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谁动了我们的鸡蛋?蒋高明谈欧洲毒鸡蛋事件

2017-8-22 14:20

原作者: 蒋高明 来自: “生态家园”公众号
引言:近期欧洲爆发毒鸡蛋事件,鸡蛋中检测出氟虫腈超标,各国超市鸡蛋纷纷下架,毒鸡蛋更蔓延至韩国、香港等地。为什么本是杀虫剂的氟虫腈会出现在鸡蛋里?声称环境卫生的现代养鸡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一、我们的鸡蛋何时变了?

在谈欧洲毒鸡蛋之前,先简要说说人类目前餐桌上鸡蛋来源的巨大变化。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类经历了由散养到集约化与工业化养鸡的华丽转身,笼养鸡目前几乎全面取代了散养鸡(只有少数发展中国家的偏远农村还存在这种模式),而且国家越发达,食用这种工业化鸡肉和蛋的比例就越高。

笔者大三上普通生态学课时,是在1983年冬季学期,课后实习期间,老师带我们去看一种新型的养鸡模式。老师先在课堂上告诉我们,该模式刚从英国引进到中国,效益非常突出,既节省饲料,又环境卫生,每年可产蛋288个(鸡品种因此叫星杂288,取名每年可产288个蛋的意思)。当年,普通的散养鸡每年产蛋量100多个,笼养后可产生近300个鸡蛋(今天已经进步到年产近400个蛋),面对如此高的产蛋率,连教授动物生态学的大学老师也都唏嘘不已。

去学习取经的养鸡户位于济南市远郊的齐河县,学校租大客车载同学们前往,颠簸近2个小时到了那里。其实,鸡舍就是农户的住房,人搬出去了,将多层的鸡笼搬进了屋里,鸡笼约五六层高,空间狭小,母鸡们待在有电灯照明的房间里,靠人喂养食物和水,母鸡的任务就是产蛋,繁殖的工作由人工取代了。当时对这种模式的印象并不深,只记得房间里的味道很难闻。那还是冬天,如果是夏天,味道一定更难闻。

1991-1992年,笔者在英国利物浦大学做访问学者一年。当时很奇怪英国超市上卖的鸡蛋为什么便宜,折合成人民币也就几毛钱一个,比国内的鸡蛋还便宜,要知道他们普通工人的工资比国内高近100倍。很多留学生在国内是舍不得吃鸡蛋的,到了英国大可放心吃了,因为鸡蛋比蔬菜和肉都便宜。后来,有访问学者和留学生抱怨,鸡蛋吃多了没有好口感了,甚至有人说吃出鸡屎味来。大约中国留学生已经吃腻了,且那种鸡蛋口感的确远远不如散养母鸡自然产的蛋口感好。很多留学生开始怀念起国内的散养鸡蛋来。

之所以做这样的铺垫,是为了进一步了解毒鸡蛋背后的内幕。毒鸡蛋这样的事件不发生在欧洲,在其他国家也是会迟早暴露的。因为欧洲的媒体可自由报告,我们才知道了氟虫腈毒鸡蛋这样的事件。

二、还原毒鸡蛋事件:缓慢的食品快速预警

2016年11月,荷兰发现鸡蛋中残留有杀虫剂氟虫腈,但没有向欧盟及时报告。比利时食品安全局与荷兰方面有相当多的联系,荷兰食品安全机构的一些内部信息会被抄送给比利时。比方从荷兰内部发给荷兰部长的报告中得知,荷兰鸡蛋含有氟虫腈残留。

2017年3月,英国从荷兰农场进口约2.1万枚鸡蛋,发现鸡蛋中有氟虫腈残留,且这些问题鸡蛋已在英国市场上全部售出。英国随之启动紧急调查,但英国食品标准局表示,氟虫腈鸡蛋带给英国公众的可能健康风险“非常低”。

2017年6月26日,比利时政府要求荷兰提供其境内可能存在问题的氟虫腈供货企业清单及其受污染情况。

2017年7月7日,比利时食品安全局发表公报称,问题鸡蛋中氟虫腈含量仅为0.076ppm, 远低于欧盟提出的0.72ppm。但次日,该机构公布的该批鸡蛋复检结果显示,氟虫腈含量达0.92毫克/千克。

