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从农药到纸尿布:揭秘美国化学品安全性检测的惊人内幕

2017-9-2 16:30

原作者: Rebekah Wilce;翻译:鞠瑶;校对:马齿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近日,美国的两个民间机构曝光了一批名为“毒害报告”的文件,揭露了化工产品安全性检测的内幕。早在1970年代末,独立检测机构“工业生物实验室(IBT)”已承接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环保署(EPA)所监管化工产品约35-40%的毒理学实验,可是却存在大量的舞弊和违规行为。事件被揭发后,美国EPA与加拿大健康保护部邀请化工行业的高管举行闭门会议,商讨应对IBT问题的解决办法。“毒害报告”,包括超过2万份文件,让消费者清楚地了解所谓第三方独立检测机构与环保部门及化工行业的勾结。尽管IBT的三名官员已经锒铛入狱,可是化工行业所制造的大量毒害还在持续,消费者的权益正不断被侵害。同样的事件也发生在中国,2014年9月北京市民向农业部提起首次行政诉讼,要求公开孟山都除草剂“农达”(草甘膦配方)毒理学动物实验报告。可是尽管草甘膦已被世卫组织定为“可能致癌物”,几经波折之后,2016年12月法院的判决书却驳回市民公开孟山都文件的要求。 



独立的化学品检测行业披着一件光鲜的外衣。
 
公众一度放心地认为,人们日常接触到的化工产品是经过严密的检测才发放安全证书的:实验技术人员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外套,谨慎地进行科学实验,就连研究使用的动物也会整齐地排列在笼子里。
 
但早在1980年代初联邦大陪审团的调查中就发现,美国最大的化工检测实验室“工业生物实验室(IBT)”,就曾用淹死在饲料槽里的老鼠进行实验。
 
死亡的动物会很快地腐烂,“他们腐烂的躯体从笼子底部溢出[1],躺在渗水托盘里的紫色水坑中”。他们甚至为这些安全性实验的原始数据造了一个缩写词“TBD/TDA”,后来才知道意思是“严重腐烂(too badly decomposed)”[2]。
 
IBT为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所监管的产品以及环保署(EPA)所监管的杀虫剂和化学品承担了大约35%-40%的毒理学实验,而以上仅仅只是IBT众多鲜为人知的问题中的一个。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食品药品管理局的科学家们就首次发现了IBT的舞弊与违规行为,而后他们在参议院听证会[3]上告发了IBT。很快,环保署不得不着手处理IBT的问题。他们私底下做了估算,IBT提供给他们的用于化学品注册登记的检测数据中,有80%是凭空捏造的、经过篡改的或是无效的。


IBT的丑闻给美国环保署带来了巨大的潜在危机。既然我们已经得知几乎每一个IBT的测试都有严重纰漏并可以推断是欺骗性的,那么环保署应该组织这些化工品进行重新检测,并撤回每一个通过IBT检测而取得的安全证书。按理来说,这种措施从科学层面来讲是必须的。但这样做同时会对化工产业带来严重后果,打击公众信心,以及在对刚成立不久的环保署自身造成负面影响。

1978年10月3日,在佛吉尼亚州的豪生汽车旅馆(Howard Johnson Motor Inn)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议,会议的记录[4]揭示了美国环保署接下来为应对丑闻的所作所为。这是一个旨在解决IBT“问题”的会议,参会方包括来自美国环保署和加拿大健康保护部的高级官员以及化工行业的高管。
 
会议的记录包括超过2万份文件,稿件重量超过3吨,近日被“生物科学资源项目(Bioscience Resource Project)”[5]和“媒体与民主中心”(Center for Media and Democracy)[6]曝光到一个名叫“毒害报告”[7]的网站上。大部分的“毒害报告”由作家和行动积极分子卡罗尔·万·斯特鲁姆(Carol Van Strum)[8]收集而来。她的资料来源是化学污染调查中取得的公益诉讼材料和申请记录公开所得到的信息。这些报告由记者彼得·冯·斯塔克博格(Peter von Stackelberg)[9]变为电子文档。万·斯特鲁姆的传奇故事已在本周详细地发布在调查新闻网“拦截(the Intercept)”[10]上。

斯特鲁姆(左一)与斯塔克博格(右一)在整理“毒害报告”

密谋串通

“毒害报告”[11]提供了大量的珍藏资料,这些资料一直可以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可以让我们重新发现化工产业和监管部门的历史文件和通信内容。透过行内人士的口中,我们了解到在当时,关于化学品毒性的信息有多少被公开,在何时被公开,又是被谁公开的。
 
