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草根互助,吃上特供:成长在黄河边上的生态社区

2017-12-16 12:00

原作者: 范鑫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

在化工农业的包围中,市场上看上去好像有琳琅满目的食物,但其中可放心食用的却很少,就连很多米面肉菜也都有农药、激素等残留。在这种状况下,普通民众想要吃得安心就没有办法了吗?

非也,就在河南焦作修武县,一些普通人为了吃得健康也开始联合起来搞生态农业,并于去年成立了黄河共富公社。虽然公社还在起步阶段,但他们的目标却超越了一般的自救:一方面是生态农业不能以赚钱为目的,重要的是吃得安全又健康;另一方面是要搞城乡对接双向扶贫,往集体经济的方向发展,实现共同富裕。

在中国社科院邢东田老师的倡导下,黄河共富公社认为“双向扶贫”是通过生态农业把城市消费和农村生产进行对接,一石双鸟,同时解决城市食物安全匮乏和农村经济贫困这两个问题。虽然在城市消费者一端,目前城市底层贫困群众难以参加这双向“扶贫”,但是既然黄河共富公社是以建设开放的、平等的集体经济为目标,那我们期待他们能找到让城市底层群众参与的方法。

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公社发起人之一范鑫老师在食物主权年会上的讲话,了解一下他们在生态合作农业上的探索之路。

2017年11月11-12日,人民食物主权年会“生态农业与合作实践”在云南昆明顺利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思考者与行动者们齐聚一堂,分享经验,探索出路。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的枪林弹雨中,这样的探索与实践显得尤为紧迫。为将“吃饭”的权利紧紧握在人民的手中而不被剥夺,我们希望提供一个分享与讨论的平台。人民食物主权正陆续推出本次年会的精彩发言,敬请关注。

非常抱歉,因为一些其他原因,我也没有认真地写一个稿,你看看大家都有什么图片、稿,我没有,这个在此向大家表示歉意。

首先就是说,感谢人民食物主权这个平台,给我带来这个机会。也谈不上跟大家分享,因为我们这个黄河共富公社是从去年,即2016年5月份开始,到现在才一年半的时间。我们是生态农业方面的一个新手,没有多少经验,更多的可能是一些想法,给大家汇报一下。在座的各位老师、同行,真诚地希望大家多多指点。

搞生态农业不是创GDP

我给大家汇报、交流主要以下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的做法和想法。我先讲一个网络上流行的段子,有一个大和尚和一个小和尚去外面化缘,化缘的时候大和尚化缘到了5000万,然后在回去的路上,小和尚一分钱没化缘到,小和尚说你把5000万给我点,大和尚不想给。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狗屎,大和尚说你把狗屎吃了,那我就给你,小和尚想要5000万,吃就吃了。他一咬牙把那个狗屎吃了,那大和尚没办法了,他就把这个5000万给小和尚了。给了以后大和尚闷闷不乐,我说这5000万他轻轻松松,吃坨狗屎就得到了,大和尚就问小和尚要。小和尚吃了坨狗屎,那胃里一直反胃,一直不舒服,正好他又看了一坨狗屎,他说你把这坨狗屎吃了,我把5000万给你,这大和尚一咬牙,把这一堆狗屎又吃了,回到庙里面,两个人坐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生闷气,还是5000万,一人吃了一堆狗屎,是,大家听了很可笑是吧?实际这个问题就是可笑也不可笑。后来老和尚看到这个情况,老和尚问你们为什么生气,两个人说了。老和尚说,你们不要生气,大和尚要了5000万,我们庙里面的GDP增加了5000万。小和尚又吃了坨狗屎,大和尚消费了5000万。那个小和尚得到了5000万,我们庙里的GDP增加了一个亿。大和尚又吃了坨狗屎,小和尚又消费了5000万,我们庙里面现在GDP是1亿5000万,翻了三番。
 
这个说明什么问题?简单的说,就是单纯的以盈利为目的,以挣钱为目的造成了许多生态农业各方面的社会问题。搞转基因种子是GDP、搞化肥是GDP、搞农药是GDP,大家吃出病来去看医生是GDP。每一个环节都是GDP,最后把你吃的送到墓地里面了,买墓地也是GDP。
 
这个问题也是我们要搞生态农业的初衷,这问题怎么解决?看到社会有好多有机认证,安全吗?就是邢(东田)老师说的话:你了解吗?信息对称吗?是不是靠谱的生产者在靠谱的环境上,生产的靠谱的产品,这我们不知道。就是说,面对社会上的农产品,我们无法确定他的质量。那么应该怎么办?我们就想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样最初由我发起联合了六个人,包含三个公务员、一个教师、一个律师、一个退休工人,开始搞这个事。
 
