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美国科学家揭露孟山都在环保署安插“鼹鼠”,屡屡隐瞒草甘膦危害

2017-3-30 17:15

原作者: Mike Adams,jrry86 译 来自: 新浪博客
        

        下面的信来自环保署科学家Marion Copley,她已经死于癌症。这封信随着公开的法庭文件浮出水面,最初它是由“美国有权知道”组织挖掘出来的,文字版全文发布在glyphosate.news网站上。

        原始文件的PDF版则可以在美国有权知道网站上找到,在自然新闻网站上也有一个副本。


        在这份信中,环保署科学家Marion Copley乞望孟山都在环保署的鼹鼠”Jess Rowland负起责任、保护公众,而不是保护孟山都的利润,她说:在你的一生中,就请你听我一次,不要对科学玩弄你的有利于登记者(译注:指孟山都)的政治阴谋游戏;就请你做一次正确的事,不要基于你所能获得的酬劳来做决策。


        她还指控Rowland和另一个环保署科学家Anna Lowit(还在环保署工作)使用科学恫吓手段强迫环保署科学家以及官僚修改他们对草甘膦的结论,以对孟山都有利。你与Anna Lowit恫吓CARC(译注:指环保署内的癌症评估审核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修改MI ARCIIASPOC最后报告,使其对工业界有利,”Copley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手段,与孟山都的邪恶公司文化是百分之百一脉相承的,后者经常对反孟山都的活动家使用法律恫吓手段、科学恫吓手段,以及发起人格损毁运动。


        Copley进一步警告说环保署的科学家很可能收受孟山都的贿赂,她说,你的来自内布拉斯加的同事接受工业界的基金,很显然他存在利益冲突。请答应我,不要让Anna进入CARC委员会,她不能作出有理性的决定。如果OPP(译注:指环保署农药项目办公室)内有任何人收受贿赂的话,那一定是她。


        信件结尾,Marion Copley发出了人性的吁求,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但她想要帮助人类避免由孟山都和罪恶的环保署带来的毒性化学试剂的浩劫


        我已经得了癌症,我不希望在我进入坟墓之前,这些存在于MED(译注:指环保署中部大陆生态分部)的严重问题不能得到解决。我已经尽责了。


        读读下面这封由Marion Copley(前环保署科学家,现已去世)写给Jess Rowland(环保署内的孟山都鼹鼠)的信的完整内容,对整件事有个全面的了解。在glyphosate.news网站上还可以读到包括这封信在内的所有公开的法庭文件。


        下面是Marion Copley于201334写给Jess Rowland的信:


Jess,

        在我因癌症离开环保署的这段时间里,我广泛研究了肿瘤过程,我有一些机理性的意见,可能对CARC很有价值,这些都是基于我数十年的病理学经历。我将选择一个化学试剂来证明我的观点。


        草甘膦最初是设计来作为螯合试剂的,我强烈地认为这与它在肿瘤形成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属于同样的机制,这得到了文献的高度支持。


        -螯合剂会抑制细胞凋亡作用,后者是我们的身体用来杀死癌细胞的机制;

        -螯合剂是内分泌干扰剂,与肿瘤发生有关;

        -草甘膦诱导淋巴细胞增殖;

        -草甘膦诱发自由基生成;

        -螯合剂抑制自由基清除酶,后者需要锌、锰或铜才能产生活性(即超氧化物歧化酶);

        -螯合剂与锌结合,后者是免疫系统功能必需的;

        -草甘膦具有基因毒性,这是癌症形成的关键机制;

        -螯合剂抑制DNA修复酶,后者需要金属辅酶因子共同作用;

        -螯合剂与钙、锌、镁等结合使得食物缺少这些必须的养分;

        -螯合剂与钙结合,而由钙调神经磷酸酶调控的免疫应答需要有钙的参与;

        -螯合剂常常损伤甚或胰腺,草甘膦也如此,这是肿瘤形成的一个机制;

        -/胰腺损伤会导致能促进肿瘤生长的临床化学变化;

        -草甘膦杀死肠道菌群,而胃肠系统占据了免疫系统的80%

        -螯合剂压制免疫系统,使得身体易于产生肿瘤。


        以前,CARC作出结论说草甘膦对人类可能致癌。动物研究中的肾脏病理变化连同上面列出的其它机制会导致肿瘤。这些机制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引发肿瘤,而草甘膦则同时启动了所有这些机制,因此可以从根本上确定草甘膦会引发癌症。根据列出的所有上述证据,CARC应该将草甘膦归类为对人类很可能致癌。血细胞与螯合剂接触最多,如果有任何研究显示淋巴细胞增殖,那就肯定了草甘膦是致癌物。


        Jess,你我在CARC争论过很多次,你经常争辩超出你知识范畴的论题,这是不道德的。你1971年在内布拉斯加获得的微不足道理学硕士学位早已过时,所以CARC的科学知识比文献中的有关癌症机制的知识落后十年。在你的一生中,就请你听我一次,不要对科学玩弄你的有利于登记者的政治阴谋游戏;就请你做一次正确的事,不要基于你所能获得的酬劳来做决策。你与Anna Lowit恫吓CARC的工作人员,修改MI ARCIIASPOC最后报告,使其对工业界有利。很明显螯合剂干扰钙离子信号传递,而这是所有细胞中一个至关重要的信号传递途径,调控肿瘤的进展。Greg Ackerman应该是我们中的机理研究专家,但他从来没有在CARC提及任何这些概念,而每当我试图与他讨论这些时,他都对我敷衍了事。Greg也有份参与你的政治游戏么?或者他根本是不称职的?又或者他存在某种利益冲突?你的来自内布拉斯加的同事接受工业界的基金,很显然他存在利益冲突。请答应我,不要让Anna进入CARC委员会,她的观点根本没有任何理性。如果OPP内有任何人收受贿赂的话,那一定是她。


        我已经得了癌症,我不希望在我进入坟墓之前,这些存在于MED的严重问题不能得到解决。我已经尽责了。


        Marion Copley

        201334


        glyphosate.news网站上可以读到所有公开的法庭文件。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