就拿出了这本图文并茂的图书开始给我讲解,说这个展览就是根据这本书的内容办的,随着她们的讲解,我逐步被吸引住了,这是一个全世界人民都该了解的话题。我就拿了2本,并且告诉她们我会翻译成中文。

这个图文并茂的作品涉及了广泛的专业领域,译文中一定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甚至出现严重错误,请读者不吝赐教。译者对原书有两处改动:

第一,原文的文字部分是按照字母顺序来对所涉及的概念和事件进行排列的,而译者把对每一张图进行说明的概念和事件集中到了一起;

第二,原文没有对各个图画的简介,简介部分是译者根据原作者的文字和自己的理解重新书写的,并且在2015年6月8日和她们就我的简介进行了核对。
 
讨论中,我和爱丽丝交流了她最近关注的事情,最近,欧洲最受关注的事情之一是TTIP(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如果该协定生效,美欧贸易关税将降至零。现在,各种民间抗议此起彼伏。我问爱丽丝,那么最后会怎么样?爱丽丝说:最后还是会通过,我们欧洲貌似有民主,其实我们只有抗议的民主,没有决策的民主。

我对爱丽丝说:今天的中国,有两个方向性的讨论,一个是争取将中国建设成为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这种倡导会被认为拥护专制,会被陷入历史的包袱的讨论中;另一个方向是走西方式的民主,很多人,包括工友,觉得只要我们有了一人一票,像美国一样一切就解决了,但是我们知道美国是资本霸权的盟主,在剥夺全世界人民。你的话也告诉了我们,德国民主也不是真的,那么我们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爱丽丝说:拉美国家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希望,西班牙最近选举出左翼政党给我们希望。同时,我觉得,一个是通过揭露进行反思,全世界人民到了一个历史时刻,必须一起反思我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们不要发展,我们要幸福;另一个是,“小的是美好的”,进行各种基层的小型的创新和建设,然后这一个个小的结构再联合起来。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