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世界农化集团大合并,中国农业该何去何从?

2016-9-29 21:47

原作者: 马萨卡舆情汇报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食物主权按:2015年以来,全球农化行业正加速整合。2015年12月,美国杜邦与陶氏合并,总市值超过1200亿美元。2016年2月,中国化工宣布,以430亿美元收购瑞士农化企业先正达。不久前,拜耳宣布66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全球三大农企的并购,对世界农业预示着什么?中国农业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前景?直言了评论认为欧洲和美国在进行农业的战略转型:德国正在建构把传统农业与非转基因的常规农业和自动化相结合的”数字化农业“,美国有趋势转向生态农业。而俄国则明确表达了禁止转基因农业和大力发展防御基因武器进攻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国防建设的政策。那么,转基因农业的垃圾技术的前途将不在西方发达国家、而在于中国印度等亚洲发展中国家。面临如此形势,中国是自甘沉沦拥抱转基因,继续高价收购转基因种业公司先正达,还是选择悬崖勒马,选择转型生态农业?


三大农企并购案席卷全球农业市场

经过四个多月的讨价还价,美国种子巨头孟山都终于同意“出嫁”。9月14日,德国制药和农化公司拜耳宣布,将以每股128美元的价格全现金收购孟山都,交易价值为660亿美元。拜耳表示,该交易已获得孟山都董事会、拜耳管理委员会和拜耳监事会的一致批准,未来还需获得孟山都股东大会和各国监管部门的同意。整个交易预计将于2017年年底完成。
 
陶氏化学与杜邦为化工业的两大巨头,于去年宣布达成高达1300亿美元的交易,双方合并后,会有三大部门独立上市成立子公司,包括农业部门、材料科学部门与特殊产品部门。目前合并计划仍然在进行,然而在2016年八月,欧盟执委会已宣布将对该合并案进行反垄断的审查,检视合并是否会降低作物保护、种子或一部份化学产品的竞争,此外也有可能不利于创新。由于审查的缘故,合并势必推迟至2017年。
 
对拜耳来说,此次拿下孟山都并不容易。根据拜耳在5月23日发布的声明,拜耳于5月10日首次向孟山都提交书面收购要约,价格为每股122美元。此后,虽然拜耳多次提价,到9月6日更是提至每股127.5美元,但都被孟山都回绝。9月14日,拜耳表示,最终收购价比孟山都5月9日的收盘价溢价44%。
 
而中国化工并瑞士农药大厂先正达案,收购金额超过430亿美元,是中国国营企业海外并购金额最高的一次,本案在上月底已通过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值得注意的是,先正达过去曾拒绝过孟山都的并购提议,选择中国化工的原因,据先正达首席营运长的说法,除了中国化工与先正达的产业链较能互补外,更应该考量长期市占率的影响,先正达目前在中国的市占率仅有3%~4%,若能并入中国化工,在可以大举提升其在中国的市占率。

孟山都品牌或许消失

拜耳收购完成之后,首先受到影响的或许将是孟山都品牌。由于与转基因联系紧密,孟山都在全球许多地方声誉不佳。根据美国民调机构哈里斯在2015年的调查,孟山都名列美国人最讨厌的企业之一。
 
对此,保曼曾经在德国媒体上表示,或在并购后以声誉良好的拜耳品牌取代孟山都品牌。在并购消息宣布后的媒体电话会上,保曼也承认,有一些标签会附着在各家公司身上,而拜耳希望能让公司产品、技术和名誉等最好地服务于“合并后的企业”。他表示,现在还是并购的早期阶段,拜耳还没有考虑,未来将如何使用孟山都品牌。
 
不过,拜耳强调,未来公司在种子方面的全球总部会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作物保护方面的总部将设在德国,而数字农业方面的业务将主要以旧金山为中心。

农业化学垄断集团出现

三大合并案目前都在各国进行反托拉斯的审查,若三大合并案成立,将造成全球70%的杀虫剂、全美83%的玉米种子集中在三大合并企业,若审查机关放行,则种子与农业化学的整合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阶段,而农民、消费者与环境将付出极大的成本。批评者认为,合并将压缩农民栽种作物的选择与议价的可能,种子与杀虫剂的价格上升,对农作物的供应体系来说将是重大的打击。而消费者方面,撇开孟山都转基因作物的争议,食品多样性的选择也将大受影响,以美国黄豆为例,从三四十种的多样性,在孟山都的垄断下,市场上仅剩一种选择。
 