2017年7月13日,荷兰对比利时要求提供的氟虫腈鸡蛋问题给予反馈。

2017年7月20日、26日和31日,比利时、荷兰以及德国分别在将“毒鸡蛋”事件报告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系统。虽然比利时最早报告此事,但该国食品安全局8月5日证实,他们早在6月初就已知晓相关情况,只不过因检方调查未予公开。

2017年7月20日,欧盟委员会将比利时发现氟虫腈鸡蛋情况通报其成员国。欧盟委员会发言人米娜·安德烈耶娃宣称,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系统首先需要成员国报告相关信息,欧盟委员会才能将这一信息通报所有成员国。按照约定,欧盟成员国有义务在得到任何威胁人类健康的信息时立即报告欧盟委员会的快速预警系统。

2017年7月26日,法国农业部承认7月11日至26日期间,共有13批“毒鸡蛋”从荷兰运至法国两家禽蛋产品加工厂。监管部门已对事件展开调查, 已查封相关产品。

2007年8月3日,荷兰食品安全部门公布147家农场的鸡蛋含有杀虫剂氟虫腈成分。这些“毒鸡蛋”已经威胁到德国、荷兰、英国、法国、比利时、瑞典、瑞士等7个国家的食品安全,欧盟已对这些国家发布提示,氟虫腈毒鸡蛋事件爆发。

2017年8月5日,但比利时食品安全局证实,他们早在6月初就已知晓氟虫腈鸡蛋相关情况,只不过因检方调查未予公开。

2017年8月9日,欧洲“毒鸡蛋”事件波及多国。欧洲禽类产品主要出口国荷兰爆130家农场鸡蛋含有的杀虫剂氟虫腈,来自一家为养鸡场提供杀虫服务的公司。荷兰、比利时、德国等国已下架数以百万计受杀虫剂氟虫腈污染鸡蛋。

2017年8月9日,对于欧盟的食品安全机制为何未能阻止“毒鸡蛋”大范围扩散,被指知情“晚”报的比利时饱受质疑,比利时又将相关责任推给了荷兰。此次“毒鸡蛋”风波凸显欧盟食品安全保护漏洞,有关各国有必要加强协调。

2017年8月9日,比利时联邦众议院农业与公共健康委员会,在布鲁塞尔举行听证会,就受污染事件展开进一步调查,比利时农业大臣德尼・迪卡姆在听证会上指责荷兰在应对受污染鸡蛋问题上行动迟缓。

2017年8月9日,斯洛伐克农业和农村发展部长加布丽埃拉·玛特奇娜证实, 斯洛伐克境内也发现“毒鸡蛋”。她呼吁本国消费者在商店、餐厅等地购买或食用食物时询问产地,以确保质量安全。

2017年8月9日,比利时农业大臣德尼·迪卡姆9日在比利时议会听证会,直接将拖延的责任推给了荷兰,称荷兰早在2016年11月就发现鸡蛋中氟虫腈超标。因比利时缺少有资质的氟虫腈检测机构,只得将相关取样交给了荷兰相关机构,但此举导致行动迟缓。

三、氟虫腈是什么?

氟虫腈是什么?它怎么混进鸡蛋里去的呢?氟虫腈是一种苯基吡唑类杀虫剂、杀虫谱广,对害虫以胃毒作用为主,兼有触杀和一定的内吸作用,其作用机制在于阻碍昆虫γ-氨基丁酸控制的氯化物代谢,对蚜虫、叶蝉、飞虱、鳞翅目幼虫、蝇类和鞘翅目等重要害虫有很高的杀虫活性。该药剂可施于土壤,也可叶面喷雾。施于土壤能可防治玉米根叶甲、金针虫和地老虎;叶面喷洒时,对小菜蛾、菜粉蝶、稻蓟马等均有高水平防效。近年来,氟虫腈也广泛用于卫生杀虫剂。主要用于防杀蟑螂、蚂蚁等有害生物。