豪生会议的记录提供了资料宝库的一个典型例子。记录使我们可以“偷听”几十年前的谈话,这些内容对今天的我们仍然有所启发。
 
生物科学资源项目[12]主任乔纳森·莱瑟姆(Jonathan Latham)博士说:“这份记录和‘毒害报告’中的其他文件是美国环保署日常监管失职,跟业界合谋的历史见证。环保署长期跟化工行业勾结,导致这一保护美国公众免受化学品伤害的体制失效。”

IBT的实验“没有一个”是无误的

豪生会议旨在讨论IBT丑闻及其解决办法。当天,在阿林顿豪生旅馆会议室亮橙色的屋顶下,与会者就如何处理实验动物遗骸、欺诈和错误数据等话题进行了讨论。但会议并没有消费者群体、环保团体或者是公众代表出席。
 
会议开始时,环保署下属“监管分析与实验室审计”部的主任弗雷德·阿诺德(Fred Arnold),向化工企业代表保证,没有一种化工产品需要从市场下架,尽管这些产品的安全性试验已经被看出有破绽。
 
阿诺德说:“我们认为,(替换所有的IBT数据)既不符合环保署的利益,也不符合公众利益或注册商的利益,因为IBT所承接的大量研究其结果是令人满意的”(第6页)。
 
然而阿诺德对这些研究所下的“令人满意”的判断在会上被多次证明是自相矛盾的。比如说,他后来又声称,IBT的研究没有一个是无误的。环保署农药项目办公室下属农药特别审查小组的顾问阿瑟·帕洛塔(Arthur Pallotta)博士表示,“IBT的试验只有极个别不存在数据出入、差错和遗漏(第27页)。”在会议记录的另外几页,环保署承认IBT的实验结果有超过80%是无效的(第123页)。
 
但是,阿诺德认为重新启动实验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这一说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为化工产品免遭市场下架,为安抚民众,甚至为IBT擦屁股制造了借口。到了1983年,美国环保署已经确认,他们委托给IBT的研究中有超过90%[13]存在严重问题,结果是无效的。

“补救措施”:忽略实验控制组

会议刚开始不久,环保署就列出一份IBT的错误清单,他们准备对错误逐个进行掩盖,以彰显自己在“确认” IBT实验的工作到位。


会议刚开始不久,环保署就列出一份IBT的错误清单,他们准备对错误逐个进行掩盖,以彰显自己在“确认” IBT实验的工作到位。
 
他们准备忽视实验动物从实验中消失(或是增加)的问题。对实验中出现这样的不当记录,当时——即便现在也没有——他们没有试图做任何统计方面的补救措施。美国环保署对此问题进行了掩饰。
 
同样糟糕的是,许多IBT的实验所持续的过程比协议的要求要短。加拿大健康保护部的大卫·克莱格(David Clegg)在会议上解释说:
 
“ 现在,我们手头有一个90天的实验,假设,这个实验从六月一号开始。实际上我们看到,实验材料邮寄的发票是六月九日开的,投喂食物的配制单是六月十二日才开始做的。换句话来说,依照原始数据的记录,到投喂食物准备好的时候,90天的研究里已经过去了12天。当然,这并不是说因此实验就是无效的。你依然可以通过实验获取一些信息,但是实验的基准应该以实际天数为准,改为88天,或者说实际进行的天数。实验的结论也应该建立在这个基准之上。”

环保署还指出,IBT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实验的控制组。IBT有一个系统被称为“一般控制组”。这些控制组被放置在不同的房间,或者在不同时间进行对比,可能还是用不同批次的实验老鼠。环保署提议将这些实验拼凑在一起,以充分利用这些控制组。克莱格愧疚地说道:

“ 我对这种做法的科学性感到不是十分满意,但我们这样做已经是在尝试找一种补救办法了。如果我们能从中得到一个适用于各种实验的合理的控制基准,那么,今后的实验即使没有控制组,我们仍然可以让实验组对照这些控制组”(第41页)。”

美国环保署采用未经签署的实验报告

环保署的阿诺德在会上也承认了环保署的欺诈历史。生产商如果重审IBT发来的原始数据时会发现,当时环保署检测了组织样本,并宣称“没有显著的发现”,但事实上“问题体现在器官上,但这没有引起注意(第102页)”。
 
到环保署和食品药品管理局开始密切关注检测的实验室时,IBT已经在自己的报告中实施一项“不签名政策”,从会议记录来看,IBT的雇员显然并不愿意支持的实验报告中的结论。

正如弗雷德·阿诺德告诉与会者道,“参加了早期实验的不少科学家们现在已经不再参与实验,因此没有人能断言,实验报告中的所有内容都是从原始数据推导出来的”(第63-64页)。
 
