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粮食与政治:跨国公司控制世界的秘密

2016-3-30 22:08

原作者: 周立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食品巨头正在形成“粮食帝国”,通过粮食自由贸易和粮食援助两大武器,谋取出口利润,同时控制拉美、非洲的粮食生产体系。食品行业巨兽联盟,进一步加强了对市场垄断的控制,遏住了粮食生产者的咽喉,也使得消费者在消费品种、消费价格和数量上,也别无选择。粮食帝国也塑造了粮食政治,粮食成为大国政治外交的手段,用以干预别国内政。国家利益与经济利益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危及全球每个地方农业与食品体系的农产品贸易自由化浪潮。





 
       有学者认为,在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食品巨头正在形成“粮食帝国”。美国大型食品公司首先控制了全美大部分粮食,而后获得国际影响力。
 
  它们采用两大“法宝”操纵粮价:一是推行粮食自由贸易,美国政府对粮食生产予以高额补贴,因此粮价比一般国家低,食品公司想尽办法推动各国实现粮食自由贸易,以便顺利出口牟取利润;二是通过粮食援助控制发展中国家的农业。粮食援助是食品帝国常用的“毒品”:在诸多非洲国家,接受粮食援助的条件之一就是要为美国生产香蕉、可可等经济作物,这些国家的粮食生产因此荒废,沦为附庸。
 
  不仅如此,近年来,美国食品业的结盟,大大加强了其市场垄断力度。在北美,康纳格拉冷冻食品公司与杜邦公司(ConAgra/Dupont)、谷物巨头嘉吉与种子公司孟山都(Cargill/Monsanto)、诺华公司与粮油公司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Novartis/ADM)已经形成了三个食物联合体,控制了北美的整条食物链,影响力扩张到全球。
 
  例如,控制全球谷物与蔬菜种子23%~41%份额的孟山都公司,与谷物巨头嘉吉结盟后,如果农民需要贷款购买孟山都的种子,就得去嘉吉旗下的埃尔斯沃思银行。无论粮价涨跌,它们都可旱涝保收:涨价会使粮食初级产品受益增加;跌价时食品加工贸易则可受惠。受粮食短缺之苦的,则是发展中国家的国民。
 
  在大型食品公司的控制下,不仅农业生产者别无选择,消费者在消费品种、消费价格和数量上,也别无选择。只是消费者的钱包由于被食品公司视为“上帝”,所以,公司对待消费者比对待农业生产者要客气许多。粗暴的直接命令方式,被一系列的广告宣传、健康咨询、品位塑造等洗脑方式取而代之。
 
“食物帝国”推动了粮食政治
 
       我们看几则粮食援助和禁运的实例,去理解粮食政治的一部分—粮食援助这个比石油贸易更为强大的政治武器。
 
  1945年,南斯拉夫在铁托总统的领导下进行改革,试图摆脱苏联对南斯拉夫的控制。这时,美国伸出了“友谊”之手,为南斯拉夫提供了巨大的粮食援助。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美国等西方盟国随即对中国实行包括粮食在内的全面封锁和商品禁运,妄图将新生的共和国扼杀在摇篮之中。美国对中国的禁运一直延续到20世紀70年代初期。
 
  1965~1967年间,美国总统约翰逊曾对印度采取限制出口粮食的政策,从而最终迫使印度改变其反对美国入侵越南的外交政策。
 
  1970年,当“马克思主义者”萨尔瓦多-阿连德当选为智利总统后,美国对智利的粮食援助立即停止了。阿连德领导下的大众联合政府,却是致力于农业改革和公平分配的。在阿连德下台后,美国的粮食援助很快又恢复了。粮食援助是尼克松政府反对阿连德所采取的秘密战略的组成部分。
 
  1973年,美国由于国内食品价格史无前例地上涨,对大豆、棉籽及其制品实行禁运。日本97%的大豆依靠进口,其中92%来自美国,因此而受害最大。
 
  1980~1981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对其实行谷物禁运。但当20世紀80年代末苏联进行改革时,西方议员阿德-梅尔科特立即指出:苏联需要多少粮食就提供多少粮食。之后是苏联解体。
 
  粮食援助的另一侧面,则不仅仅限于这样的短期事件,而是打击、改变进而控制受援国的农业生产体系,让这些国家形成对美国等援助国的经济依赖与政治依赖。这就是非洲和拉丁美洲许多国家沦为美国附属国的奥秘。
 
  所谓“没有扭曲的、充分竞争的、跨国界的、完备的市场体系”,仅仅是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带有乌托邦色彩的幻想,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粮食贸易或援助时常作为大国政治外交的手段,用以干预别国内政。曾是美国里根政府农业部长的约翰-布洛克在一次听证会上直言不讳地说:“粮食是一件武器,而使用它的方式就是把各个国家系在我们身上,那样它们就不愿和我们捣乱。”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份报告说,第三世界国家缺粮“使美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力量……华盛顿对广大的缺粮者实际上就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政治家所关心的国家利益,与食物集团关心的经济利益结合在一起,就促成了危及全球每个地方农业与食品体系的农产品贸易自由化浪潮。
 
  主要农业发达国家,在农产品自由贸易框架下,已经将世界各国的农业生产,绑上了同一辆战车:要么各国比拼财力,进行补贴生产竞争;要么让出农产品市场,由这些国家提供低价格粮食和一整套食物体系。由此,产生对粮食生产国的全面依赖。2006年年底以来的全球粮食价格上涨,已经清楚表明了这种依赖性。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