氟虫腈纯品为白色固体,熔点200~201℃,密度1.477~1.626(20℃)。在pH为5、7的水中稳定,在pH为9时缓慢水解,半衰期约为28天,在太阳光照下缓慢降解,但在水溶液中经光照可快速分解。氟虫腈有较强的毒性:大鼠急性半致死浓度为97ppm,小鼠为95mg/kg。对动物的伤害浓度(半致死)依次为:野鸭>2000mg/kg;鹌鹑11.3mg/kg;鹌鹑49mg/kg;虹鳟、鲤鱼248ppm;水蚤0.19mg/L;对鱼、虾、蜜蜂、家蚕高毒。

氟虫腈工业化生产合成路线主要有两条,一是以2,6-二氯-4-三氟甲基苯胺为原料,经过重氮化得到重氮盐,再与2,3-二氰基丙酸乙酯反应得到;二是以2,6-二氯-4-三氟甲基苯肼为原料与富马腈反应,再氧化得到产品。
 
尽管氟虫腈可杀灭跳蚤、螨和虱,但因其毒性强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对人类有中度毒性”的化学品。欧盟法律规定,氟虫腈不得用于人类食品产业链中的畜禽,氟虫腈不得用于人类食品产业链的畜禽养殖过程,食品中的氟虫腈残留不能超过0.005ppm。造成欧洲毒鸡蛋的氟虫腈来自比利时供应商。经比利时检察部门调查,该国两家专门生产杀虱剂的厂商将原本合法用于饲养鸡的杀虫药混合了非法有害物质,以加强药力。
 
我国规定2009年10月1日起禁用氟虫腈。虽然氟虫腈防治水稻二化螟和卷叶螟效果很好,但是其对环境极其不友好,即会对农作物周围的蝴蝶、蜻蜓等造成影响,所以我国是将其禁用。目前,仅可用于防止家庭卫生害虫。

四、禽蛋生产大国栽跟头,欧洲各国全受累

截止到2017年8月7日,欧洲共有八个国家发现受污染鸡蛋,分别为比利时、荷兰、德国、法国、英国、瑞典、瑞士、斯洛伐克。【编注:目前欧洲已有16个国家发现受污染鸡蛋】该事件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和欧洲民众对食品安全的担忧,欧洲已曝光的马肉事件疯牛病事件,令欧洲国家消费者对食品监督效果存在疑惑,今天大面积爆发的毒鸡蛋,又将欧洲刚放下的心重又被悬了起来。本次“毒鸡蛋”事件表明,欧盟的统筹协调机制也是存在明显漏洞的。

作为欧洲禽类产品主要出口国之一,荷兰有2000多家禽蛋农场,每年鸡蛋净出口60多亿枚,所受影响更为严重。欧洲“毒鸡蛋”风波将使荷兰家禽养殖业遭到重创,直接经济损失将达到数百万欧元。该事件再次暴露了欧洲的食品安全问题,凸显了欧洲公共健康的巨大风险。目前,欧洲国家正在对此事件作出相应措施,多国政府官方发布相关声明表示本国鸡蛋仍然安全。涉事的138家荷兰养殖场已经被关闭,并已宰杀30万只鸡。欧盟销售的鸡蛋有编码管理,方便事后能迅速锁定问题批次并召回。

荷兰180家使用“鸡之友”公司杀虫服务的农场中,147家农场的鸡蛋含有氟虫腈成分,其中至少一批鸡蛋可对成人构成健康危险,有59家农场的问题鸡蛋中含有的氟虫腈足以引发儿童健康警告。荷兰当局已宣布召回全部问题鸡蛋,关停问题农场,直至卫生检查达标。荷兰是欧洲禽类产品主要出口国,还有许多国家的农场也在使用“鸡之友”杀虫服务,而该公司早几年使用抗虱杀虫剂中就含有氟虫腈。可见潜规则在所谓法制健全的资本主义的欧洲也是难以避免的。

至少有1000万枚“毒鸡蛋”从荷兰运进德国,德国所有16个联邦州都发现了被污染的鸡蛋,其中一些鸡蛋已在市场上售出。同时在德国下萨克森州的4个养鸡场里也发现了氟虫腈残留。通过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系统与比利时和荷兰保持密切沟通。德国首都柏林的ALDI超市,“毒鸡蛋”已全部下架。随后,法国、英国、瑞典和瑞士四国也应采取预警措施,实施相关检查,阻止受污染的鸡蛋继续流入这些国家。