阿诺德承认美国环保署过去有时也会接受未签名的研究报告。他说因对签名问题的补救措施就是采用这种没有经过签名的研究报告,因为这能够不使“现阶段(和过去)出现双重标准”,这样做其实等于把IBT自创的做法照搬过来。
 
后来,我们在法庭诉讼文件中还发现了IBT甚至有伪造签名的行为。


霍生事件当事人自食其果

三名IBT的官员锒铛入狱,使大规模的科学骗局暂告一段落,但这并不等于故事已经完全结束。
 
莱瑟姆说:“正如霍生事件的记录所揭露的那样,IBT的大量试验没有被要求重新进行,并且依旧成为美国化工监管体系的政策依据。”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在1984年4月10日刊登新闻: IBT三名前官员因为在递交给政府的材料造假而被判以3个月到1年的有期徒刑。
 
毒害报告的网站和文档宝库由纽约州伊萨卡市的“生物科学资源项目组”和威斯康星州麦迪逊的”媒体与民众中心“提供。你可以在PoisonPapers.org查找毒害报告的资料。你也可以在这里阅读豪生会议的记录[14]。
 
发现:资料库中有两万多份文件,其中的一些已经浮出水面多年。许多报告从来没有在网上公布,也没有公开介绍。因此毒害报告为研究人员、公众和媒体提供一个独特的途径来了解更多信息,比如关于化学品毒性的信息有多少被公开,在何时被公开,又是被谁公开的。
 
获取:你可以从网站Poison Papers.org这个网站上获取这些报告。如果要知道如何最高效地查阅这些老旧资料,可以查阅这个

“毒害报告”揭密

机密:“毒害报告”曝光了美国环保署高度机密的二恶英工作小组的会议记录,这个小组承认二恶英是有剧毒的化学品。这份内部会议记录暴露了环保署一直以来反对监管二恶英或反对设定法定最低标准的做法是错误的。
 
合谋:“毒害报告”证实了,美国环保局跟造纸业和纸浆行业勾结,以此来“打压、修改或延期发布”国会指定的“国家二恶英研究”所得出的结果。该研究曾发现日常生活用品中含有大量二恶英,比如婴儿尿布、咖啡过滤纸,还有纸浆以及造纸厂溢出的废液。
 
欺诈 : “毒害报告”提供了关于IBT丑闻的重要最新数据。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IBT就有丑闻被曝光,其承担的由38个化工厂所生产的140种化学品的超过800项安全性检测,实验是捏造的、歪曲的或错误的。 但是,“毒害报告”指出,美国环保署和加拿大的相关部门——健康保护部——与农药厂勾结,使得不正当注册的产品在市场上得以继续销售,隐瞒众多IBT实验中检测出的大量问题。
 
包庇:这份报告表明,环保署的雇员有证据证明IBT丑闻牵连的独立检测机构和产品远不止官方所承认的那些。

隐瞒:“毒害报告”显示,美国林业局和土地管理局一直使用含二恶英成分的落叶剂橙剂2,4-D和2,4,5-T,可是环保署的研究发现在环境样本和母乳中含有毒性极高的二恶英2,3,7,8-TCDD,但他们却隐瞒了这一研究结果。
 
意图:孟山都首席医疗官乔治·劳什(George Roush)宣誓知悉孟山都没有将其研究所发现的二恶英对工人健康的影响如实地写入科学文献中,比如他们隐瞒了二恶英的负面影响。这些舞弊的研究报告被环保署极大地利用,以此为由规避对二恶英的监管。不仅如此,当退伍军人要求生产商为橙剂对他们造成的伤害赔偿时,环保署利用这些报告来为生产商辩护。

更多相关文章请参见https://www.poisonpapers.org/the-poison-papers/

注释

[1]http://planetwaves.net/contents/faking_it.html

[2]https://www.industrydocumentslibrary.ucsf.edu/tobacco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dustrial_Bio-Test_Laboratories

[4]https://www.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3417915-IBT-Howard-Johnson-Transcript.html

[5]https://bioscienceresource.org/

[6]http://www.exposedbycmd.org/

[7]https://www.poisonpapers.org/

[8]https://www.poisonpapers.org/about-us/carol-van-strum/

[9]https://www.poisonpapers.org/about-us/peter-von-stackelberg/

[10]https://theintercept.com/2017/07/26/chemical-industry-herbicide-poison-papers/

[11]https://www.poisonpapers.org/

[12]https://bioscienceresource.org/

[13]http://planetwaves.net/contents/ibt_guity.html

[14]https://www.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3417915-IBT-Howard-Johnson-Transcript.html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