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北京遭外卖垃圾“围城” 写字楼成“重灾区”

2017-9-2 16:45

原作者: 记者 信娜 潘佳锟 卢通 实习生 李强 来自: 新京报
食物主权按:每周最少有4亿份外卖飞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也意味着至少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4亿个塑料袋和4亿套一次性餐具成为垃圾。而这些垃圾无法降解也无法回收,一座又一座焚烧厂陆续在北京城郊外耸起。比起如何处理这些垃圾,我们更希望读者思考垃圾如何产生,以及如何才有减少的可能。

图片来源:“乙图”公众号

足不出户轻点手机,大概十几分钟后一份热腾腾的美食便摆在了面前。近两年,随着外卖行业迅速发展,不断增长的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担忧。外卖平台、商家能否从源头控制餐盒材质及数量?巨量的外卖垃圾又该如何处理?

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目前市场上餐盒材质主要为PP5(聚丙烯),这类材料虽然有无毒害、耐高温等优点,但其不可降解的特点却引出了垃圾处理难题。

记者从市城管委了解到,目前外卖垃圾中的塑料制品回收量极低,多数外卖垃圾都通过焚烧处理。

针对餐盒质量监控问题,市食药监局表示,目前尚无针对外卖餐盒具体成分的标准,“无毒无害,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就行”。

餐盒由商家自己负责,平台对其无质量要求

在外卖餐盒产生的源头,各家外卖平台在商户入驻时,是否会针对餐盒质量提出要求?记者探访发现,各主流外卖平台均没有对餐盒提出具体要求。

美团外卖一位郑姓市场经理表示,目前外卖包装都由商家自己负责,平台并不免费提供。“这种东西属于商家售给顾客的,由他们自己提供。”一位美团外卖骑手也证实,外卖包装基本上都由商家自行准备的。

“饿了么”商户中心一位客服人员告诉记者,对入驻商户的餐盒在材质、质量上并无具体要求,只要求包装必须严实,没有漏撒。工作人员介绍,一般情况下平台不会提供餐盒售卖服务,由商户自己采购。在被问及如何管控商户自行采购的餐盒是否环保时,工作人员表示,平台没有给出具体要求,但商户应该有这样的意识,“肯定不能含有有害物质”。

记者探访北京朝阳区、东城区十一家商户发现,外卖商户使用的餐盒全部都由商家从线上、批发商处采购,其材质主要为PP5材质。 

目前常见的PP5(聚丙烯)材质餐盒。
新京报记者 卢通 摄
 
东城区一家山西面食店的老板告诉记者,自己使用的餐盒都是市面上常见的透明餐盒,是从线上批发商处购买。这位老板提供的餐盒显示,餐盒上标有“pp5”“QS生产许可”和微波炉许可等标志,其使用温度为“100℃至20℃”。老板介绍,自己也不清楚这类餐盒是否为环保材料,但可以保证无毒无害。不过,遇到顾客询问是否能使用这类餐盒加热,他出于保险起见,还是提醒不要加热。至于使用量,要根据销量来定,每天使用量在30至50个左右。

餐盒销量以卡车计 多数不可降解

一家入驻天猫的餐盒供应商告诉记者,他们的销量用卡车来衡量,每年平均销售达3000卡车,每卡车能装200箱,每箱有300套餐具,即每年可销售1.8亿套。
 
不同的产品配方和添加的化学成分都不一样,但其原材料主要是PP5。该商家的天猫网站店铺也注明:产品采用聚丙烯材料,无毒无害无气味,并且通过国家食品卫生认证,符合国家食品要求。
 
谈及材料是否环保,该商家保证“绝对安全无毒”,但是否可降解却无法保证。据其解释,真正可降解的一次性餐盒成本价很高,一般的外卖商家并不愿意购买,少量可降解产品主要供应高端酒店。他们在天猫上做的时间比较久,客户定位已经稳定,“普遍都比较低端。”

写字楼成外卖垃圾“重灾区”

每日穿梭在建外SOHO写字楼里的小李(化名)已经很难想象没有外卖的日子。她在B区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工作日的午餐,订外卖成为小李的常态选择。“基本工作日都会订外卖”,她说,公司其他人也基本以外卖为主,个别人会选择出去吃。
 
下午将近一点,写字楼楼梯间最常见的景象便是穿着各色工作服的送餐员在楼道内“飞奔”。一位送餐员一手提了6份外卖,等候在电梯旁。他不断挪着脚,又看看手表,似乎准备随时冲进即将开启的电梯。
 
这名送餐员平时负责给周边写字楼送餐,他告诉记者,“大概11点半开始,订单会大量增加。有时候一个中午要送30到40份外卖”。不过,他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送餐员负责周边写字楼的外卖。“可能十几个吧”,他有些含混地说。
 
每天大量的外卖垃圾都被扔进每层楼的垃圾房内。一位负责清洁的工作人员说,中午时候一般多是外卖垃圾,多的时候一层就能收拾五六袋。记者在未封口的垃圾箱内看到散乱堆放的外卖盒,有些还剩下大半碗麻辣烫。
 