然而另一方面,负责企业并购对国家安全影响的审查机关,如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却已经放行中国化工与先正达的并购案,是否影响后续反托拉斯的审查,仍有待观察。
 
孟山都被高价出售,甚至被民众厌恶的孟山都牌子或消失,而德国又是抵制转基因技术、扶持有机农业的国家,德国所在的欧盟多数国家更是拒绝转基因农业。那么,拜耳不惜溢价巨资收购孟山都,难道目标市场是在美国?若是如此,孟山都又怎么被美国民众评为最厌恶的企业之一?美国保留孟山都转基因企业更符合美国利益,又何必多此一举呢?直言了的评论或许揭开拜耳收购孟山都的深层次原利益何在。

直言了博客评论

转基因农业把机械化工农业推到极端。欧美发达国家就深知该类型农业是基于错误的中心法则[1]和违背事实的实质等同[2]的,对极少数化工公司获取利润和控制市场是极为有利的、而对农业安全和食品安全即对人口安全和国土安全都是有害无益的。
 
因而,一开始,欧洲发达国家就用转基因食品标识的手段,在实际上否认中心法则和实质等同、严格限制转基因农业铺开,使得欧盟总部的转基因作物评价有名无实或名存实亡、杜绝了美国试图通过欧盟总部迫使成员国接受转基因农业的可能。经过多年实验考察和政策努力,欧洲发达国家不但把转基因种子公司赶出了欧洲市场,且立法严限或禁止转基因农业。于此同时,他们大力扶持本国天然有机农业的发展和有机食品供应,且大大强化以防御基因武器进攻的生物国防和防疫体系的建设。在苏联解体后,俄国一缓过气来,就明确表达了禁止转基因农业和大力发展防御基因武器进攻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国防建设的政策。


附图:在欧洲只有很少数发展中国家(绿色标注国家生产转基因玉米)搞转基因农业,其它多数国家(尤其是欧盟发达国家)立法严限或禁止转基因农业。(来源:美国农业部,2015-10)

德国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数字化农业”

美国农业部公文说,德国具有世界一流的基因技术,同时,德国又是拒绝转基因农业的领衔者国家。这些年,德国提出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为经济振兴和社会发展的驱动力的主张,其中农业主要内容是:把传统农业和常规农业与自动化结合(其中“传统农业”是小农经营的天然有机农业、“常规农业”是不包括转基因作物的农业,而“自动化”为包括用互联网连接的地面作业、卫星作业、实验室作业和计算机作业在内的绿色能源机械化);这需要大量增加人工作业参与(就业机会)及强化的知识能力训练;合起来,俗称“数字化农业”。

美国转向有机农业

美国有独特的地理条件,且一开始,它就为随时放弃转基因农业同时能保证全国粮食等食品供应而做好了天然农田和天然种子等等各方面的战略储备。尽管如此,美国还是把转基因农业限于即便丧失也不影响国民经济和社会民生、且多主要用于出口和工业材料的品种,譬如大豆、玉米和棉花等等。
 
经过实践考验,美国看到,转基因农业是“垃圾技术”的农业;就是有孟山都参与的美国国家科学院报告和美国农业部报告也承认,转基因农业的经济效益不佳,甚至是得不偿失和事与愿违的。同时,美国当局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给美国生态安全和人口安全都带来了严重损害和威胁。出路何在?美国学界建议:转基因农业的垃圾技术能否变成黄金技术,不在于西方发达国家、而在于中国印度等亚洲发展中国家的消费。于是,美国公司和官方都把中国作为转基因农业苟存的战略目标。
 
奥巴马上台后,在国内开始纠正转基因农业错误路线。主要措施:奥巴马夫人把白宫玫瑰园改造成有机农业示范田,带领全家以身作则鼓励全国民众使用健康食品和避免转基因化工食品。奥巴马当局责成美国农业部大力扶持天然有机农业,与盟国签订了保障有机食品供应的合作条约。
 