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系统是确保危害公共卫生的信息迅速得到共享的机制。该机制创建于1979年, 目的是让欧盟成员国各自的食品安全机构、欧盟委员会、欧洲食品安全局、挪威、冰岛、瑞士、列支敦士登等之间有效分享食品安全信息并做出回应。

根据欧盟规定,欧盟范围内销售的鸡蛋可通过独特的数字号码溯源,可为受波及国家召回或下架数以百万计的问题鸡蛋提供了条件,消费者也可以通过荷兰披露的问题鸡蛋编号而自行排查。遗憾的是,欧盟成员国之间就“毒鸡蛋”问题互相推卸责任,欧洲公众对食品安全的恐慌一时难以平息。

事件发生以来,已经有数千万枚鸡蛋下架,荷兰对数百万只家禽实施扑杀。问题是,还不确定究竟有多少消费者个人或食品加工厂购买了污染鸡蛋。人类能够采取的主要方法就是对问题家禽进行扑杀,将超市的问题鸡蛋下架,这已是“亡羊补牢”之举了。

五、中国境内有毒鸡蛋的风险吗?

自从人类走向了化学化农业道路,资本导致的食品安全事件注定会层出不穷,如果2008年中国爆发三聚氰胺奶,中国是演员,欧洲是观众;此次氟虫腈蛋事件,欧洲是演员,中国是观众。当年欧洲人对中国食品恐慌不已,这次中国该担忧欧洲的毒鸡蛋会不会到达中国。

对于国内消费者来说,最关心的恐怕还是,自家吃的鸡蛋会不会受到欧洲毒鸡蛋事件影响。对此,国家质检总局第一时间在官网做出回应表示,“我国对进口禽蛋及其产品实施严格的检验检疫准入管理。目前包括荷兰在内的欧盟各成员国的新鲜禽蛋和禽蛋产品均尚未获得检验检疫准入资格,不能向我国出口,请中国境内消费者不必为此担心。”质检总局提醒在欧或即将赴欧旅行的中国公民关注此次欧洲“毒鸡蛋”事件的进展,谨慎食用上述被通报国家的禽蛋及禽蛋产品。

台湾当局“食药署”2017年4月21日公布,在市面批发行验出过量致癌物“戴奥辛”(即“二噁英”)鸡蛋,并紧急启动封存、预防性下架等措施。4月22日,“食药署”公布调查结果,疑似源头的彰化骏亿、鸿彰及财源3家养鸡场,经查发现“毒鸡蛋”供应彰化王功蛋行,新北意昌蛋行、桃园永山和立祥蛋行、苗栗合成批发行,4家批发行现场共6785公斤、约14万颗鸡蛋,目前这批“嫌疑毒蛋”已都被下架。

六、食安问题再思考:亡羊补牢还是追本溯源?

氟虫腈可杀虫,可灭杀苍蝇、跳蚤、蚊子,也可杀鱼、虾、蜜蜂、家蚕等,其对人体有害,欧盟因此规定氟虫腈不得用于畜禽养殖过程中的杀虫剂。然而,规定归规定,在资本话语权下,潜规则是好使的。集约化养殖粪便会生虫,尤其是蚊蝇,生虫了怎么办?人类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灭杀,而不从源头找原因。于是专门生产杀虱剂的厂商,就将原本合法用于饲养鸡的杀虫药混在了一起,目的是加强药力。但这种药力是会有环境代价和健康代价的,但资本不会管你这一套,给牲畜栏圈和鸡舍卫生消毒,成本越低、效果越明显的越受欢迎,反正养殖户不吃自己的产品。直到东窗事发,普通民众才意识到“毒鸡蛋”已广泛进入了市场,也进入了他们的身体。对于食品安全事件,人类本能的做法是下架停售或召回。那些紧急召回的产品怎么处理?掩埋?焚烧?还是倾倒大海?造成环境污染不说,其造成的巨大资源浪费,也是地球生态系统难以承载的。

原文标题:资本导致的食物安全事件回顾之六:氟虫腈鸡蛋;为阅读需要,略有删改。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