一位正在收集各个楼层垃圾袋的工作人员说,从下午开始,一直到晚上下班前,他需要不间断工作,才能把每层垃圾房捆扎好的垃圾收净,再送到楼下临时堆放垃圾的地方。“工作日时,一天平均要收十七八车垃圾,每车大概30袋垃圾”。这样算下来,一天大概产生数百袋垃圾。
 
在另一处位于大望路的写字楼内,写字楼内的垃圾桶也被外卖垃圾塞满了,垃圾袋内露出塑料餐盒和剩下的食物等。

外卖餐盒材质暂无明确标准

美团外卖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目前美团每日订单量达1200万份,累计用户2亿。另据NGO组织“素社”引用“饿了么”发布的中国外卖大数据显示,中国市场规模达到6亿。2016年在线外卖用户消费频次,每周消费3次以上的用户占比高达63.3%。
 
该公益组织统计,按照上述这种消费方式,每周至少有4亿份外卖“飞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至少产生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和4亿个塑料袋,以及4亿份一次性餐具的废弃。
 
它们的平均使用时间为25分钟,所承担的使命就是在不到半小时的派送过程中,保证用户的外卖不被混淆。而使用过后,每个被废弃的塑料袋的降解至少需要470年。除焚烧外,据统计,每年约有800万吨的塑料倾倒入海洋。中国的塑料倾倒量大致占三分之一,位居全世界第一。
 
如此巨大的使用量,相关部门对餐盒材质标准有无明确要求?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部门表示,对于外卖行业使用的餐盒,目前尚未有具体成分标准。而对于是否为可降解环保材料、是否有利于日后处理则没有相关规定。“无毒无害,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就行。”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不可降解材料为何成主流?

中国环境保护组织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称,目前市场上主要的外卖餐盒分为四大类: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PP5塑料餐具、纸质餐具以及可降解餐具。其中,PP5因无毒无味、重量较轻、耐高温等优点,被广泛用于餐盒包装当中。
 
“PP5广泛用于外卖,还与中国饮食特色和烹饪结构有关。”马军解释道,与国外相比,国内外带食品多汤汁、油水,不宜用纸袋等材料打包。而PP5材料本身的特性,被外面打包广泛应用,有其必然性。
 
他表示,PP5虽不可降解,但目前外卖的包装主要还是考虑其可以达到质量要求,能够保证健康卫生。
 
对于市场上被宣传推广的可食用外卖餐盒和餐具,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王伟称,这些材料在运输保存环节及卫生较难保证,因此相对而言,PP5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至于其如何处理,他解释,目前国内对于废弃PP5材料的处理方式主要为焚烧用于发电。

外卖垃圾去哪了?

采访中,几乎没有人将盒内剩余的食物与一次性塑料餐具分离。记者看到,垃圾临时堆放处的黑色垃圾袋内,不少塑料餐盒内,还留下丢弃的食物。工作人员介绍,稍晚,这些垃圾将被统一拉走进行处理。
 
外卖垃圾中的废弃食物是否应与一次性塑料制品分离?对此,北京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解释,二次分拣及清洗的成本很高,而且塑料制品再生利用的价值有限。因此,大多不会进行二次分拣。
 
这一说法得到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北京零废弃发起人毛达的赞同。他解释,食品一旦与一次性塑料制品混合,分拣的代价太大。以目前的现状来看,分离后,这些一次性塑料餐具也大多无法循环利用。
 
北京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回应,这些外卖垃圾大多焚烧处理,不会增加难度。这些塑料制品热值较高,焚烧时可适当助燃。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共有6座在运垃圾焚烧厂,包括高安屯焚烧二期及鲁家山焚烧厂等。接下来,北京仍将加紧建设生活垃圾处理设施。
 
城管委相关负责人此前介绍,目前,正在加紧推进建设20项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其中有5处垃圾焚烧厂是今年力推的,包括阿苏卫、通州、顺义二期、密云、怀柔等焚烧处理设施。2020年,垃圾的消纳能力要跟实际垃圾产生量相匹配,甚至要有较大弹性。

外卖垃圾是否可再生利用?

外卖垃圾中塑料制品占比较大,这些塑料是否可回收再利用?对此,上述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并不乐观。他曾做过相关调研,发现这些塑料餐盒质地很薄,不好再生。在可回收领域并不“吃香”。“目前来看,市场对这类塑料需求并不大”,他说。
 
一位从事再生资源领域十余年的从业者说,这样的塑料餐盒甚至没有纸制品“值钱”。他举例,现在,回收一吨塑料餐盒大概卖600块左右,附加值较低。一般都是做成颗粒后,再重新卖给塑料厂。如果是发泡餐具,价格会更低。
 
回收利用前景低迷,上述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及毛达均呼吁,应从源头进行垃圾减量。毛达说,一旦产生垃圾,后续措施都是“无奈之举”。产生越多,风险越大。他认为,首先应减少外卖垃圾产量,如减少订外卖,或降低使用一次性餐具频率。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