最开始自己搞的时候,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受了我母亲的启发。我姊妹五个,我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村的农民,还是一个有文化的农民。在生产队的时候,曾经当过记公分的记分员,就说有点文化。我母亲在家,我们姊妹五个都在外面上班,母亲到我们这家住两天,那家住两天的,时间长了在城市住不惯,就在家弄两亩地。她大部分时间的话就在家种地,种两亩地,种了多种多样的蔬菜、水果、粮食,让我们自己吃。我亲姨种着葡萄,说葡萄熟了还叫我们趁假期的时候去地采摘,那葡萄长得大、非常好看。但后来我母亲把我姨妈那个树苗种到我们家里,种出来以后,葡萄这么小(非常小)。我母亲对我姨妈说,说怎么长得这么小了,我姨就笑了,过了一会才说,你用膨大素蘸一蘸就大了。但是我以前去我姨家地采摘,因为是亲戚家的都比较放心,可她就没说过,她的葡萄蘸了膨大素什么的。后来我母亲说咱也别蘸膨大素了,咱们就这样吃吧,像我姨这样的亲戚的东西也不能使人放心,这也是促使我下决心,“带着大家自己种自己吃”这个想法就产生了。

自己生产,丰衣足食:合作社的起步

我们刚开始就是像安阳同心公社的老师说的那样,先选地方。去年5月份的时候,在我的老家选到了一块。因为在平原地带,想选一个远离污染源的,相对封闭的,不太好选。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块,就是说所谓的荒地,北边是绿化带,南边是河,东边是树林,西边跟着其它地隔了一道树和一条路,叫相对封闭一点,我们把它租下来。
 
当时因为是在我们老家,拿到50亩地,还算是价格不太高。去年5月份我们拿到地,马上就开始种植生产。我们开始先自己搞,后来雇了一个老农民,然后我们又有一个人加入,他也经常在地里边。到今年2017年春天的时候,我们就在朋友圈发了一下扩股的事。就是说在自己的一个朋友圈,说我们这个地种来自己吃,生产安全食品,大家可以参加。发了一下以后,今年春天的时候增加到18个人,我觉得这个数字好像比较特别,有些特别的意义。所以我们就信心百倍,就开始干。


我们刚开始是六个发起人,今年春天就发展到18个人,18个人开始对这50亩地进行了规划。规划大致分为四个区:一个就是蔬菜区;一个就是水果区,种了十几亩水果的果树,今天春天刚种的,这个规划大致是一个休闲采摘生态园的性质,后面规划有什么小凉亭、道路,但是现在都没有搞起来,先把树苗种起来了;第三是主粮区,种大豆、玉米、小麦等作物;第四是养殖区,我们那个地方有树的,就是在我们前面承包的承包人,他种的树长得非常不好,但是我们就是给他进行修剪,改造以后把那个圈起来弄成一个养殖区。养殖区目前有几百只鸡,有几十只鹅,几头羊,旁边刚还挖了一个坑,准备养鱼现在还没开始。

农场规划效果图

生态种植的经验:没有虫害的秘诀

说到这一点的话,就是说今天咱们前面那个袁勇老师讲的,那个生态农业,这个我有非常深的体会。我当时想的可能没有袁老师这么高的理论水平,就受我母亲启发进行多样化种植。再一个我们没有请专家,就我母亲在农村种了一辈子地,具体种什么,有个老农民就雇着,长期在我们农场干活,种什么我主要参考母亲的意见,种什么怎么种,就是生物的多样化,自然而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问题。
 
我在去年即2016年的时候在郑州听过一次课,当时听好多搞生态农业的说,害虫把庄稼吃得没办法,怎么办呀,咋回事。当时我还没开始,听了以后比较害怕,一直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后来有一次种菜,我就担心虫子要吃菜。我母亲说没事,那个空心菜,你不想让吃空心菜的话,旁边种着莙荙菜(即叶用甜菜),它吃莙荙菜就不吃空心菜了。后来试了一下就是,那莙荙菜种一小溜,虫子就吃了那个,不吃这个空心菜,它要是不吃那个它就要吃这个。要么你就用农药了,用农药以后,那个不就与咱们的初心本意相违背了吗?我们是不上化肥,不用农药,非转基因,不用除草剂的。
 
我们这一年多没有发生过一次大的虫害,倒是那个草发生了一次大的威胁,但也化威胁为优势了。今年种豆的时候,天气不好,种了一次没出来,又种了一次,结果豆苗长得稀,草长出来以后,草比豆长得快。过去的话,我们有时候还锄锄草,现在想着,这么多草锄下来,剩这么少的豆苗怎么办?咱们好了,那就不管它了,就撂荒了。最后草完全把豆掩盖住了,等到后来一看,草平得像那个人工的足球操场一样,非常好看。但是那个豆一点没有收,怎么办?我说咱们不是有鸡嘛,那么软网拉过去,鸡鹅赶过去让它吃,吃过之后,剩下这几个月种小麦的时候,把那个地一翻一耕作,掩埋下去,就相当于农家肥了,当时我就这样想的,没有很多的理论。但是今天听了那个袁老师的课以后,我才感觉到就是袁老师讲的那些理念。我们无意中的多样化种植,符合了自然界的生态平衡的要求。