去年,以转基因作物商业化造成蜜蜂大量伤亡为切入点,奥巴马当局提出了改造现有的生物技术国家管理体系的行政令备忘录。目前,这个改造处于起始和调查阶段,因而还没结论方案出笼。但图景很清楚:这个改造付诸实现,意味着美国进入逐步淘汰转基因农业和转入天然有机农业的发展新阶段。今年,奥巴马当局签署了转基因食品标识法案,在国家管理法律层面上否定了实质等同原则,为纠正转基因农业错误路线迈出了重要一步。简言之,美国农业正在向欧洲发达国家农业靠拢。
 
与此同时,奥巴马当局责成农业部等部门强化“美国第五代农民”的政策落实,其内容大体相当德国提出的“数字化农业”内容。有些不同的是:该类农业需要大量人工参与(即就业机会)。在德国等欧洲发达国家,农业劳力大都是本国公民,有足够知识能力水平;而美国的农业劳力主要是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移民及其第二代,知识能力明显不足或欠缺;同时,美国实际上实行“数字化农业”已经多年。由此,德国的投资方向主要是技术合成,而美国的投资方向主要是人力训练,两者目标都是告别转基因农业、以天然有机农业和小农经营为经济社会发展驱动力。

孟山都高价出售恐为告别转基因

就此发展,发生了一些相当微妙但重要的事件。譬如,前不久,孟山都公司宣布暂停在印度的转基因棉花新品种推销,宣布关闭在阿根廷的转基因种子培育基地。过去,面对当地民众大规模抗议和官方竭力抵制,孟山都公司是强力应对且往往取胜;如今呢,它中断相关业务、甚至不顾它已经为那些项目做了数百万或上千万美元的前期投资。若不是美国农业在做战略转型,若不是为了服从美国告别转基因农业和转入天然有机农业的需要,孟山都公司会那么做吗?根本不会。从这个角度看,孟山都同意拜耳兼并,那是以高价收入来跳出转基因农业陷阱、对公司主要权利人是个聪明之举:从转基因种子及其捆绑农药那里赚钱赚够了,见好就收,告别转基因农业之前再猛赚一把。
 
与此并行,陶氏和杜邦两家公司合并交易也在进行之中。可以说,今年是全球转基因化工公司重组改组之年,是转基因农业开始被淘汰和天然有机农业蓬勃兴起前夕的必然。
 
看到上述图景,就不难理解同是化工公司兼并、在美国却发生了大不相同的反应了。
 
中化集团高价兼并先正达,目标是在中国全面铺开转基因化工农业(且已经有推动该发展的国家十三五规划出笼),而那正是美国以最低成本(甚至可盈利)来淘汰转基因农业所梦寐以求的。换句话说,美国正为如何摆脱转基因农业的同时不亏本而发愁呢,中化集团此时此刻上门高价收购,如此,何乐而不为?当然,美国媒体就有一片赞扬声,美国政界也象是巴不得拱手相送一般赞同该兼并。
 
而拜耳兼并孟山都呢,目标是合成的:包括继续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推广转基因种子及其捆绑农药,也包括在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大力发展以天然有机农业为主体和现代科技为手段的“数字化农业”。其中前者中国市场目标,是美国转基因农业赖以苟存的最后希望;而其中后者,恰好是美国正在强化扶持的战略发展内容。如此,拜耳兼并孟山都意味着德国在转基因农业和天然有机农业两个国际市场的竞争势力都将空前强化,对美国形成了相当严峻的战略挑战。说白了,美国方面觉得,拜耳兼并孟山都不但可能抢走美国转基因农业的海外市场,且还可能抢走美国本地有机农业的饭碗。当然,不管亲转、挺转还是反转,美国媒体和政界就异口同声,说那兼并将损害美国农业农户利益,不但不赞扬、还要拿国会听政来看看能否阻止该兼并了。于是,拜耳兼并孟山都的程序还没全走完,拜耳就开始替代孟山都而成为全球声讨的对象了,且该声讨不仅包括原有的全球反转方面的声讨、还包括美国亲转挺转方面的声讨了。拜耳如何应对,还是个未知数。
 