我们今年春天搞了一次扩股就发展到18个人,到今年秋天9月份的时候,我们又搞了一次活动,邢(东田)老师也到场给我们讲了讲课。我们在微信朋友圈一发,谁愿意过来入股的就参加。这么一说,现在发展到36个人,跟安阳同心公社陈老师那边的人数是一样的。我们还有登记的消费者一百多人,(那入股的36人是)一人交5000块钱,没有交钱入股的还有一百多人自愿做消费者,就是说我们种植的产品他们愿意吃但没有交钱入股。

今年9月份邢东田老师在农场讲课

集体生态社区的未来:一起参与、互相帮助、共同富裕

我们合作社的农产品一般以对入股社员分配为主,多余的对外卖一点。但是目前为止,只有这三种产品对外卖过一点:一个是我们种的西瓜特别好吃,有些人非得要,虽然不够分,但是也少量卖一点;第二,我们这种小麦种得比较多,对外卖一点;第三就是我们大豆轧的一种豆制品,叫蛋白肉或叫人造肉。我们农场其它产品都是不够社员分的。
 
这是我们大的组织过程,我们感觉这个发展还可以吧,越来越好,信心越来越足。我们的想法就是成立黄河共富公社,下面有三个合作社:一个是消费合作社,以消费主体带动生产;第二个是生产合作社,带动农村的生产,对农场周边三个村的农民进行组织,推动成立生产合作社,我们计划第一步先在生产合作社内联合起来,进行种子、化肥、耕作、交易等等方面统一,集体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给农民带来实惠,然后与消费合作社相结合逐渐转到生态农业方面;然后我们还计划成立供销合作社。现在消费合作社有30多人,希望能够在三年左右发展到100人或者200人的时候,规模上去了,成本降低,这时候能达到一个目标,就是说每天或者隔一天给市里面消费者配送蔬菜,然后三天五天配送一次蛋类或者肉类,这是三年的一个小目标,然后五年的小目标,就是说把这个供销合作社建起来以后,跟全国其它地方的合作社的农产品的生产者联系起来,买外地的产品,输出我们的产品,这样进行供销,这个时候就要赚钱了。就是说五年以后我们希望能够有所盈利,但是我们在思想上就说是生态农业,应该以人为主,不能以赚钱为主,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赚多少钱,50亩地,30多个人能赚什么钱,赚不了钱的。我们自己解决自己吃的问题,以人为主,而不以钱为主。我觉得这是生态农业和我们这个合作社,比较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这个合作社未来的发展,就是形成一个具有集体经济性质的生态社区。
 
这个集体经济性的生态社区以生态农业为基础平台,联系城镇各行各业各地生态产品的消费者和农村生产者。城市消费者出钱为主,对农村贫困者进行经济扶贫。农村人出土地,出工为主,生产的农产品对城市进行生态农业的产品扶贫。这个就是邢老师讲的城乡一体双向扶贫。我们现在在那个农场屋里面挂着大幅标语,就是“城乡一体双向扶贫”。我们将共同发展,最后发展成一个具有社会主义集体经济性质的,以现代化信息交通联系为范围的开放性的一个社区。就是与前面段书记和杨书记讲的一个传统的集体化农村相似又不大相同,与以前集体化的农村社区、农村村庄不同,与城市的那个生活居住受限制的小区也不同。我们这是一个开放型的集体经济社区,这是我们的长远目标。


我们就是要走共同参与、相互帮助、以强助弱、共同发展的集体经济道路。人应该联合到一块才有力量,联合到一块的关键就是要有集体,关键就是要联合起来,强的要带动一下弱的。如果不是强者带动下弱者,那么强者就是把弱者的钱装到自己兜里边,这个就发展不起来,就会出现矛盾。
 
我们这个合作社模式的好处就是:第一,以消费者需求制定产品生产计划,不能让大量产品过剩销售不出去,产生赔钱的问题,也叫计划经济;第二,以消费者为主体的集体经济模式,解决了生产农产品质量造假的问题,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信誉问题,我们自己种植自己吃,所以不存在信任危机问题;再一个以城市消费者强的经济方面,帮助农村贫困的方面,解决了一般我们现在社会上扶贫工作当中的档案扶贫,数据扶贫,一些服务工作方面的一个不好的地方。我们自然形成帮扶系统,不等不靠国家财政政策,以集体经济模式各尽所能为手段,不论什么身份的,到我们这个地方大家是平等的。
 
最后说一句,就是这个集体经济也好,这个生态农业也好,要以人为本,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文化(建设)。跟段书记讲的一样,要有一个好的带头人,一个好的班子,一个好的发展路子,但是我还要加上一点,要在集体经济当中注意思想建设,没有思想建设,那么单纯靠制度约束人,人是一定会钻制度的空子的。刚才安阳同心公社的讲因为没有制定退出制度产生了矛盾。但实际是制定了退出制度,照样会发生矛盾。所以要以人为主,以德先行,这样才能够发展壮大。
 
好,谢谢大家。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