简言之,欧美发达国家正在实行发展驱动力的历史性战略转型,其一个主要内容是逐步淘汰转基因化工农业,把天然有机农业和小农经济作为今后的经济振兴和社会发展的一个主要驱动力。这个驱动力发挥作用,不仅不拒绝现代科技,相反,需要更多和更合理地应用现代科技,其中包括纠正基因技术滥用的科技错误和政策失误;这个驱动力发挥作用,需要更多有较高知识能力的人工参与(即更多就业机会和更高知识水平的劳力),而不是转基因农业那样把人工赶出农业而造成大量失业、同时给农业塞进低能和低收入的劳力。不言而喻,在这个驱动力转型的过程中,转基因化工跨国公司不得不重组或改组;由此而发生大规模的兼并或被兼并、淘汰和被淘汰,甚至跨国企业为利润需要而把垃圾技术和垃圾产品生产线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其实都是过去其它领域驱动力转型过程中已经发生过的故事,不新鲜。

中国怎么办?

面对这个全球历史性的转型,中国怎么办:继续重复美国转基因农业的错误、继续当世界垃圾场(注:美国地理条件使美国有“回头路”可走,而中国没那个条件)?若拜耳兼并孟山都顺利完成,那么,中国将面临的不再是美国的孟山都公司(因是美国公司、而美国目前还允许转基因农业,从而中国挺转帮可拿美国转基因农业和美国人吃不吃转基因食品而大做文章),而是面临德国的孟山都公司,而德国是抵制转基因农业的领衔国家(从而中国挺转帮再拿德国农业和德国人吃不吃转基因食品大做文章、就会遭到全国全球的嘲笑)。那中国将是多么被动和将是多么尴尬的情景,用不着多说了吧。或者,中国将认真学习借鉴欧洲发达国家禁止转基因农业和扶持天然有机农业的经验,发挥自己本有的天然有机农业和小农经营的特长来实现经济振兴和社会发展的目标、从而取得本国和全球范围的发展战略主动权?
 
进一步问:就本人观察,中化集团既有大搞转基因农业的能力、也有大力扶持天然有机农业的能力,既有大搞化工食品垃圾的硬件能力、也有为有机食品发展提供卓越软件服务的能力,且两者都可在中国市场赚大钱和为股东赢得超额利润;不同的是,前者即搞转基因农业是短期赚钱的、公司早晚会遭到被淘汰的命运(那时候,会有谁来用高价兼并中化集团呢?),而后者即搞天然有机农业是长期盈利的、且可能使公司成为中国甚至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型驱动力公司。如此,中化集团将走哪条道路?拭目以待吧。(注:美国十来年或更长时间的农业实践经验证明,两者并存政策已彻底失败、且转基因化工农业必将被天然有机农业所取代。再论。)。
 
不管怎样,那不是切切蛋糕或放权收权等权宜之计就能奏效的事情,而是涉及到中国今后10年30年或更长期发展的战略驱动力选择的重要事情、是关系到中国的人口安全和国土安全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底线安全的全局事情。无疑,中国做战略驱动力选择转型,也将迫使相关企业转型,甚至也会发生企业兼并被兼并和淘汰被淘汰的事情。就此,美国有一整套国家管理制度体系来保障转型成本最低和保障王大妈即民众有充分参与权、知情权和发言权。中国有吗?若没有的话,那就难免转型成本过高而难以实现转型、即难以纠正战略驱动力的错误选择和做出相关正确选择;如此,中国不该开始着手相关制度体系建设吗?

[1]中心法则:俗称「一个基因,一个蛋白」,是克里克博士于1956年10月提出的。
 
[2]实质等同:转基因食品安全性安全评估的一个概念。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传统上,依据长时间的经验,食品以传统方式生产及使用被认为是安全的。原则上,食品一般都被视为是安全的,除非它们具有明显的危险性。如果一种新的食品或成分与一种传统的食品或成分[实质等同](即它们的分子、成份与营养等数据,经过比对而认为是实质相等),则该种食品或成分即可视为与传统品种同样安全。惟当基因改良食品或其成分显著不同于传统者,则须进行如同其他非传统食品来源之食品所作的安全评估。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